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三章 谈判

第七十三章 谈判

  这一路上,妞儿钱剑兰对李玄霸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不过小和尚也好像没有看到妞儿一样,照旧每天念经礼佛,做足了和尚的功课。吴勉、归不归看着好笑,真不知道这两个小孩子绑在一起成了夫妻。日后会是怎样的光景。好在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的一路到了太原城。

  此时的太原城张灯结彩,不停有劳工扛着工具在城内外进进出出。还有不少官兵将街道两旁不合规矩的房屋推倒,这边推到,那边就有一堆工匠等着在原址重新建房。城里城外都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兵丁,看样子最近这太原府要来什么不得了的达官显贵。这一切都在为了迎客做准备。

  由于吴勉、归不归的车队太排场,一看就是高官巨贾的车辆,加上进城的时候,归不归使了钱,也没有怎么难为便让车队进了城。进城之后,凭着小和尚李玄霸三年前的记忆,沿着大街到了城中心唐国公府的大门前。

  这次的唐国公府门前已经戒备森然,整个府邸都被披甲的军卒包围着。开始还以为是唐国公不知道犯了什么事情,朝廷派人前来抄家。不过看着里里外外进出自如的官员,归不归才看明白这是唐国公府加大了护卫的等级。联想起来城中看到的景象,老家伙已经隐约猜到里面出了什么事情。

  原本归不归想着先去通秉府中失踪三年的李玄霸少爷回来了,不过看到了这个架势之后他也变了主意。和吴勉商量了一番之后,先在城中找了一处客栈住下。让妞儿和那些婆子、丫鬟留在客栈当中。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带着还是和尚装扮的李玄霸回到了唐国公府前。

  这么一通折腾之后,他们再回到唐国公府前已经是傍晚时分。看着府中的仆人们陆陆续续的出来,将唐国公府挂了一圈的灯笼,将府邸周围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归不归听到了自己便宜儿子的诉说之后,微微一笑,施法隐住了他们这几个人的身形。随后大摇大摆的从还没有关闭的正门走了进去。

  走进唐国公府之后,才发现这里比外面的戒备还要森然。走廊、花园和过道当中到处都能看到手握着兵器的兵丁,吴勉、归不归他们正不知道去哪里找唐国公的时候,突然看到几个小丫鬟手里捧着朱漆食盒从他们身边走过。一看便知是府中正在摆下宴席,不知道这次来太原城的是哪位达官显贵。

  跟着这些丫鬟前行,不多时便看到了中厅模样的屋子。和外面戒备森然正好相反,中厅这里竟然看不到一个护卫的兵丁。就在吴勉他们准备跟着小丫鬟们进去一探究竟的时候,突然听到中厅里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哈哈哈哈哈……老程我就不知道国公爷你怕的什么?你也看到老程我是已经登基坐殿当皇上了,什么窦建德、王世充的也反了,他们哪一个不是大隋的臣子?也不差国公爷你一个人了,反正老程我已经和他们几家都联系好了,三天之后昏君来你太原城的时候,加上我们一共十八家反王,以老程我为首一举灭了这个昏君。不管国公爷你答不答应,我们都是要动手的。不过国公爷你答应了。就是我们十九家反王一起对付杨广。国公爷你不答应,那对不起了,我们十八家会把你算进杨广那一头……”

  “魔王吃了唐国公的饭。还要杀唐国公的人吗?”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声音响了起来。吴勉、归不归听着这个声音太年轻,不像是唐国公李渊那种上了几岁年纪的声音。这时。他们几个隐住了身形的人已经进到了中厅当中,一眼便看到百无求那结拜兄弟大德天子——混世魔王程咬金大马金刀的坐上上首的位置,他那结拜二哥秦琼就站在程老四的身后。

  一个四十来岁的华衣男人坐在程咬金的对面,他的身边还有两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他们三个人都皱着眉头看向滔滔不绝的程咬金,尤其是年长的男人,眼睛好像要冒出火的样子。看得出来,此人便是府中主人——唐国公李渊了。

  这时,另外一个二十多岁,面如冠玉的年轻人端着酒壶走到程咬金的面前,一边笑吟吟的给程魔王倒酒,一边继续说道:“说句玩笑话,您就不怕进了唐国公府出不去吗?我父怎么说也是领十万兵马的太原留守,真的把魔王您留在太原,瓦岗山会不会投鼠忌器?再说窦建德是我的舅舅,不看僧面看佛面,他老人家多少也会留点香火情的。王世充是我父的旧友,也不大好意思冲锋在前吧?剩下那十五路反王都是草莽出身,你们三家最大的不出手。他们会自己攻打太原城?十五家反王的兵马加在一起有五万吗?”

  这年轻人说的轻声细语,归不归听到了却是微微皱起来了眉头。侧耳听完了他说的话之后,在吴勉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白发男人听到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归不归虽然看不到,不过也明白这个白发男人的意思。当下老家伙脸上的表情变得怪异了起来。

  程咬金听到之后一阵大笑,随后继续说道:“哈哈哈哈……少国公说的好,也是那么一个道理。不过咱们试试看,这样。你们先在就把老程我扣押起来,要么现在就一刀宰了,那么等到昏君到”太原府之后。将老程我当作礼物送给他。不过到那个时候老程我一定攀咬唐国公也是反王,只是分赃不均这才把我这个盟主出手。想要在昏君面前卖好,再骗点地盘和人马……”

  “那我就要对不起程魔王了!”这个时候。李渊一阵冷笑,自斟自饮了一杯酒之后,继续对着程咬金说道:“就按着程魔王你刚才说的那样。吃完这顿酒宴之后,李渊派人送程魔王和秦将军上路。将两位的人头送到陛下的面前,死无对证之下。还有人会信程魔王你的话吗?

  听了李渊的话,刚刚为程咬金斟酒的年轻人眉头便轻轻的皱了起来。不过这话唐国公已经说了出去,再想挽回已经来不及。只能看着程魔王后面的话,心里想着应对的法子。

  “那就太好了,老程一死,昏君一定会大大的封赏唐国公。到时候封妻荫子。一定会有大大的好处。真是可喜可贺,哈哈哈……”程咬金一阵放肆的大笑,不过转瞬之间笑声戛然而止。程魔王变了一副面孔,看着对面的李渊父子继续说道:“那样一来,窦建德、王世充就有了和你们李家动手的理由了。不瞒国公爷。老程我一年之前已经和他们俩结拜成了异性手足。他们惦记太原府这块肥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老程一死,十八家反王当中王世充便是最大。到时候等到昏君回銮的时候,十八家反王会打着为老程报仇的旗号,一举荡平这小小的太原城。那十五家反王是草莽出身,军马也不足五万。不过瓦岗山现在有二十万的兵马,王世充有十五万,窦建德的十二万加在一起,足够攻打太原城了吧?为了一个小小的程咬金,李家的根本被灭,值得吗?”

  这一大串话说出来,李渊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这个时候,端着酒壶的年轻人再次微微笑了一声,随后又将程魔王面前的空酒杯斟满,随后说道:“那么是不是该说说第十九路反王的好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