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六章 两世师徒

第二十六章 两世师徒

  一个时辰之后,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在码头外面找到了邱芳,看到他的时侯,旁边还有一个巨大的干柴堆。

  看见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出现之后,邱芳微微一笑,说道:原本不想麻烦你的,不过最后一程不想就这么孤孤单单的离开,还是找想几个朋友在身边,我早年跟随徐福大方师出海,没有几个知心的朋友,关系最好的一个还死在了我的手里,到最后的时侯,只有麻烦你们几位了。

  说完之后,邱芳已经爬到了干柴堆上,深吸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我的魂魄被禁锢在身体里,如果不能彻底的干烧净,便无法轮回转世,麻烦你们给个火,不怕你们笑话,刚才我试了几次都不敢自己动手,有劳了。”

  听了邱芳的话,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看到白发男人没有动手的一丝后之,老家伙难得的叹了口气,对着坐在柴火堆上的邱芳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现在知道朋友少了的麻烦吧,不是不帮你,在老人家我手上送走的人,妖多了,可自己人还真一个都没有,原本我们几个人里面,我老人家是最合适送你最后一程的,不过傻小子,你不是人没有那么多讲究,你来送邱芳最后一程吧,这小子是妖山储君,它动手不算辱没了你吧。”

  邱芳正色说道:能送我最后一程的都是邱芳的知己,百无求先生能出手想助已经是我的恩人了。

  老子就看不惯你们这么磨叽,不就是弄死他吗,说好了,姓邱的这可算是自杀,说话的时侯,百无求已经走到了柴火堆前,从怀里面掏出来火绒火镰等引火之物,敲敲打打了半天却始终不见它把柴火堆引燃。

  呸,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连火都打不着,试了半晌还没有把火堆点燃,百无求恼怒之下将火具扔到了地上,气鼓鼓的回到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身边,说道:你们都看到了啊,不收老子不动手,是火石欺负我,老子不干了。”

  小任叁看着怒气未消的百无求,忍不住说道:大侄子你还会动计心了,不是我们人参说你,明明可以用妖火的你却用火具,直接说不敢下手就行了,不丢人。

  百无求等着自己这叔叔说道:任老三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痛,姓邱的就坐在柴火堆上,有本事你去点了他,这几年就看你各种放火了,看到那个柴火堆没有,那就是为你准备的。”

  一直等到百无求说完,小任叁才笑呵呵的说道:我们人参就是不敢下手,有本事大侄子你把我们人参扔上去一起点了。

  看到两只妖物开始吵起来,把自己晾在了一边,邱芳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先生,看来最后还是要麻烦你了,看在你我之前同为方士的份上。”

  还是我来吧,欠你的太多,这么多年,难为你了,邱芳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人影已经出现在了吴勉归不归几个人的身后,这个人什么时侯出现的,这几个人妖都没有发觉。

  这人身穿方士的服饰,看清了他白发白须的样子,邱芳竟然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身体也开始轻轻的抖了起来,来人竟然是那位出海几百年,在海上钓鱼未归的大方师徐福。

  看到了徐福出现之后,吴勉轻轻的哼了一声,随后转头向着码头的方向走去,吴勉敢离开,归不归却只能继续守在这里,对着徐福的背影说道:又是这么多年不见,刚才老人家我还和孩子们说,徐福大方师还是有良心的,邱芳替他背黑锅背了一辈子,这就要去轮回了,说什么也要派个神识来看看。”

  老家伙,你的帐我们以后再算,这个徐福的确只是一个神识,不过能派出来一个神识前来送走邱芳,徐福出海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着已经说不出话来的邱芳,大方师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这么多年过去,是我连累了你,一块补天石而已,你却这样的放在心上,我远在海外不是不想你回去,实在是心里愧对你,不知道见到你之后应该如何相处。”

  大方师请不要再说了,您这样,弟子就算是万死,这个时侯邱芳已经热泪盈眶,扶在柴木堆上不能自已。

  万死的人不应该是你,没等邱芳说完,神识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这位大方师继续说道:当初种下苦果的是我,苦酒却是你替我喝了,现在能做到的也只有最后送你一程,尽我的一点点心意了。”

  这句话说完,徐福脸上的表情变得肃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邱芳,当初火山将你逐出了方士门墙,现在你是无门无派的修士,是否愿意拜在我的门下,做我的嫡传弟子。”

  虽然当初邱芳一直跟着徐福修炼方术,不过他只能算是方士,并不算是这位大方师嫡传弟子,算起来他只能算是方士一门末代大方师火山的弃徒,徐福的弟子不少,不过嫡传的只有归不归加上广字辈几个人,而且大多数基本上都已经凋零殆尽,现在徐福重新再收邱芳为嫡传弟子,连后面看热闹的归不归都有些不敢相信。

  同样以为听错了的还有邱芳,他呆楞了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磕磕巴巴的说道,这,这不行。那我,不是和大方师广仁一个辈分了吗,此事弟子不敢答应。”

  到了这个时侯,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是你,他们是他们,再说你这一世眼看就要走完了,这些虚礼还有什么看不开的,现在拜师,随后为师我亲自送你走完这最后一程。”

  听到了徐福的话之后,邱芳这才想起来自己早已是身死之人,马上就要去轮回转世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想开了的邱芳跪在了徐福的面前,行了拜师大礼,神识等到他最后一个动作做完之后,才微笑着继续说道:现在你便是我的嫡传弟子了,按着规矩我还要送你一个方士之名,邱芳以后不要再用了,我送你一个名字,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的嫡传弟子广信了。

  说到这里的时侯,徐福顿了一下,他的脸上露出来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随后继续说道:广信,你我有两世师徒之缘,这一世我只是将你带进门中,下一世你还会是我的弟子,等你轮回转世之后,我再传授你方术技法。

  已经改成名字的广信愣了一下,就在他惊诧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侯,徐福的神识回头看了一眼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今天你这个见证也不能白做,我在海外不便寻找下一世的广信,等到他转世轮回之后,辛苦你将他带到船上,这个你不会推辞吧。

  大方师您都亲口说了,老人家我还能做么样,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还没有缓过来的广信说道:邱芳,你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下一世火山看见你,八成肠子都要悔青了,广信,我老人家给你道喜了。

  等到他下一世你再道喜吧,广信,你的大限到了,你我师徒下一世再见,说话的时侯,徐福突然伸手插进了广信的胸前,片刻之后,广信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轻松至极的表情,同时他的身体开始龟裂,一片一片的血肉从身上掉落了下来。

  广信用尽了最后的气力对着徐福跪拜了下去,就在他的跪倒地上的一瞬间,一阵海风吹过来,广信的身体化成了粉末,随后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百无求看着眼前的景象,叹了口气说道,可惜这一大堆柴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