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五章 番游——夺舍

第五十五章 番游——夺舍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扣在男人脉门的手突然冒出来一道电弧,电弧瞬间变成了一道电网笼罩在男人的身上。这个动作做出来的同时,男人大叫了一声,随后身体好像羊癫疯一样的抽搐了起来。顺着他的七窍和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开始不停的冒出浓烟。

  “妖物摄魂老人家我见的多了,不过夺舍还是第一次见到。说吧,你披着一张人的皮囊,不是想要做回人那么简单吧?”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已经抽搐成一团的男人,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别咬牙挺着了,你熬不过去的。时间再久一点你的魂魄便会有不可逆转的伤害,还不说的话那就要彻底的化成虚无了。知道什么叫做彻底化成虚无吗?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此时的男人七窍当中已经开始有黑紫色的鲜血流淌了下来。他看着老家伙的眼神也开始涣散,就这样还是紧咬着牙关,不发出一个字。僵持了片刻之后。看到再继续下去男人死必无疑,归不归索性先一步松开了手。这倒不是说归不归心慈,实在是男人的魂魄一旦受到了伤害。那么就算死后拷问魂魄也没有用了。

  归不归收了术法之后,男人突然好像被抽了筋骨一样,无力的倒在了地上。看到此时他已经无力抵抗,老家伙便让自己的便宜儿子松了手。归不归自己转身对着杨广和玉双娇的位置说道:“他说不了话了,你们谁能替这个人解释一下?小狐狸精,还是你来说说?”

  “奴家我也不知道他的来历……”玉双娇怯生生的躲到了杨广的身后,缓了口气继续说道:“老人家您知道我原是大太子疆盟的手下,上次的事情败露了后之,大太子便不再理会我们几个。妖山也不能再回去,我们几个只能在人世间自生自灭。后来是这个人找到了我们几个,说有一位妖山新贵看中了我们在人世间的本事。让我们都听他的号令,当时我有同伴不服。动手的时候便死在他的手上。这个人当时使用的是人的术法,身上却散发着妖气。我也不敢肯定他是什么,实在没有办法之下只能听他的号令。关于此人的来历,他只是说妖山之上还有一位主上,这人也要听从主上的号令…….”

  “老人家我就当你说的是真话,这个人带走了,如果有谁来找这个人,让他来找我老人家。”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抬脚在男人身上踢了一下,最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的眼睛不能就这么白白瞎了吧?你不死几个主上,我老人家这口气怎么能出来?傻小子,咱们走了,你小爷叔要是等急就麻烦了。现在你爸爸我的眼神不好,咱们还要指望他……”

  “就这么走了?那这个皇上呢?咱们进来不是为了一把掐死他的吗?”听到归不归要走,百无求便指着已经吓哆嗦的新君杨广继续说道:“他只要死了。老子那个傻弟弟不就没人和他去争天下了,到时候长安城里面的皇上是老子的弟弟,你就是皇上他爹……”

  “傻小子。这个皇帝死了也轮不到程咬金。”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摸索着抓着了男人的衣服领子,拽着他向着寝宫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杨广死了还有他的太子,你干弟弟要做上长安城里面的龙椅,还要一步一步的打到这里来。就算太子不做皇帝,还有杨林……”

  看着这一对父子俩拖着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男人出了寝宫。杨广这才仗着胆子将寝宫外面的护卫都喊了进来。问了他们这些人,都没有看到有什么奇怪的男人,和一对瞎老头和黑大个父子俩进来。

  此时的杨广已经被吓瘫了,当下急忙传召自己叔叔靠山王进宫。编了一个归不归和妖物前来行刺的瞎话,希望这个传说有些法术的叔叔能进宫保护自己。

  就在杨林奉召进宫见驾的同时,长安城的一座民宅当中,归不归将还在混沌状态下的男人扔到了吴勉的面前,随后将刚才宫里发生的事情和白发男人说了一遍。说完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转了话锋继续说道:“看起来我老人家我这一双眼睛就是害在他主子的手上,原本以为这个仇要到了妖山才能报。想不到老天爷开眼,知道老人家我等不及,就把他送过来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伸手在男人的脑袋上重重的拍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还在装死吗?小心装着装着就真死了……”

  原本目光有些痴呆的男人挨了这一巴掌之后。瞬间眼中又恢复了精光。他看到了面前坐着的吴勉和刚才自己完全没有还手能力的归不归之后,叹了口气,随后低着头不发一言。

  老家伙。你还想在他的嘴里问出来什么?直接送他去轮回吧。”看了男人一眼之后,吴勉继续说道:“害你眼瞎的妖直接去管妖王要,让你儿子开口。老妖王还不让它自己的儿子排着队来领死吗?运气好自然也就撞上了。”

  白发男人似乎对这件事不怎么感兴趣,如果不是看在归不归眼盲的份上,他可能连这话都懒的说。

  “你这话说的也有点道理。反正死的都是妖王的儿子,再过两年百无求这傻小子一旦继了妖王的位。再让它给它爸爸我报仇,到时候什么大太子二太子一律都去给老妖王陪葬。”归不归说这话的时候。一边的小任叁正笑眯眯的看着低头不说话的男人。

  “老不死的你说中了。你说大太子二太子的时候,这小子的呼吸停顿了。他心慌……”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小任叁便跳了起来。拍着巴掌大声继续说道:“和你说的一样,这小子当时脸上就差写着‘不甘心’三个字了……”

  “那就是了,傻小子你现在陪着爸爸我去一趟妖山,这次不让老妖王的儿子们死一半,就算老人家我没有本事。”归不归刚刚用传音之法借了小任叁的眼睛替自己看这男人脸上的变化,果然说到大太子,二太子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便有了变化。大太子的位置悬空还是给疆盟留着,那就是说排行在二的那位太子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又伸手指着倒在地上的男人,继续说道:“就大摇大摆的带着他一起回去,给他置办几件锦缎的衣服,谁看见了都以为是这个人把自己的主上卖了。到之后就在妖山上用他作饵,给妖王演一出大戏,”

  说到这里的时候,男人眼角的肌肉抽搐了两下。想到自己什么都没说便会被自己的主子误杀,便从心里一个劲的发冷。犹豫了半天之后,突然开口说道:“不用拿我来作饵了。与其被误杀,那我还是说了吧。我叫番游,是被二殿下派到杨广身边……”

  看到男人终于开了口,归不归嘿嘿一笑,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不急,什么大太子二太子这事咱们慢慢在细说,你先从头说,从你是如何夺舍人身来说。”

  番游深吸了口气之后,再次说道:“是陛下放在人世间的棋子。后来行踪被人世间的方士发现。被方士抓获之后,被他炼成了妖奴。我在给他做牛做马的时候,发现了他在炼制夺舍的术法,夺舍的对象竟然是我。结果夺舍的时候出现了偏差,我活了占了他的身体,那个方士却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