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十章 辞行

第七十章 辞行

  说到让李玄霸回去,大和尚的脸上露出来不舍的表情。之前无论说什么金佛,还是自己的身世,这位半妖和尚都是拿得起放得下。只是说到跟随了自己三年的弟子,慧断和尚开始犹豫了起来。

  察觉到了慧断的异样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再次说道:“和尚,如果老人家我说你这是占了方士的便宜,你的徒弟原本是徐福大方师两世的弟子,和尚你信吗?”

  “徐福大方师的两世弟子……”慧断脸上终于变了颜色,徐福的名头实在太大。当初它已经在怀疑李玄霸的出身了,这么深厚的慧根以前听都没有听说过。原本以为自己捡到宝了。现在看起来似乎真是撬了徐福大方师的墙角。

  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归不归将李玄霸前世的事情简简单单的说了一遍。只不过将方士一门最机密的部分隐去,就是这样也听的慧断和尚眼睛争得老大。半晌才反应过来,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么施主你又如何证明弥远是徐福大方师的两世弟子?不能光凭着你的口说,便把他纳入徐福大方师的门下吧?”

  慧断和尚虽然顿悟,不过毕竟是佛门出身,心里还在想着为释家网络人才。像李玄霸这样千载难得一遇的孩子,它又怎么跟轻易的放他出走?慧断是想将这孩子培育成一代高僧的,如果归不归拿不出来真凭实据,大和尚也不会轻易就把自己这弟子送出去。

  “大和尚要证据,那么老人家我就给你看看这证据……”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就见大门口走进来一大一小两个人。大的是一头白发的吴勉,小的便是大和尚慧断的弟子俗名李玄霸的弥远了。

  这个时候,大和尚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只见到了老家伙归不归,却不见这个白发男人。原来他们这是算好了自己今天会一个人前来,吴勉算好了时间将弥远从他藏身的寺庙当中带了过来。

  “原来吴勉施主是去带弥远这孩子去了,麻烦施主你跑一趟,真是罪过的紧。”嘴里虽然在客气。大和尚的心里却很是惊诧。能算准自己今天此时单身前来,吴勉、归不归这两个人是什么样的心计?大和尚可不是算好的日子,只是忍了两天实在耐不住想要知道百无求来历的心魔,这才突发奇想回到的钱府。

  “不用客气,大和尚不是要看证据吗?来,弥远小和尚你到老爷爷这里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李玄霸大概的位置招了招手。只是弥远有些怯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父,并不敢向着师父身边的瞎眼老头儿那边走过去。

  听不到小和尚前进的步脚声,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变了一种语气,好像再和认识多年的老朋友说话一样的说道:“邱芳,好久不见了。看见老人家我了,不打算过来叙叙旧吗?”

  这句话说完,小和尚好像变了个人一样。身子猛烈的颤抖了一下之后,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他表情木然的向着归不归的方向走去。任凭大和尚如何呼喊,这个小沙弥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一边留着眼泪,一边走到了归不归的身前。

  “当初你师尊为了和你今生相认。在你的魂魄上面做了手脚,让你能够看到前世的点点滴滴。”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小和尚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听着声音的位置。老家伙抓住了米远的肩膀,随后继续说道:“你前世的时候,徐福那个老家伙多少有些对你不起。所以才有你今生的深厚慧根,原本这都是徐福的私心,想要在你今生的时候加以补偿,想不到最后却便宜了这个和尚。怎么样?前世的事情都想起来了吗?”

  “邱芳什么都想起来了……”小沙弥的嘴里发出来前世邱芳的声音,他一边痛哭一边继续说道:“邱芳两世为人,想不到还让徐福大方师惦记。邱芳此生万死不得报答徐福大方师万一……”

  听了自己弟子的话,大和尚慧断什么都明白了。这半妖和尚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自己的小徒弟说道:“弥远,和尚我不知道你前生还有如何的经历。实在是对不住你了,连累你做了这几年的和尚。既然你什么都想起来了,那和尚也不强求你了。是去是留,继续出家还是还俗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慧断说这话的时候,嘴里又苦又涩,看来这弟子八成是和自己有缘无份了。可惜了这么有天分的孩子,最后还是眼巴巴看着他跟着别人走了。

  想起来了前生的记忆,不过小沙弥今生的事情也没忘。虽然他是被大和尚撸到这里来的。不过这两三年的光景,也是慧断这个半妖和尚将他养育的这么大。心里也对这个和尚师父有了感情,当下迟疑了起来,心里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过毕竟前生的记忆实在太深刻,过了半晌之后,小和尚走到了慧断和尚的身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用他小孩子的声音说道:“师父养育、栽培的恩德玄霸不敢忘记,只是弟子和徐福大方师有两世师徒之约。现在弟子要去大方师身边。去修研方术。不能在师父的身前进孝了。”

  “原本你我的师徒之缘就不实,从今往后不可再以师徒相称。”大和尚说话的时候,也是动了感情。眼睛一红将身子转了过去。不再去看跟随了自己三年的小徒弟。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多谢归施主让和尚顿悟,和尚庙中还有庙务要处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和尚这就告辞了。救助两江百姓的事情施主自己去办就好,有仁心者施主便是菩萨……”

  说完之后,慧断和尚对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施礼。大和尚不敢去看小沙弥,礼毕之后转身走出了钱府的大门。

  看着大和尚离开之后,归不归难得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光头的小沙弥说道:“你有前生的记忆,对你以后的修行没有好处。现在只是让你知道自己的来历,既然什么都知道了,那老人家我要重新将你的记忆封存起来。日后见到了你今生的师尊,是不是要再开启记忆,就要去问他自己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松开了抓住李玄霸的手臂。瞬间之后,小和尚看到身边这几个人,眼神变得迷惘了起来。转身用孩童的语调对着吴勉说道:“你不是说要带我见师父吗?我师父人呢?”

  “你师父有要事出海了。他让我们带你去找他。”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还有件事情,你这次去海外路途遥远。去之前咱们是不是要回家和爹娘说一下?别让他们担心你。”

  李玄霸到底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听到要去见三年没有见过面的父母。当下眼圈一红,眼泪又流了下来。当下不停的点头:“我家在太原府,我爹爹是唐国公李渊。这么多年一直都没回去。你们带我回去的,我爹娘一定会重重给你们好处……”

  听了小和尚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身边的吴勉说道:“在这里守着妞儿也久了,差不多我们也应该离开了。现在钱家的家业有泗水号帮衬,也不敢再有人难为她们孤儿寡母的。晚上我老人家就去辞行,本来还想着看妞儿找到婆家的,可惜了……”

  没有想到的是,傍晚归不归去辞行的时候,张氏夫人拉着男装的妞儿跪在了老家伙的身前,拜托老家伙另外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