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二章 赴京

第五十二章 赴京

  杨林回头看去,就见罗方站在自己的身后。他们二人在外面虽然还是以父子相称,不过私底下这位大太保对靠山王却并不是那么恭敬。

  “太子敢弑君……”杨坚止住了悲声之后,回过身来看了自己名义上的干儿子一眼。这时候靠山王的脸色已经狰狞起来,狞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罗方说道:“如果杨广那个小畜生能做出来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那就不要怪我这个做皇叔的心狠手辣了。罗方,你去传我的王命,命四路棋牌官带着我的钧旨前往洛阳、建安、幽州、毫州四镇调兵。另你亲自回到登州。集结咱们山东的本部人马。我要带上百万人马共往长安,如果真是杨广那个小畜生做的好事,那么我便要替开皇报仇。取杨广而代之。罗方,如果我得了天下,你便是我的太子。决不食言……”

  原本罗方便是本着靠山王的世袭王爵才自己降了一辈,甘心给杨林师兄当干儿子的。现在听到自己可能会要更上一层楼,成为大隋的太子。当下罗方欣喜若狂。当即对着杨林跪了下去。只是大事未成之下,不能口称万岁。

  第二天天色微亮,山下的兵丁便传来消息,原本围困瓦岗山的几十万大军一夜之间已经撤离,只留下了八千官军殿后。

  谁也没有想到喝了一宿大酒之后,这困山之围竟然莫名其妙的解了。归、吴未到之前,原本程咬金是存了弃山的打算,现在山也不用弃了。听说杨林只留下来八千老弱残兵殿后,当下这位混世魔王捏软柿子的瘾起来。也不顾别人的劝阻,自己点起了一万瓦岗精兵,亲自带队冲了下去。

  杨林的嫡系精锐已经跟着靠山王去往京城,留下来的八千人只是为了拖住瓦岗山的追兵。见到瓦岗军冲下来之后。当下便做鸟兽散。程咬金伦起来大斧子砍杀了一阵子之后,也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当下调转马头回到了山上。

  回到他那金銮殿之后,程咬金将山下隋军一夜之间撤走的消息告知了自己的老盟爹。随后哈哈大笑着对归不归说道:“看来昨晚那人抢走了罗方也不是坏事,老杨林知道了老盟爹和小爷叔到了,这才吓破了胆。说实话老程我已经准备要弃山逃了,想不到最后弃山的人会是老杨林。看来朕这个大德天子——混世魔王还是被老天爷眷顾的嘛……”

  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说道:“我的儿,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们几个杨林就不活着了?你以为他那老师尊爸爸我就敢招惹?老杨林连和你的深仇大恨都不顾了,连夜拔营遁走那是因为家里乱了。能让他这么慌张的也只有长安城里的事情了,不是朝中大臣作乱,就是开皇杨坚自己不行了。能让杨林这么慌张的,老人家我猜是朝中大臣作乱,害死了杨坚……”

  “老家伙。这什么话都让你说了……自己一共就说了那么两条,结果这两条你自己给占了……”一宿醉未醒的百无求红着脸走了过来,拍着自己结拜兄弟的肩头说道:“兄弟。你别听咱爸爸胡说八道……依着老子说,靠山王这就是知道我们几个在这里,怕了!他师尊席应真又怎么样?他们家大小子就在老子身边……任老三,你来说两句……”

  这时候的小任叁正趴在归不归的脚下呼呼大睡,迷迷糊糊听到了百无求在叫自己。当下小任叁闭着眼睛站了起来。说道:“呸!这里哪有什么娘娘……程老四你做这个皇上…..白瞎了……”

  半个月之后,瓦岗山终于得到了开皇杨坚晏驾的消息。从报上来晏驾的时间来看,正是杨林退兵的四天之前,看样子杨坚死后有人快马将这个消息传到了杨林这里,这才让靠山王决定连夜之间拔营撤走的。之前归不归推算对了一样,不过从杨林气势汹汹杀回长安的架势来看,似乎另外一件事老家伙也算对了。

  紧接着,第二个消息也传了过来。杨林带着自己的本部人马前往长安逼宫,而他派出去的几路前去调兵旗牌都被当地领兵的将军扣押了起来。只有杨林的干儿子罗方在山东相应自己的干爹,不过山东通往京城的要路已经都被杨广的嫡系人马封锁。

  对杨林带齐军马逼宫,杨广似乎也有所准备。他手中还有二十万的御林军,只要死守长安月余。便有各地勤王的部队赶到。杨林、杨广这叔侄俩都是军马出身的,到时候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杨林没有想到那些被自己提拔上来的将军到了紧要关头都在观望,原本他以为只要抽调走隋朝大半的军马,将长安城重重包围起来。便会吓得杨广弃城投降。想不到最后那四镇兵马竟然一路都没有调来,他们当中还有人尊了杨广的命令,封锁了山东通往京城的要路。让自己只剩下手中的兵马可以操控。

  这样一来,杨林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他是亲眼见过自己那侄子领兵手段的,虽然说是仗着一些旁门左道不假。不过手里也是真有一些本事的。久战不胜的话对自己不利,现在为今之计是带齐人马回到山东。登州是自己的地盘,靠山王大可在这里搞一个国中之国。凭着他的本事威望。想必也不敢有谁来触动他的虎威。

  就在杨林琢磨着向山东撤兵的时候,长安城有信使前来觐见。靠山王叫进来之后,看到来人竟然是跟随过自己几次征战的老将韩擒虎。

  当初这二人都是从战场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交情。见到了靠山王之后,韩擒虎亲口证实先皇杨坚晏驾的时候,自己就在他的身边。杨坚原本就有心口疼的毛病。驾崩之前几天心口便一直隐隐做疼。还是太子杨广在身边亲自端屎端尿的,别说他这一国的太子了,就算一般人家的长子长孙,最好的孝子也就是这样了。

  一番话说下来,靠山王也开始疑惑了起来。杨坚有心口疼的旧疾他是知道的,可是他带兵出征的时候,明明看着开皇好人一个,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不过韩擒虎的话他也不能不听,毕竟这员老将不可能欺骗自己。

  看到杨林半信半疑,韩擒虎这才将深藏的圣旨取了出来。此时杨广已经继位称帝,圣旨上面写着请杨林到京城,新帝要与靠山王叙叙叔侄之情。不过圣旨上并没有用下命令的口吻,只是商量着来,你来了就和侄子叙叙家常,不来也没有什么。请皇叔靠山王不要多想。

  这一下子,杨林心里开始更加怀疑自己之前的想法,如果杨广心里有鬼的话,又怎么敢请自己前往京城?犹豫了一番之后。靠山王和老将韩擒虎定好,由韩擒虎在内的开隋八将共同作保,靠山王杨林不日便可带人到达。

  这一日,在李熊的贴身护卫之下,杨林带着三千铁骑到了长安城中。由于圣旨上没写不许带人,当下杨林竟然浩浩荡荡的带着这三千人马在韩擒虎等八老将的陪同下,进了长安城直达皇宫。

  在皇宫大门口,杨林让带来的三千铁骑守在城门口。他只带着李熊和八老将进了皇宫。

  此时的杨广带着自己新立的太子等候在仁和宫,见到靠山王到了,竟然让七八岁的太子代自己向皇叔磕头。这样的礼节从来没有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