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一章 开皇驾崩

第五十一章 开皇驾崩

  “太子的钧旨……”靠山王和杨广并没有什么交情,听到这个隐身在黑暗当中的女人搬出来了太子杨广之后,他没有要接旨的意思。顿了一下之后,老杨林继续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拿出来的是杨广的钧旨,不是杀人的钢刀?”

  “靠山王你还真是小心……”说话的时候,原本已经熄灭的火烛再次燃烧了起来。一个身穿薄如蝉翼宫装的美女站在距离杨林不足一丈远的位置,靠山王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想不到女人竟然趁势向前几步,将手里拿着的一封信函送到了杨林的手中。

  “这是太子殿下给靠山王的亲笔密函,殿下有令。靠山王您看完之后交还与我,我要亲自将它焚毁。”女人说话的时候,杨林犹豫了一下。还是亲手打开了信函,看了里面所写的内容。

  只看了一眼老杨林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一国的储君能说地话吗?杨广……”继续往下看。靠山王的眉头便越皱越厉害。等到他耐着性子看完了信函上面所写的内容之后,老杨再也按耐不住,当着女人的面撕毁了信函:“开皇瞎了眼吗?怎么选了这么一个逆子作为储君!”

  看着杨林发火。女人却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它银铃般的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被杨林扔到地上的纸屑吹了口气,就见被靠山王撕成粉碎的信函上着起了绿色的火焰,瞬间将这些纸屑烧成了灰烬。

  “你是妖……”看见了女人使用术法的样子之后,杨林也反应过来女人的身份。他将手里的长剑举了起来,对着妖女继续说道:“杨广竟然敢私交妖物,就算他是太子之尊,也是罪不容赦!等我班师回朝,向开皇奏秉他立下这太子干的好事!”

  “班师回朝?靠山王你不继续攻打瓦岗山了?”女人笑嘻嘻的看了杨林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信函你已经亲眼看到了,只要按着太子殿下钧旨办理。不日便可攻下瓦岗山,到时候将匪首程咬金的人头取下。靠山王你便是首功……”

  “什么时候我们人世间的事情,要你们妖物来做主了?”杨林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依靠你们的帮助,最终攻下瓦岗山,杨林宁愿瓦岗群雄冲下山来直取长安!我们之间相斗不能让你们妖物看了笑话!你是杨广的亲使,我不难为你。回去告诉杨广,让他自己前去开皇驾前,将他所作所为的事情告知他的父亲。然后辞了太子之位,迎回先太子杨勇……”

  “杨勇?靠山王你说的是他吗?”说话的时候,女人突然将一个藤球一样的物体扔在了靠山王的面前。借着烛光看过去,这竟然就是先太子杨勇的头颅。已经贬为庶人的杨勇眼睛爆睁,似乎到了最后也不相信有人会刺杀他。

  看到了杨林惊愕的表情,女人嘿嘿一笑,再次说道:“我前来拜见靠山王之前,已经去拜望过先太子杨勇了。还向他借了向上头颅一用。想不到这杨勇小气的紧。之前骗我上床占了奴家的身子那时怎么说都好,谁能想到问他借人头的时候,杨勇突然翻了脸。唉……说起来我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好孽障!”听到这女妖杀了自己的侄子。靠山王便大吼了一声,举着手里的宝剑对着女人的脑袋劈了下去。不过这女妖的速度实在太快,这一剑还没有砍下去,它已经移到了杨林的身后。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柄细长的匕首,对着靠山王的后心猛扎了下去。

  靠山王虽然术法不济,不过胜在戎马一生。对敌经验丰富。一剑劈空的同时已经猜到了女妖的意图,老杨林大吼了一声,手腕一抖将手中的宝剑震碎。碎裂的剑身化作数十道光芒电闪一般的向着他身后的女妖飞去。

  “啊!”一声惨叫之后,几十枚碎裂剑身同时射在了女妖的身上。在匕首刺中靠山王的前一刻将他救了下来,一招得手之后,杨林飞快的跑到自己的床榻前,将挂在上面另外一柄宝剑取了下来。

  拔出宝剑之后,杨林没有丝毫犹豫举剑对着女妖冲了过去。女妖自知不敌一口气对着案前的烛火吹了过去,这口气并没有将蜡烛吹灭,反而将烛火吹了起来,引到了牛皮大帐上。“呼!”的一声将整座牛皮大帐都烧了起来,女妖见到放火成功之后,身体就势一滚,避开了杨林的一剑同时,施展妖法从杨林的身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这个时候。军帐外面不停有人大声喊道:“失火了!主帅的军帐着火了,大家快些救火……”

  看着头顶上的火势已经连成了一片,杨林不慌不忙的走到还没有被火势影响到的角落里。用手里的宝剑砍出来一个出口,他闪身从军帐当中钻了出来。这时候,罗方、李熊二人也都被折腾了出来。李熊使用控水之法引来一块积雨云彩。只是对着军帐下了一场漂泊大雨,将上面的火势熄灭。

  看到除了罗方、李熊之外自己手下的将领越来越多,杨林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算放回到了肚子里。对着跑过来的中军将军说道:“传我的王命。全军拔营起寨。大军连夜赶往京城,一路上如有敢阻拦者,杀无赦!”

  中军将军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怎么一场大火就让这位靠山王殿下改了脾气?昨天还诅咒发誓一定要攻下瓦岗山,怎么睡了半宿就都变了?这位将军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靠山王说道:“那么我军以何种名义进京?没有陛下的圣旨。一路上遇到的关卡又该如何应付?”

  “什么名义进军?清君侧!”杨林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陛下的身边出了奸佞小人,害死了先杨勇,还要谋害我与陛下……罗方,你火速赶往登州,带起我们登州的人马攻占济南,到时候你我父子两人两路攻打大隋,看看开皇身边的奸佞小人敢不敢调动大军迎敌?”

  杨林正在排兵布阵的时候,远处有一名小校带着一个身穿白色素衣的人向着这边跑了过来。人还没有到,那人的哭腔已经传了过来:“大隋开皇陛下驾崩了……太子殿下请靠山王回京……”

  杨林认出来了那报丧的官员,正是自己大哥驾前的内侍总管。这人说的决计假不了,听到了自己大哥驾崩的消息之后,杨林的眼前一黑,差一点一头栽到在地。这时内侍总管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杨林一把抓住了他的肩头,红着眼睛说道:“说……我半月之前还见开皇的身体并无大碍,怎么说驾崩就驾崩了?”

  内饰总管擦了一把眼泪之后,再次说道:“回禀靠山王的话。三天之前陛下在仁寿宫突然吐血不止。太子殿下在身边照料,子夜时分陛下再次开始吐血,这次还没等太医赶过去,陛下已经驾崩了。小人我被太子委派,前来向靠山王报丧……”

  听到这里,杨林的脚一软,跪在了地上对着长安城的位置磕了几个响头,随后一阵嚎啕大哭。哭了一阵之后,杨林让罗方代替自己做大军撤退的准备,他自己一个人躲到了另外一座军帐当中,想起来自己的大哥,杨林便再次大哭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那个不冷不热的声音:“你相信开皇真的是寿终正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