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八章 醒酒

第八十八章 醒酒

  回到了客房之后,两只妖物倒是没睡,小任叁拉着百无求正在喝酒。吴勉、归不归回来的时侯,地上已经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的酒坛。小任叁喝的浑身赤红,大着舌头对正在对着一盆肉骨头发愣的百无求说道:“大…..大侄子!不是我……我们……们人参当长辈的说…...说你,你可还……还欠着三碗呢……别跟个娘们儿似的。干…干了,干了这……这……这三碗,我们人参带你去……去看娘娘……”

  小任叁的这几句话刚刚说完,百无求突然“哇……”的一声,将肚子里面刚刚吃喝下去的酒菜一股脑的都吐在了肉骨头盆里。随后这个大个子仰面栽倒,倒在地上之后。还像喷泉一样,将肚子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吐了出来。吐出来好像浆糊一样的液体流了二愣子满头满脖子。看着百无求倒在地上大吐,已经喝麻木了的小任叁傻笑了一声,也倒在酒桌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转眼之间,客房当中遍布一股腥臭的味道。吴勉皱了皱眉头,看着归不归说道:“你亲儿子的屁股,擦了吧……”

  也难为归不归一个瞎眼老头,忙乎了大半天才将他的便宜儿子收拾出来。老家伙直接将二愣子拖到了水井旁,将它脱了个赤条条,一桶一桶冰凉的井水浇上去,将百无求脸上、身上的污秽之物浇了个干干净净。

  一般人被几乎快要结冰茬的井水泼到身上,早就激灵的蹦了起来。而皮糙肉厚的百无求只是翻了个身,呼噜打的震天响。好在他们将客栈的整个后院都包了起来,也不会惊扰到别人。

  小任叁则娇贵的多,归不归一桶井水还没等浇完,这个小家伙已经从地上跳了起来:“好冷……老不死的你赶紧生炉子,老不死的……刚才是你用井水泼我们人参的,我们人参的梦。还能让你欺负着了?”说着,张口一个火球对着归不归喷了出来。

  老家伙的眼睛虽然不好,不过也能模模糊糊的感觉到光源。看着眼前一片火光,周围的温度突然升高。归不归瞬间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闪电一般的出手拍在了火球上。

  “嘭!”的一声,火球被老家伙打的四散崩裂,变成无数个火星四溅到各处,转瞬之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归不归坏笑了一声,将剩下的半桶水也一股脑的浇在了小任叁的身上,嘴里说道:“还在做梦吗?醒过来吧……”

  “冷……阿嚏!”再次的井水浇激,让小任叁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这时侯它才明白过来自己不是在做梦,当下有些恼怒的踹了归不归一脚,流着鼻涕跑回到了客房当中,披了床单又跑了回来,奶声奶气的骂道:“老不死的。下次看见你席应真爸爸,我们人参不给你上眼药,就是你的儿子……”

  “刚才谁来过了吗?你们酒桌上有三付碗筷。”没等小任叁说完。站在水井另外一边的吴勉难得先开口说了一句。看了一眼被问得懵住了的小任叁,白发男人继续说道:“百无求很少喝成这个样子,是谁再灌它喝酒?”

  对这个白发男人。小任叁可不敢像对归不归那样的放肆。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想了片刻之后,一拍大腿说道:“是广孝和尚,刚刚就是这个秃驴一碗一碗的灌百无求。我们人参要不是也喝多了,就替你们去骂那只秃驴了……”

  “老人家我就知道广孝一定还有其他的目地”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吴勉说道:“你我在不在客栈里面,广孝不用进来也知道。能在客栈里面看见他,这和尚一定是另有目地,人参,你好好想想,那只秃驴除了灌你们酒,还对百无求你大侄子做什么了?”

  “还做什么?不就是喝酒吗……”小任叁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之后,继续说道:“那只秃驴过来的时侯,我们俩已经有点多了。要不然就大侄子那脾气,直接就把他骂走了。秃驴进来就讨好百无求,一个劲的打听大侄子的生辰八字和幼年时侯的事情。我们人参可没多嘴啊,和尚看着百无求说不上来,便开始灌它,最后不知道怎么了。秃驴喝了一半突然没影了。再后来就是我们人参被老不死的一桶凉水浇醒了……”

  听了小任叁的话,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蹲了下去,在还在酣睡的便宜儿子身上摸索了起来。摸索了半天之后,老家伙直接探头在百无求的身上闻了起来。只是二愣子现在满身的酒气带着呕吐的腥臭气,归不归闻了半晌,还是皱着眉头站了起来,对着吴勉说道:“广孝应该是对这个傻小子用过问魂之法了,可惜它喝的多吐得多把痕迹都掩盖没了。不过这术法是对人的,还没听说过有谁用在妖物的身上。也不知道那只秃驴问出来了什么没有……”

  海眼……玉牌……问魂。这个和尚的目地还真是不少。”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打个赌,它明知道你我在太原。还要亲自赶过来,当中一定还有其他的事情。李玄霸……”

  “元昌的事情了结之后,这个和尚还是第一次这么活跃。”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让他活跃活跃也好,这些头绪让他去找。现在天下的修士和当初方士一门那会大不一样了,不是一两个广字辈的娃娃就独大的。广孝的本事不在术法上面。老人家我等着看它如何在纵横捭阖的。”

  被两只妖物这么一折腾,之前的客房是待不下人了。好在整个后院都被他们包下了,当下吴勉、归不归带着已经清醒过来的小任叁换了一个房间休息。直到第二天早上。被百无求骂街的声音吵醒。

  二愣子对自己莫名其妙光着身子在井台上睡了一晚的事情大为光火,就在他一丝不挂在院子里面骂大街的时侯,一个光头小和尚从外面探头看了后院当中的的百无求一眼。和二愣子目光对视之后,小和尚被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的将脑袋撤了回去。

  “小秃子你躲什么?不要脸的是你老子我,老子都不害臊你脸红什么?”看到了小和尚撤回去之后。百无求继续大骂道:“昨晚老子记得有个秃子灌老子酒来着?是不是你?还是你师父——广孝!老子想起来了,昨晚灌老子酒的就是那个臭不要脸的广孝。他昨晚就一个劲的向着老子这边凑合——你实话说……广孝那只老秃驴是不是垂涎老子的美色……”

  “施主你不要乱说,小僧的确是广孝大师的弟子……你干什么?救命啊……”小和尚说了一半的时侯。百无求突然狂性大作,冲到了他的身边,拉着小和尚就要往井里仍。小和尚吓得脸色煞白。拼了命的挣扎:“救命啊……我是来找吴勉、归不归的!昨晚不是我灌的你,我不知道师父对你做什么了……”

  “傻小子,是爸爸我把你仍在这里醒酒的。要不是怕把自己呛死,我老人家也不会让你在这里醒酒。”这个时侯,归不归从客房里面走了出来。对着杀猪一样大叫的小和尚说道:“你师尊派你来,是请我们过去呢?还是有什么话还是信函要交代?”

  听说自己没有被广孝占便宜,百无求这才松了口气,将小和尚扔到了地上:“没吓着你吧?老子给你练胆儿——你这是怎么了?老家伙,你们看见了,老子没怎么这个小秃驴,他自己口吐白沫要讹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