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四章 来来回回

第三十四章 来来回回

  “我说的是实话……”百疆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一个是我的弟弟,一个是我的王。除了死,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大妖的话刚刚说完,屋子外面便传来了百无求的粗声粗气的声音:“老家伙你滚出来!老子就说这里不是人住的地方吧……除了咸鱼就是咸菜,整整一条街就看不见一点肉星儿。老子刚才就和你说了在码头上吃顿大肉再走。你就是不听,看看现在遭报应了吧?在船上就是天天咸鱼、咸肉的,再吃两顿老子的身上就要反盐碱了……”
  
  听到了百无求骂街的声音之后,归不归笑眯眯冲着百疆说道:“你是现在走呢?还是要和你弟弟打声呼招?”
  
  百疆也不想在这种场面上和自己的亲弟弟见面。它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对着房间里面的两个人最后说道:“这是你们最后一次对疆盟太子下手的机会,如果再有下一次……”
  
  “再有下一次让我看到你杀人,百疆,你也不用等到在妖王和百无求之间选择了。”没等大妖说完,吴勉已经主动说了一句。百疆的眼角的肌肉没有规律的抽动了两下。它没有敢对着吴勉争辩,在百无求进到客房的一瞬间,百疆已经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老伙家……”推门进来百无求看到了地上的两颗人头。当下它马上回身将房门管好,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子就说是妖也不吃人,知道老家伙你是对老子好。不过这人头不是猪头、羊头。看着可是不怎么好消化。其实老子也不是不能再吃两顿咸鱼、咸菜的……”
  
  “谁说这个是给你吃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到见白发男人没有说破的意思,这才继续胡说八道:“这是刚才来行刺我老人家的刺客,这客栈是人家做买卖的地方。留下来两具死尸也给老板添烦麻,老人家我这才施法化了尸身,就留下来这两颗人头还被你看见了。”
  
  “刺客?谁瞎了眼来行刺咱们?”听到人头是刺客之后,百无求便瞪大了眼睛。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继续说道:“再说这世上谁和你怎么大的仇?老家伙你活了怎么大的年纪,早就把那些仇人熬光了吧?”
  
  “我老人家的仇人是熬光了,可是还有傻小子你啊…..”归不归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还记得在码头上见到的疆盟吗?怎么刚刚见到它刺客就到了?这俩刺客弄不好也不是奔着我老人家来的,傻小子记住了,以后不要和这个疆盟走的太近。”
  
  “疆盟?那小子有这个胆子?”百无求向着第一次在妖山外围见到疆那时,这个妖山太子唯唯诺诺的样子。虽然后面疆盟一刀斩下了冥君的脑袋之后一战成名,不过二愣子还是不相信那个打杂的太子敢对自己下手。
  
  “胆子这个东西要看野心了,之前疆盟只是一个不得志的太子。胆子什么的也不会太大,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了。”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它是妖山的第一太子,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妖王的位置早晚都是它的。你不死,继位妖王对它来说就是一场梦。”
  
  说完之后,归不归伸手对着两个人头虚点了一下。一道火花闪过之后。两个人头上面都着起了火。几个呼吸的功夫人头便化成了灰烬。看着人头消失之后,老家伙这才笑眯眯的对着坐在一边的吴勉说道:“出去走动走动?我老人家就不信诺大的一座县城当中,只有咸鱼和咸菜……”
  
  和百无求说的一样,县城里面的食肆当中只有咸鱼、菜蔬和主食所售。这个靠海平时都是以海物为食,平时很难吃到猪羊鸡鸭这样的肉食。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有肉贩带过来一些肉食来卖。不过本地不大会烹煮肉食。大多也用来祭拜先祖,之后和咸鱼一起煮了,口味当中还是借了咸鱼的味道。
  
  在大街上转悠了一圈归不归也没有找到合口味的食肆。如果单是他和吴勉的话还好说,百无求、小任叁两只妖物的嘴巴太刁,它们俩都吵着闹着要离开这里,找一处能吃到正经大肉的城镇。
  
  趁着城门未关归不归结了客栈的帐,乘坐马车回到了码头当中。他们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不过码头当中还是热闹非凡。往来这里的客商大都是波斯、中土的富商巨贾,有这些人在,这里的酒肆、客栈自然要比那小小的县城强的多。
  
  经营码头的泗水号管事知道吴勉、归不归他们的身份,见到这四位贵客去而复返之后,还以为他们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这里,急急忙忙的过来侍候。知道了来意之后这位管事哑然失笑,马上安排了一座上等的酒席,就怕什么地方招待的不好,被那两位东家知道了之后责罚。
  
  趁着百无求和小任叁正在狼吞虎咽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管事说道:“有件事情老人家我打听一下。上午的时候是不是有个自称叫做疆盟的要乘船去财神岛见你们两位东家?你给他找的那艘船?什么时候能赶到财神岛?”
  
  “那位公子是老神仙您的朋友?”管事会错了意,顿了一下之后,纠结的继续说道:“那位公子也没有说清楚。东号那里也没有传来消息让我招待这个人。老神仙您是知道的,泗水号都是要按着规矩来的。他什么来历都不说,我也只能按着规矩走。请他在码头住上几天,我派出快船向两位东家通秉。等到东号的回文到了,再送这位公子过去……”
  
  你啰啰嗦嗦的有什么话就直说!“这个时候,不耐烦的百无求将手里的肘子放下,对着管事继续说道:”你就直说那个姓疆的哪去了,说了这么半天也不见你派人去请,不是你们贪图他身上的钱财,已经把***了吧?“
  
  “我哪里敢……”看这大个子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管事擦了擦冷汗之后,继续说道:“那位疆盟公子原本是要住在这里。等东号回文的。不过他刚刚住下就来了几个大个子把人带走了,看他们的样子,那些人是疆盟公子的手下人。一个一个都是少爷您这样的身材。他们不说去哪,我们也不敢去问。人是两个时辰之前走的,兴许晚一点还能回来。”
  
  “被人叫走了……”老家伙的眼睛眯缝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管事说道:“那些人把它叫走的时候,就没说点什么吗?您是码头的管事。有人要去拜见你们两位东家,你不会不留意吧?”
  
  “这个……”管事犹豫了一下之后,回头将侍候酒局的人回避。看到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这位管事才压低了声音说道:“什么都瞒不过老神仙您,我还真的派了个人守在疆盟公子的身边。那几个大汉来找疆公子的时候,听到了一耳朵。说什么鹞子山上下来人了。要对这位疆盟公子不利。似乎这位公子的行踪已经泄露了,这些人是保着他去安全的地方。”
  
  “老人家我就说这个疆盟的人缘不好,看看。看它不顺眼的可不止我们这几个人。”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管事说道:“不用等这位疆盟公子了,它回不来……”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码头上面突然响起来一阵鼓点的声音。这正是他们泗水号的鼓语,归不归听的清楚,鼓语中说的是离开的疆盟公子回到码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