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三章 傀儡

第五十三章 傀儡

  自打秦始皇统一天下以来,除了极少权臣当道的时候,几乎没有过太子替皇帝向诸侯王行礼的。见到了太子的举动之后,杨林怎么敢受礼。当下急急忙忙将已经跪下的太子搀扶了起来,说道:“殿下不可,虽然杨林族中辈分稍长,不过在殿下面前,我是臣,怎么敢当如此大礼?”

  杨林此话一出。他与杨广的君臣名义便定了下来。这让站在一边的杨广如释重负。当下这位新君笑吟吟的走了过来,对着自己的叔叔说道:“先行家礼,再行国礼这也没有什么。原本是应该朕与王叔行礼的。现在让太子行礼已经有失礼教,这个家礼是一定要太子代朕行的,太子。你还在等什么?”

  小太子再次跪在地上,对着杨林磕了三个头之后这才站了起来。太子磕头让老杨林手足无措,他已经搀扶了一次。再来第二次的话就有抗旨之嫌,无奈之下,靠山王只能硬着头皮受了太子的家礼。

  等到太子礼毕之后,杨广主动上前挽住了靠山王的胳膊,手挽手一起乘坐玉辇进入到皇宫当中。这一路上,杨广一直再诉说先皇驾崩之前,是如何抓着自己的手,嘱咐一定要善待靠山王叔。又说了一番杨坚临死之前回忆他们兄弟是如何一文一武在北周打下江山,建立起来自己的基业。

  杨广的话勾起来老杨林的心思,让靠山王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老泪横流。杨广陪着他一起哭了一阵之后,玉辇到了皇宫当中的太庙当中,在内臣的带领之下。进到了供奉着先皇排位的大殿。

  祭奠了先帝之后,韩擒虎等开隋八将走进了太庙,看到这八老进来之后,杨广跪在先帝的灵位之前,带着哭腔说道:“外人谣传侄子我这皇位来路不正,今日当着先帝的灵位,请韩将军等先帝驾崩之时在场之人,讲述侄子我这个皇位到底是怎么来的……”

  皇帝跪在了地上,这八将怎么还敢站着。当下八个老头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再次讲述了一遍先帝开皇杨广是如何心疾犯了,八个人说的一摸一样,凭着他们和靠山王一同戎马一生的交情,容不得老杨林不信。没等这八个人说完,靠山王已经将杨广从地上搀扶了起来。随后,这对叔侄俩又是一顿抱头痛哭。

  看着皇帝、靠山王都哭成了泪人。八位老将自觉待在这里不妥。当下心照不宣从太庙退了出去,此时,太庙当中除了这一对叔侄二人之外。只剩下小太子和几个皇帝身边的贴身内侍和侍卫。

  看到没有了外人之后,杨林这才擦了擦眼泪,对着自己的侄子说道:“陛下,老臣偏信了外人的谗言,错怪了陛下,已经犯下了万死不赦之罪。还请陛下按国法将杨林送交有司法办。”

  杨广也擦干了眼泪。说道:“王叔也是心系先帝,朕是王叔听到先帝驾崩也会心乱,此是人间常情,王叔不要挂怀。”

  叔侄俩又客气了几句之后,杨林突然话锋一转,说道:“不知道陛下还是太子之时,是否下过一道钧旨。钧旨让杨林带齐本部人马,引来突厥进关,借突厥兵马剿灭瓦岗军之后,就地立突厥可汗为王。划定百里疆土让他们成为国中之国?这钧旨是一妖女所传,不知道可有此事?”

  “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就算先帝也不能下如此昏聩的圣旨,更何况那时朕一个小小的太子?”杨广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对着自己叔叔继续说道:“以王叔的刚正秉性必定已经将传信的妖女擒获,还有那一封伪造的书信也请拿出来。朕愿当面对峙。到时候是真是假王叔便知……”

  当时的信函已经被靠山王撕毁烧掉,女妖也逃脱不见。听到皇帝让自己交出证据。当下只能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信陛下会做出来如此荒唐的事情,那信函已经烧毁。女妖狡诈被她逃脱了。陛下刚刚登基不久,还要小心奸佞小人。”

  杨广点头称是,又说了几句家常话之后。新帝吩咐摆下酒宴。留自己的老王叔在宫中饮宴。用罢了酒宴之后,杨广这次又亲自将靠山王送出了皇宫。目送着靠山王骑马离开皇宫,向着自己的靠山王府进发的时候。杨广这才如释重负一般,长长的出了口气,坐着玉辇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回到了寝宫之后。杨广散了众人,自己一个人坐在床榻上发呆。这个时候,银铃一般的笑声响了起来。随后一个身穿薄纱的女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女人挑逗着杨广,趴在这位新皇帝的身后,一边舔着杨广的耳朵,一边说道:“老杨林不是已经认命了吗?陛下为什么还是愁眉不展?是不是还在想昨晚我与陛下……”

  “闭嘴!”杨广抓住了女人的手,将她扔到了床上,随后瞪着她说道:“你害苦了我!杨坚已经重病在身,你们不动手他也撑不了几天,为什么还要动手,一定要我背上弑父弑君的罪名吗?还有,谁让你伪造了我的书信,去传什么钧旨的?为什么要去惹靠山王!如果不是我做了完全准备,这个时候谁做大隋还不一定……”

  说话的时候,杨广从床下摸出来一根皮鞭,对着床上的女人连连抽打了下去。一边抽打一边喘着粗气说道:“我的大事差点坏在你们的手里,还什么划疆而治!我看你们是想谋夺我的王位……你假借我得名义去给靠山王下钧旨,不等先帝最后几天就下手,就是想让天下大乱,你们这些妖物好从中取利是吧?说!”

  倒在床上被杨广抽打满是血痕的女人正是早先潜伏在他身边的女妖玉双娇。女妖被杨广抽打的在床上连滚带爬,不过她的眼神当中却是娇媚万分,嘴里娇喘连连。在挨打的间歇还时不时的对着新皇帝飞了个媚眼。杨广打了半晌之后,突然扔掉了鞭子,撕烂了女妖所剩无几的衣物,便要行苟且之事。

  就在这一人一妖正忙活着起劲的时候,寝宫宫外突然响起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可以进来吗?”虽然是问话,不过这句话出口的时候,说话的人已经推开大门走了进来。杨广正在兴头上突然被人打断,当下怒不可遏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抽出挂在床边的宝剑,也不管来人是谁,赤身裸体的举着宝剑便对此人劈了过去。

  来人冷笑了一声,一把抓住了已经到了面前的宝剑剑身,只是瞬间的功夫剑身便被融化。化成的铁水有几滴溅落到了杨广的脚背上,撩起来一阵青烟,痛的这位新皇帝连连惨叫。身后的女妖见到之后急忙使用妖法为他救治。

  “再有这么一次的话,我有话就要对着下一任皇帝去说了……”男人说话的时候,甩了甩手将手中沾到的铁水甩了出去。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有几滴铁水正甩到了杨广的身边,将他锦丝织成的被塌烧出来一个大窟窿。

  看到了杨广脸上出现了恐惧的表情之后,男人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不是有意打扰你们好事的,主上有命,现在疆盟、百疆就在河南,它们俩的身边没有吴勉等人的护卫,此乃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在人世间的同僚务必一鼓作气,要了它们的姓名。皇帝陛下,这个也要你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