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十一章 父与子

第六十一章 父与子

  见到了这个“百无求”出现的时候,妖王的脸上也微微开始变色,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你也要逼我吗?我没有多少日子了,连这么一点点的安宁都不想给?我现在死了,对你对它有什么好处?”

  妖王说这话的时候,百疆已经一脸坚毅的站在了它的身前,大妖冷冰冰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如果它和自己的王翻脸,就算瞬间灰飞烟灭,百疆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

  “百无求”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哥哥,它凝视了妖王片刻,叹了口气之后,说道:“你真的那么相信疆盟吗?”

  妖王面无表情的说道:“信不信又能怎么样?让我看着它去死吗?我这一辈子杀子无数,老了,想留一个看着顺眼的送终,这个不过分吧?”

  “好,我随你的心愿,带着疆盟回去吧……”“百无求”向后退了一步,表现出来自己的姿态之后,继续说道:“疆盟也不要再下妖山了,它在山上谁也不会为难它,不过一旦下了山,吴勉、归不归这一关都过不去。让它好自为之吧……”

  对“百无求”这几句话,妖王多少有些意外,原想着会和它有一场恶斗,自己虽然不是“百无求”的对手,不过拼着死也要讲疆盟带回妖山。现在它这么轻轻松松的边放过了自己,让妖王心里都觉得逃过了一劫。

  “多谢……”对着“百无求”点头示意之后,老妖王又转身对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说道:“给你们添麻烦了,日后我自然会有心意。现在这就告辞了……”说着,妖王带着百疆推着疆盟的小车,三妖转身进了黑暗的光晕当中,在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了妖王父子俩消失之后,“百无求”向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走了几步,突然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傻笑了一声,对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老家伙,是这个意思吧?不过老子就是换了个强调,板着点说话妖王那个老家伙就听不出来了?什么时候他对老子这么客气了?就好像是在和另外一个百无求说话一样……”

  “那是冲着你爸爸我”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的方向招了招手,随后继续说道:“过来扶着老人家我一把,不知道爸爸我的眼神不好吗?那个老家伙冲你客气那就是看着我老人家的面上,没听说过看父敬子吗?老人家我已经说的差不多了,让你出来说两句就是给老妖王一个台阶下。”

  “是吗?老子还是觉得妖王是在和别人说话……”百无求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想了……想的老子脑仁疼,小叔爷你哪去?咱们不一起走了?”

  二愣子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收齐了贪狼,转身想着大宅外面走去。听到百无求喊他,白发男人边走边说道:“你们爷俩自己玩吧,妖王真是老了,被瞎子和傻子耍的团团转……”

  “咱们把话说清楚,老子是愣不是傻……”

  就在百无求纠结自己是不是傻的时候,妖山王城的宫殿当中,疆盟连妖带车被重重的摔倒了地面上。老妖王脸色铁青的看着自己这儿子,说道:“疆盟,你不是想坐我的位置吗?起来,王位就在这里,你坐过来。”

  疆盟倒在地上一动不敢动,更加不敢开口辩解。只等着自己的父亲消消气,再想办法解释。看到大太子这个样子,妖王的火气反而再次冒了出来,他抄起来身边的酒具对着疆盟的脑袋摔了过去。

  酒具将大太子的脑袋咋出来一道血槽,鲜血滴滴答答的顺着眼角流淌了下来。郑州奶妖王身后的百疆皱了皱眉头,拦住了妖王:“陛下,您现在要了疆盟的命,何苦又把它就回来?让疆盟解释一下吧。”

  看在这么多年,百疆对自己一直忠心耿耿的份上,妖王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喘了口粗气之后,老妖王再次对着疆盟说道:“说吧,我给你机会说……”

  疆盟这才抬起头来,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是疆桓、疆烘四位太子在暗中狙杀……”

  “我问的是百无求!”妖王听到疆盟还在装傻,当下从此上抓起来它的身体,将疆盟重重的摔在了妖王宝座上面。这为大太子被摔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从王位上面滚落下来之后,眼睛里面不知道是血还是泪,流下了两行粉色液体。当下疆盟也是有了必死的觉悟,看着自己的父亲,说道:“是,我是要借着疆桓、疆烘的手了结百无求的,不过我不是为了你的王位,我是一个有人血脉的半妖,就算坐上了你的位置,你的臣下会服一个半妖吗?我只是不想你把整个妖山当做礼物送给百无求那样的痴子……”

  “你以为百无求是痴子?你们俩到底谁才是痴子……”妖王看着眼泪越来越红的疆盟,心里的怒气消了少许。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只要你说的那个痴子成为了妖山之主,妖山一脉才可以传承下去!妖族本来就应该是它的,你、疆桓和疆烘他们都应该跪在百无求的脚下,祈求它怜悯给你们一条活路……”

  “凭什么!”疆盟大吼了一声,它用尽了全力想要震起来到妖王的身前抗争。无奈就算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是站起来一半就摔倒在地,就这样疆盟还是分离扭过来身体,看着老妖王的方向,说道:“那样的话我宁可去死……”

  “我把你从吴勉、归不归的手下就回来,就是让你去死的吗?”听到儿子当中城府最深的疆盟竟然犯起了混,当下妖王面沉似水的走到了大太子的身边,抓着它的头发,将疆盟的头抬了起来,几乎是连帖子脸对着自己的儿子继续说道:“要死很简单,活下来才是难的,以为压制了你那么多年,你会明白这个道理,原来你才是个痴子……真以为我忘了还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吗?以前那么屈辱你都可以活下来,现在只要面对一只妖,你反而要死?”

  疆盟呆愣了一下,它和其他的兄弟姐妹们不同,生下来边被剥夺了太子的身份,靠着做杂役才活了那么久,知道上次吴勉、归不归进妖山才重新还了它太子的身份。这么多年,疆盟一直以为是妖王嫌弃自己半妖的身份,今天才知道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记住,你是疆卞的儿子,身上流着我的血脉。不可以轻言去死…..”妖王拍了拍疆盟的脸颊之后,继续说道:“既然你还是心存疑惑,那我就告诉你。妖族之王原本就应该是百无求的,我只是暂代,这个位置我坐的很辛苦。用冥界入口来和方士谈条件,你以为我为什么禁止群妖下山?因为下山之后他们只有死路一条!不错,人世间到处都是我们的饵食,可是在徐福那些大修士的眼里,我们或许连饵食都不如。”

  “我为王之前,天下倒是处处都有妖。结果呢?活下来的只有妖山上的同族,那些留在人世间的妖物比起来山上的同族的数量只多不少,最后还不是一个都没有留下来吗?”

  “我为王,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着臣下,兄弟甚至连亲生儿子都要防着。我不想你坐上了我的位子,最后却死在了我亲孙子的手里,还不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