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九章 稳妥的法子

第五十九章 稳妥的法子

  看着已经烧成灰烬的房子,疆盟轻轻的叹了口气。不过这口气还没有出来,从倒塌的废墟里面突然窜出来三个浑身冒火的人影。这些人影向着疆盟这边扑了过来,虽然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不过从身材看来,这是疆桓、疆烘那几个妖山太子。想不到这样的大火。它们还有本事逃生。几个只剩下半条命的妖物冲到疆盟身边的时候,百疆闪身冲了过来。大妖以手为刀直接将冲到最前面疑似疆桓首级砍下,随后又伸手向着另外一只被大火烧焦的妖物胸口抓了过去。百疆出手如闪电,还没等那只妖物反应过来,它的手掌已经刺穿了这位太子的前胸。

  不过就在百疆的手掌刺穿了太子胸口的同时,这位太子反而向前一步,紧紧的抱住了大妖。这时候最后一只从废墟当中爬出来的妖物突然发力,绕开了百疆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向着坐在小车上面的疆盟扑了过去。这时候的大妖已经被前面的太子缠住,来不及回身阻止已经到了大太子身边的妖物。

  虽然吴勉、归不归就在疆盟的身边。不过他们俩没有一点出手相救的打算。这两个人都是一个心思,妖山当中对百无求最大的威胁就是疆盟,他们不大好意思直接出手。出手相救也是看在百无求的面子上救的百疆。现在看着疆盟死在它同父异母兄弟的手上,你这个结局真是再好不过了。归不归的脸上甚至已经出现了笑容,就等着疆盟被这妖物杀死之后叫好了。

  这时候的疆盟脸上终于也出现了惊恐之色,它用尽了力气想要站起来,无奈身子不听使唤。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被大火烧焦了的妖物已经到了自己的身边,伸手向着它的脖子抓了下来。

  眼看着疆盟就要命丧这妖物之手的时候,一直在后面负责推车的番游突然冲了出来挡在疆盟的身前。此时的番游手中多了一柄明晃晃的腰刀,对着已经到了身边的妖物劈了下去。这一刀无声无息将妖物太子劈成了两半,两片身子倒在地上里面的内脏流淌了一地。

  “疆盟殿下!你没事吧……”听到了声响后之的归不归大叫了一声,不过转瞬之后老家伙脸上的表情又发生了变化。老狐狸一样的笑容再次出现在归不归的脸上,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眼神空洞的对着空气说道:“每听见百疆叫唤。那就是说疆盟太子你的福大命大躲过了一劫。老人家我的眼神不好,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还是可以猜猜……番游,是你动的手?”

  番游将手里的腰刀丢掉,随后推着疆盟的小车避开了那一地的血污,随后这才对着归不归说道:“是我,番游之前犯了大错,承蒙疆盟太子不弃将我收入门下。我自然要替主分忧…….”

  “好一个替主分忧,之前你说你是二太子疆桓的门下,这么快就改换门庭了?到底是在人世间待过这么多年的,翻脸都学的这么利索。本来还想再看看这些太子都死光了,你们还想做什么。不过算着该轮到我老人家那傻儿子了,还是稳妥一点咱们直接翻脸吧……”说到这里,归不归哈哈一笑,随后对着已经挣脱了妖物。将那位太子撕成两半的百疆说道:“百疆,如果老人家我现在和你说,疆盟太子自打码头上被追杀。一直到现在都是他自己的戏本,你会信吗?”

  这时候的大妖也看出来不对劲来,它皱了皱眉头,站在原地对着归不归说道:“我原本是不信的,不过不妨听你说几句。归不归,你倒说说看。疆盟太子是如何自谋自划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这个就要问问这位番游了,一开始它说是二太子疆桓的手下,本来老人家我也是信的。不过刚才听到它一刀将老东家那伙人劈的那么干脆,我老人家这才反应过来,这位番游是吃两家饭的。他既是二太子疆桓的门下。又是大太子埋在弟弟身边的一颗钉子。从头到尾疆盟都是知道那几个兄弟是要如何对付自己的,所以就那么巧,在码头遇到了我们几个,然后把我们拖下了水。

  想要借着老人家我和吴勉的力量来灭掉其余的几位太子,暗中也盼着疆桓它们可以除掉你弟弟百无求。算计的真好,如果不是老人家我的眼瞎了。差一点使用破空弄死它的话。现在我们还是应该在一起,一边向着妖山进发一边把疆桓它们几个引出来。当然了,它心里最盼望着百无求死在疆桓的手上。怎么样?疆盟太子。老人家我说的对吗?”

  “归先生你太多疑了……”疆盟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如果这些都是我算计的话,那为什么会把我自己也算计进去?你看看我这个样子死不死、活不活的。比起来死人也只是多了一口气而已。这是我的命好,这样的伤势有一点点的偏差,十个疆盟也救不回来吧?就算这是我算计好的。本钱也太大点了吧?”

  “这就是老人家我佩服疆盟太子的地方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从怀里摸出来一张淡黄色的布条,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脸色有了变化的疆盟说道:“还记得这个吗?这是我老人家那天私自留下来的布料,从疆盟太子你那天穿的长袍上面取下来的。老人家我的眼瞎了,手脚还是没有问题的。

  百疆。认得这布料吗?现在看着是不是有些古怪?看在百无求的面子上,老人我教你个乖,这个叫做幼龙甲,是从幼龙身上扒下来的龙皮炼制成的。刚生下来的幼龙身上无鳞,取内皮制衣可防妖术这是徐福那位大方师教给我老人家的。幼龙甲制衣泛黄,看似和一般的布料没有区别。如果不是拿在手上细看,谁也看不出来端倪的……”

  这时候,疆盟冷笑了一声,对着归不归说道:“如果按着归先生你说的这样,幼龙甲可避妖术,那我还会受这样的伤吗?你的眼睛看不到,吴勉先生。百疆说的也是假的?”

  “老人家我说了,这就是佩服你的地方了。”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身上的伤原本就不是妖物伤的,当时谁也没有看到你是怎么伤的,其实是太子你将妖器放置在幼龙甲里面。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引发的妖器,从里面破了幼龙甲,而且你的力道、和位置就计算的恰到好处。多一分偏一分你的命都没了,这就是我老人家佩服你的地方了。反正老人家我是不敢对自己这么下手的。”

  “归不归,这都是你的猜测?有什么证据吗?”听到归不归说的好像他亲眼看到的一样。疆盟的心里也开始有些慌乱起来。当下它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身为妖山太子,找一件幼龙甲护身不可以吗?谁能想到幼龙甲会有破损差点伤及我的性命?如果身穿盔甲也是证据的话,那天下的披甲之人岂不是各个该死?”

  “有证据的话老人家我就直接把你交给妖王了”顿了一下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疆盟的方向继续说道:“不过这些年来,你们家老爷子光顾着杀儿子,杀的我老人家看着都心惊肉跳的。我老人家也不打算再让它为难,就算你和疆桓它们同归于尽好不好?老人家我留着你的名声,也让老妖王有一个说得出去的孝顺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