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八章 各有性格

第二十八章 各有性格

  归不归猜对了这里徐福要用补天石来堵海眼,却没有想到这海眼会巨大到这种程度,老家伙从小舢板上走了下来,站在海眼的边缘向里面看了一眼之后,对着和自己一起光屁股长大的朋友说道:老人家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大方师在东海一待就是几百年,原来是因为这个,海眼里面还有什么不得了的大妖兽吧。

  徐福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说道:之前倒是有一只妖兽,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之子冲虚就在下面,这海眼就是被冲虚吞噬而成的,我在这里已经守了八百一十年三,虽然度化了冲虚,不过却没有办法消除这个海眼。

  消除不了就绕着走呗,老子就不明白你们怎么就那么死心眼,百无求站在小舢板上,伸着脖子向里面看了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这么大的一个窟窿,除非眼瞎要不谁还能故意把船开进去,真掉下去那就是该死了,老天爷都不管他你们管什么。

  这是我老人家的傻儿子百无求,你那些神识都是见过的,这孩子实诚过了,有什么说什么,大方师你别和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归不可和他归嘿嘿一笑之后,扭脸着对自己的便宜儿子继续说道:别胡说,海眼和天洞一样都是越来越大的,如果徐福大方师在这里坐镇,这个海眼早就扩大到不知道什么地步了,弄不好我们这世界都都被这海眼吞噬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侯,徐福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百无求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只妖物之后,大方师多出来一丝淡淡的笑意,对着愣头愣脑的二愣子说道:我们见过面的,听说你后来失踪了,原来是躲在这里了,怎么,疆卞反悔了,不打算把妖王的大位传给你了吗。

  老东西你胡,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百无求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后随它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一个不属于二愣子的笑容出现在它的脸上:大方师,妖山一别多年未见,想不到再见面你还是一眼就把我认出来了,本体倒底是本体,和神识的眼界就是不一样。

  看到了百无求的变化之后,归不归心里明白这是另外一个百无求在操控他傻儿子的身体,它和徐福对话,老家伙多多少少也听明白了一点:你们之前见过,是大方师那次妖山之行吗,那次老人家我与大方师寸步不离的,怎么不记得有还这回事。

  那次我们也是见过面的,不过你没有认出来我,百无求微笑着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低声在老家伙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归不归听到之后脸上瞬间便出现了纠结的表情,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徐福说道:到底是大方师,我老人家到死都不会想到那时候的妖山太子会有问题。

  你们叙旧叙完了吗,看到百无求再故意回避自己,吴勉翻了翻白眼,继续说道:老家伙你可以带着儿子留在这里,陪着大方师一起看海眼,什么时侯想开了一起跳下去也好。

  你倒是一点都没变,当初我第一次见你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徐福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刚刚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侯,巨大的海眼里面突然穿出来一阵轰隆轰隆,的声音,随后里面不停的有巨大的电弧冒出来,周围的海水开始不停的荡起漪涟。

  这个时侯,徐福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你们在这里稍等,海眼外扩我要费点心思了,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四个和他一摸一样的神识凭空出现在徐福的前后左右。

  这次轮到谁了,左边的神识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海眼之后,对着其他和它一摸一样的神识继续说道:之前连续两次都是我,事不过三也应该换个人了吧。

  大家都是徐福,谁下去还不都是徐福下去,前面的神识露出来几分和归不归一样的笑容,随后继续说道:既然前面两次都是你,都熟悉了下面的情况,你就别那么客气了,和谁客气还不是和自己客气吗。

  之前两次我都是九死一生的,这次轮也轮到你们了,左边的神识口气坚决的说道:上次我从下面回来的时侯,你们三个是怎么说的,是不是说最后一次的,你们说话都是放屁吗,这次我在上面策应,你们三个当中选一个下去。

  话不是这么说的,应该是他们两个当中选一个下去,你们也知道我这么多年一直都在陆地,这才刚刚回来几年,后面神识说话的感觉似乎就是那位坑了程咬金去取四宝的那位,它说话的时侯,身子还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我是一千多年前分离出来的,这里面我最弱,你们不会欺负最弱的那个吧。

  看着这几个神识相互客气,就是谁也不下去的样子,蹲在小舢板当中的小任叁都看傻了眼,小家伙对着已经退到小舢板旁边的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不是说徐福是个多厉害对厉害的大方师吗,它这些神识怎么都这个德行,我们人参还以为一旦出事,他们都会一个接一个的往海眼里面跳,你看看他们,对自己也太客气了吧。

  你以为谁的神识都会和燕哀侯一样那么大方的吗,再说了,燕哀侯的神识那是知道自己的大限就要到了,早几年的话它也未必大方的起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小任叁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告诉你一个道理,分出去的神识虽然会受主体的控制,不过也会有自己的意识和性格,这个和本体没有多大的联系,还记得问天楼主的神识吗,哪个和他是一条心的,现在是它们神识之间客气,总算被把主体也拉进去,你以为下到海眼里真会活着回来,这个真不一定。

  这个时侯,徐福的本体一直没有插话,他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看着身前身后这几个神识最后谁会下去修复海眼,片刻之后,四个神识已经炒成了一锅粥,最后还是那个最早被分离出去的神识说道:要不还是像上次那样投票定吧,先说好了,你们要是选了我下去,那我一定是回不来的,到时候还要连累你们再选一次,我选老大,上次就是你下去的,你有经验。

  最后还是那个之前已经下去两次的神识被其余的三位神识一致将票投给了它。

  看着他们欺负你自己,你就不说点什么吗,看到是这个结果之后,这位神识愤愤的对着本体徐福继续说道:就可着我一个神识欺负,有他们这样的吗。

  当初我已经说过,这是你们的事情,我不参与,本体徐福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还是那句话,你在下面遇到什么危险,我会第一时间将你收回来的,你烟消云散了,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

  等着我给你信号吧,知道大局已定之后,这位神识也只能任命了,它招了招手,将其他的三位神识交到了身边,说道:再三可没有再四了啊,再有下次,我宁可被本体收回去,也不让你们占便宜了。

  那是,下次肯定换人啊,我们也不好意思总让你自己下去,下次咱们俩一起把票投给老四,我向着你。

  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