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十章 有交情的师徒

第五十章 有交情的师徒

  突然出现的人影出乎吴勉的意料,看着他带着罗方消失之后,白发男人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正在倾听百无求诉说的归不归,说道:“是术士一路的术法……”

  “那也没有什么出奇的,老杨林这次是豁出去要来报仇的。知道了这位混世魔王和你我的关系,当然是要做些准备了。”归不归这个时候也听明白了怎么回事。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他现在最想请的是他们的师尊大术士席应真。只要那个爸爸不到,他还是没有取胜的机会。”

  听到归不归的话里已经明显带出来相助自己的口气。坐在一边的程咬金哈哈一笑,说道:“就算他的师父来了又怎么样?老程我有你们几位。玉皇大帝下来都不怕……来人!传朕的旨意,从此刻但凡再有隋营使者说客,一律在山下问斩。人头送还靠山王,朕倒是要看看杨林他有多少不怕死的手下……”

  就在程咬金吩咐残席撤下,重新置办酒宴的时候,将罗方背走的人影已经到了山脚下。这时候,靠山王已经带着三千亲兵等候在那里,见到那人将罗方救下来之后。当下急忙亲自将自己这师弟干儿子抬了下来。随后继续说道:“多谢阁下的相助之恩,稍后还请阁下相助杨林率军攻破瓦岗山……”

  “你坑的我还不够吗!杨林,为什么不说吴勉、归不归就在山上?”此时,这人也露出来了本相,是一个身穿黑衣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这人一脸狰狞的看着杨林,恨声继续说道:“如果不是看在你我同门的份上,现在我已经取了你和罗方二人的性命了。杨林,此事我们就此作罢。见到应真先生的时候,我会将今日之事和盘托出。到时候是非曲直咱们请应真先生攫夺。”

  此人正是席应真曾经受过的一位弟子,他姓李名熊。原本是西汉时期修道门派李末道派的一名弟子。机缘合巧之下误吃了延年益寿的无名仙草,平白无故的得了一千六百年的寿数。东汉初年李熊在洛阳城娼馆嫖院的时候。结识了同样在娼馆里面忙碌着的大术士席应真。

  当时二人同时看中了一位姑娘,为了这个还大打出手。李熊自然被大术士一顿好打,不过也是因为揍了这个大汉,老术士才发现此人身体的异样。席应真也没有去和这个人较真的心思了。打听清楚了李熊的遭遇之后。席应真对他服用的无名仙草很感兴趣,当下便亮明了自己身份,说有意要收李熊为徒。

  听说此人就是天下第一术士席应真之后,李熊自然巴不得拜在这位传说中的大术士门下。当下嗑了几个头算是拜在了归不归的门下,只是这个徒弟收到确实不好听。在大术士的要求之下,李熊从来都没有对人透露过他是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

  在席应真研究李熊吃下那无名仙草的同时,李熊也套了大术士不少的秘法术法。他听说过这位大术士的脾气,收的弟子都不会太久。而李熊不同,他还有一千多年的寿数,有大把的时间修炼术法。或许这当中自己运气好的话。还有真正长生不老的机会。

  李熊在大术士门下为徒那几年得到了不少的修炼术法之道,果然没过几年席应真便看中了其他的弟子。将李熊逐出了门墙。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他却一直都在暗中修炼。这几年来李熊在修炼术法的时候遇到了瓶颈。多年没有突破便想要出来寻找席应真相助。没有想到刚刚出世便遇到了同为大术士门下的杨林,知道了李熊的身份之后。杨林便极力邀请他相助攻打瓦岗山。

  不久之前,原本被杨林派到山上卧底的黄巢突然下山。说遇到了吴勉、归不归二人带着两只妖物上山。此时罗方刚刚上山不久,杨林担心自己的大太保有什么意外。便请李熊上山看护罗方。不知道杨林换了一套说辞,并没有说吴勉、归不归就在高山上。

  虽然李熊修炼席应真的术法多年,还是不能和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大修士相提并论。能从吴勉的手下逃生除了李熊的术法的确过人之外,还有他身上穿着一件得自于当初那位炼器第一人百里熙炼制的一件护身内甲,要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他已经和罗方倒在一起,等着吴勉、归不归的询问了。

  看着李熊动了真气,杨林还是一个劲的宣称自己也不知道吴勉、归不归他们会在山上,这些都是误会。如果知道他们那些人就在瓦岗山上的话,又怎么敢让罗方上去送死?好话说了一大堆之后,靠山王又送出了自己私藏的天材地宝,好不容易才平息了李熊的怒火。

  不过李熊还是劝说靠山王不可以再打瓦岗山的主意,现在吴勉、归不归就在山上。就算他已经调集了百万大军,也不可能在那两位大修士的面前,攻破瓦岗山的,真当他们俩死了吗?

  不过对攻打瓦岗山,靠山王还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杨林对李熊解释道方士不能干预国运,虽然以前每逢朝代更替的时候,都或多或少的见到过一些方士的影子。不过暗地里偷偷摸摸做点什么别人还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但是如果这样大张旗鼓的要操控国运,那就确实从来没有过先例的。

  和吴勉、归不归不一样,杨林原本就是隋朝的王爵。他攻打瓦岗山在理,归、吴二人却没有理由相帮瓦岗山。

  虽然李熊还是隐隐觉得不妥,不过他也没有因为这个就离开杨林。李熊还等着瓦岗山这边的声势造起来能把大术士席应真吸引过来,或许能凭着这个契机还可以打破自己术法上面的瓶颈也说不定。

  好不容易劝住了李熊,罗方也慢悠悠的醒了过来。看到自己已经身在隋军大营当中,便猜到了个大概。随后又将瓦岗山上遇到的事情,仔仔细细的对着杨林说了一遍。

  听到吴勉、归不归已经开始明目张胆拉偏手的时候,杨林也开始有些犯难。计算他们俩不会主动反攻下来,不过这两位大修士坐镇,自己便不可能攻的下瓦岗山。

  当下杨林也开始犯了愁,他安慰了罗方几句。推说罗方受伤未愈不打扰自己的大太保休息。靠山王回到了自己的军帐之下,看着瓦岗山的地图开始犯愁。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转眼到了子夜时分。

  杨林睡不着觉打算带着亲兵出去训营,就在他准备穿上盔甲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书案上面的蜡台火苗被一阵怪风熄灭。此时自己的军帐当中已经紧闭大门,不可能会有风吹进来,还熄灭了烛火。杨林第一个念头便是山上的吴勉、归不归二人已经下来找自己算账了。

  杨林也是豁出去了,一把将自己的护身宝剑抽了出来,正在想着如何通知罗方、李熊二人前来救援的时候,冷不丁听到自己的大帐当中传来了一个女人银铃一般的笑声:“靠山王怕什么?还怕我这一介女流害了你吗?”

  此时的军帐当中一团漆黑,杨林的术法太弱看不清这军帐当中的情况,只能仗剑大声喊道:“你是吴勉、归不归派下来的刺客吗?来!有本事你把火烛点亮,我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想不到靠山王也会占人家的便宜……”女人咯咯一笑之后,再次说道:“靠山王接旨,太子殿下钧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