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七章 君臣父子

第十七章 君臣父子

  “陛下的旨意,”百疆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我又怎么算,陛下一边派你重启划疆而治,一边让我下来阻扰,麻叔谋,你还是不打算说实话吗。”

  麻叔谋这个时侯已经崩溃了,在重刑之下不再有保活命的打算,现在它只求速死:“是,刚才是我胡说,不是陛下找的我,是我自己想要在妖山之外再起一片妖族国度,与陛下无关。”

  听了麻叔谋这句话,百疆脸上的表情这才算缓和了一点,顿了一下之后,它让身边的手下将麻叔谋说所之话抄写下来,让手下当着归不归的面重复了一遍,确认无误之后,这才让百疆在上面签名画押。

  有了这份口供之后,百疆暂时放过了麻叔谋,它一刻都没有耽搁,找了信任的手下使用妖术遁法将口供送到妖山。

  看着百疆忙完之后,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原来你要的是这个,现在口供你已经有了,麻叔谋也在你的手里,我们几个也该功成身退了,不过老人家我最后多嘴问一句,百疆,你就那么不希望百无求做天下群妖之主吗。”

  “百无是求我的弟弟,它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比你清楚,”百疆冷冷的回答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这次多谢你们几位相助,现在麻叔谋已经俘获,就等着陛下的旨意如何处置这只妖了,陛下一定会对你们几位有所封赏的。”

  “封赏,还是算了吧,只要以后不要再这样给我们几个设套,老人家我就心满意足了,”归不归难得的收敛了笑容,看着白纱罩面的百疆继续说道:“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我老人家指不定会帮谁了,回去和它说,这件事老人家我记下了,看在百无求那傻小子的份上,这次不和它一般见识,再有下次的话,不会这么简单就过去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他的脸上又出现了那老不正经的笑容:“百疆,如果有一天,要你在妖王和百无求择选一个的话,说的再具体点,你弟弟百无求和妖王只能活一个,你希望谁能活下去。”

  归不归的语气稀松平常,就好像再说什么无关紧要的话一样,过不百疆听到,脸上却像挂了一层冰霜一样,过了半晌之后,大妖这才一字一句的说道:“陛下的旨意不容违抗,百无求又是我的亲弟弟,如果有朝一日真要我选择的话,那我死。”

  “好了,就到这里吧,”没等百疆说完,归不归已经打断了它的话,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转身向着山洞外面走去,听到归不归就要走出山洞的时侯,百疆突然说了一句:“你知道我的答案了,我是不是也应该知道那个时候你会怎么办。”

  “那个时侯,”归不归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百疆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那个傻小子管老人家我叫爹,真到那一天也不好意思不管它,算着我老人家也生养过几个儿子,可就是看这个傻小子顺眼,弄不好最后真应了这傻小子的愿,我老人家要和它一起投胎了。”

  归不归的话音刚落,山洞里面突然响起来了吴勉见棱见角的声音:“百疆,回去和它说,真到那一天,也就没有妖山了。”

  听到了吴勉的声音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说道:“那老人家我和妖王只能活一个的话,你希望谁活下去。”

  吴勉的声音讥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只能活一个,你们俩干嘛为什么不能一起去死。”

  与此同时,妖山的王宫大殿之下,妖王正半躺半坐在软塌之上,看上刚刚送过来麻叔谋的口供,偌大的宫殿之上,只有它和跪在下面的大太子疆盟,看完了口供之后,妖王直接将信函扔给了自己的大太子,说道:“你也看看吧,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麻叔谋一只妖物做出来的。”

  这位半世不得志,最后却在妖、冥大战当中砍掉了冥界之主脑袋的大太子疆盟看完了口供之后,陪着笑脸说道:“这麻叔谋也是个不自量力的,凭它妖山叛将的身份,怎么敢有化外妖界的妄念,这样的妄妖也没有必要活在世上。”

  “它是个不自量力的妄妖,那么你呢,”没等疆盟说完,妖王已经端坐了起来,看着自己这儿子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疆盟,你以为我让百疆下山为什么了,就为了一个小小的麻叔谋吗,我在替你擦屁股。”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侯,疆盟的身体仿佛被雷电劈中了一样,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之后,以头触地一动不敢乱动。

  看着太子的样子,妖王再次冷笑了一声,再次说道:“你用我的替身去找麻叔谋,用它作为棋子想要在乱世当中分一杯汤羹,划疆而治是我当年谋划的事情,因为天时不合暂时中止了,你想要办成这件我都没有完成的大事,在我面前挣下这么一份大功业,就可以取百无求而代之,作为妖山之主了,是吗。”

  疆盟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当下也不申辩,只是匍匐在地听着妖王的训斥没有丝毫辩解的意思。

  看到疆盟这个样子,妖王的怒气慢慢消减了下去,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你以为有了斩杀冥主的功绩,再办成与人划疆而治,这两件功绩加在一起就有争位的可能了,你还是那个隐忍数百年的疆盟吗,你和那些争位谋逆的畜生还有什么区别,做上了大太子的位置,你怎么也和它们一样了。”

  “儿臣不敢居功藏私,斩杀冥主是归、吴和陛下让我,划疆而治也是想要完成陛下的夙愿,并非为了陛下您的位置,”说话的时侯,疆盟从怀里取出来一份书函,跪在地上挪到了妖王的身边,恭恭敬敬的将书函递了上去。

  妖王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之后,伸手接过了书函,看了一眼之后,边将书函扔到了疆盟身前的地面上,说道:“你要请辞大太子,自古以来我还没有听说过有妖族太子请辞的,真是活得久了,什么事情都能遇到。”

  疆盟小心翼翼的将书函从地上捡了起来,随后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陛下,儿臣早已经早好了打算,无论斩杀冥主也好,划疆而治也好都是在做替陛下分忧的本分,原就是不敢居功的,做了这么多年的太子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在不敢有什么奢求,原本向着划疆而治办成之后,再像父亲您请辞的。”

  说话的时侯,疆盟再次将书函递了上去,这次妖王看到了后面的落款,是三年前的日子,看来自己这位大太子已经早早做了决定,疆盟后面对妖王改了称呼,这么多年以来,老妖王还是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太子称呼它父亲。

  妖王再次将书函拿在手中,详细的看了一遍之后,将它放在了自己的桌前,轻轻的叹了口气,最后再次说道:“你要离开,之后打算做什么。”

  疆盟的脸上露出来意思轻松的笑意,顿了一下之后,说道:“儿子是半人半妖之体,虽然从小生在妖山长在妖山,心里还是想去人界那边走走的,小时候听母亲说过人界这好那好的,一直没有时间去见识,正好可以出去游历一番,虽然我不是太子了,还是您的儿子,父亲您有事找我,我赶回来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