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四章 古怪的男人

第五十四章 古怪的男人

  说到疆盟和百疆的时候,女妖玉双娇的脸色便有些难看,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玉无双说道:“你的主子已经换人了,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只是街边的一条死狗。是疆盟把你们这些散仙都放弃了,你还在可怜它?”

  听着这人的口气不善,玉双娇急忙挤出来一个笑脸,对着男人说道:“疆盟是怎么对我们的,这个自然不会忘。不过疆盟诡计多端加上身上还有一个百疆,此事非同小可,还要请主上再派帮手……”

  “这次的事情务求成功,主上已经亲自前来。”男人也不理会人世间的皇帝就在身边,看了一眼女妖裸露在外的肌肤,咽了口唾液之后,继续说道:“只要疆盟一死,你在妖山的妖籍便可以恢复。到时候主上的大事成功,你便是拥立的功劳。说不定到时候我还要看你的脸色。”

  说完之后,男人将目光转到了杨广的身上。阴沉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皇帝陛下,想想你这皇位是怎么来的。我主大事成功之后,还要与陛下你定下盟约。到时候我们妖山便是陛下你最强大的后盾,不过在这之前要先把不相干的妖物彻底消除……”

  杨广的皇位的确来路不正,不过这件事情也由不得他自己。开皇杨坚晏驾的那一天,他和开隋八将还有一些朝中老人正在仁寿宫看望皇帝。杨坚的心疾是旧疾,一到秋冬交替的时候就要犯上一次。不过在御医的照看之下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这次犯病也要比之前轻松的多。

  不过杨坚毕竟年纪大了,虽然暂时通过药石压住了病症,不过御医所的医正已经私下和杨广交代过,今天冬天对杨坚来说是个关卡,如果过去了他便会再活十年。否则的话也就是几个月的光景,说不一定那次犯病就会要了开皇的性命。

  当时杨广已经开始不露声色的筹谋,瞪着自己老爹咽气的时候,自己可以平平安安的坐上皇帝的位置。没有想到的是,本来已经稳操胜券就等着自己皇帝老爹咽气的杨广,突然当着开隋八将和手下内侍、宫女的面发了狂,生生的用枕头将开皇杨坚闷死。

  这个时候的杨广好像变了个人一样,韩擒虎等老将使足了气力都没有将杨广从开皇的身上挪开。眼睁睁的看着太子酿成了弑父弑君的惨剧,不过就在杨坚咽气的一瞬间,杨广突然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杀死了亲生父亲之后,惊恐的连连大叫。

  就在韩擒虎等老将要生擒杨广的时候,之前和杨广有过交情的女妖玉双娇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除了它之外还有七八个杨广也叫不出名字的妖物来。这些妖物各自施展妖法瞬间便打倒了那些老将,随后这个神秘的男人出现,喂了在场的这些人喝了一碗古怪的汤羹。

  看着他们喝完之后,男人的嘴里开始念念有词的说道:“仁寿四年,开皇杨坚在仁寿宫中突发旧患心疾。期间太子杨广一直在身边尽心照料,无奈最后还是药石无力,开皇归天,临终之时将太子托付于诸君……”

  被灌下了汤羹之后,这些人便变得浑浑噩噩,男人每说一句,他们便重复了一句。说到之后的时候,这些人好像死掉了一样,突然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看到这些人晕倒之后,男人带着妖物们从仁寿宫离开。就在他们离开之后不久,韩擒虎等人悠悠转醒,醒来之后便抱着开皇的尸体放声大哭,哭了一阵之后开始有人来劝杨广节哀。

  就在杨广发愣的时候,韩擒虎突然带头对着杨广跪下磕头口称万岁,随后宫中所有人都效仿杨素对着杨广叩头。这时候杨广才明白这些人是中了男人的妖法,已经洗去了他们刚才的记忆,而男人口述的便是后来硬塞进去的记忆。

  虽然被群妖硬推上了皇帝的宝座,不过杨广却并不领情,原本只要自己在隐忍几天,便不用担负这弑君弑父的罪名,光明正大的坐上皇帝的位置。现在可倒好,竟然莫名其妙便背负了这样的恶名。

  当天夜里,回到寝宫休息的杨广再次遇到了女妖玉双娇,和今天莫名其妙害了自己的男人。玉双娇向杨广介绍,男人是妖山上下来的前辈,因为喜好杨广便前来和他交个朋友,而杀掉了杨坚便是这个人对杨广的见面礼。

  谁能想到交个朋友而已,会杀了朋友的父亲当中见面礼。不过杨广还要依仗着这些妖物的力量来制衡朝堂当中对自己不满的势力,当下,杨广只能自认倒霉,而这些妖物也有手段,原本收到杨林书信的四镇统帅已经来时蠢蠢欲动,不过后来男人使用遁法分别去了一趟四镇,也不知道他都做了什么,杨广只知道他去了四镇之后,四镇的统帅便都安分了起来。甚至当中还有人主动切断了山东来往京城的要路,让罗方白白集结了十几万的兵马调不过来。

  不过男人却从来没有对杨广提出来什么要求,隋二世已经准备好了一块三千里的一块疆土,就等着男人老调重提什么划疆而治,用那一块疆土打发他们了。无奈男人就是不提,杨广的心里便越没底。

  看着一眼已经没有丝毫反抗意思的皇帝,男人最后说道:“皇帝陛下,剿灭疆盟、百疆的事情还要看你的。稍后我便会将它们的行踪告知陛下,到时候您只要派出十万铁甲策应,便可以一举将此二妖铲除。”

  说话的时候,男人已经回到了寝宫的大门口。就在他打开房门要离开的时候,大门外面突然伸进来一只手臂掐在他的眼眶上。男人惊愕的大叫了一声,瞬间挣扎了多次,竟然都没有从此人的手臂当中挣脱出来。

  就在男人拼命挣扎的时候,掐住他眼眶那人身后想起来一个萎靡不振老头子的声音:“怎么样?是不是像老人家我说的那样,杨坚不行了,朝中有人要害他。看看是不是?都被我老人家说中了吧?傻小子,爸爸我教你的招数管用吧?”

  掐住男人眼眶的人正是大个子百无求,仗着自己身子高大臂长,男人不管如何挣扎都伤不到二愣子的身体。而且他的罩门还被百无求抓住,随着二愣子的收接连使力,男人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眼眶里面的骨头嘎叭嘎叭的乱响。

  看到男人被止住,女妖玉双娇开始还想要过去相救,不过听到归不归的话之后,它便打消了营救的主意,直接施展妖法遁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脚下的土地已经被下了禁制,自己已经逃不掉了。

  “老家伙,老子手里的不是妖,是人……”这个时候制住了男人的百无求已经发现手里的猎物有些不对劲。当下二愣子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个你还是没有算到吧?”

  “人?”归不归愣了一下之后,摸索着抓住了男人的手腕,摸清了男人的脉象之后,嘿嘿一笑说道:“明明是人,却能施展出来妖法。老人家我今天也是开了眼界了。想不到就是进皇宫来打个赌,却能找到这么稀罕的人物……”

  “归不归……你不是眼睛瞎了,和吴勉在瓦岗山上养老吗?”男人大叫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里的事情和你们无关,如果你们能……”

  “是了……”没等男人说完,归不归突然怪笑了一声,面对着男人继续说道:“你是妖,夺了人的舍,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