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六章 实话

第十六章 实话

  麻叔谋认得后面哪些刑具,这些都是妖山上专门对妖物使用的刑具,麻叔谋是做过禁卫大统领的,曾亲眼看过这些刑具在其他妖物身上使用之后的下场,有不少妖物熬刑不过,最后活活疼死。

  百疆身上的毒虽然已经解了,不过之前中毒太深,性命无忧不过眼睛还需要一段时日才能恢复,山洞里面除了它和归不归之外,还有几个和百疆同样身穿黑衣的妖物正在摆弄那些刑具,看它们练熟的样子,麻叔谋心里便一个劲的冒寒气。

  麻叔谋想要爬起来的时侯,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固定在了一块巨大的石板上,四根巨大的铜钉刺穿了麻叔谋的双手、双脚,不过它除了一丝麻麻的感觉之后,再感觉不到一点疼痛。

  和之前动不动就自杀的妖物相比,麻叔谋明显还没有做好从容赴死的准备,看清了形势之后,这只妖物大声喊道:“不要动手,你们想知道什么只管问好了,我一定不会隐瞒。”

  “样那太没有意思了,麻叔谋你当年也是妖山名将,现在怎么变成这么一副德行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这么多年一直先礼后兵,着实有些腻了,这样,你也让我老人家过过动刑的瘾,老人家我先在你身上试上十样八样的,你咬咬牙挺上一阵子,最后我老人家要挖心取肝的时侯,你再装作受刑不过把实底说出来,这样的话老人家我动刑的瘾过了,你传出去是熬刑不过才招的,说出去也算留了点脸面。”

  “我不要什么破脸面,不要动刑,我说,”看到归不归说话的时侯,百疆身边的黑衣妖物正一件一件的往麻叔谋身边运送刑具,这只妖物当下也真是不要脸面了,疯狂的扭动身体,嘴里不停的继续大喊:“三十年前,我在漠北冯家窑。”

  “堵住它的嘴巴,”百疆狞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麻叔谋,现在我并不想你听的话,别急,时间有的是,不过你可能会觉得越来越难熬——归不归,稍后这里会多少有些不堪,你要回避的话请自便。”

  “都是一家人那么气客干什么,”归不归哈哈一笑之后,转身向着山洞外面走去,老家伙边走便说道:“看在百无求那傻小子的份上,老人家我再多句嘴,不管麻叔谋说了什么,都不要太在意,有的事情死人说的话都未必是真的。”

  说到最后的时侯,身后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已经飘散了出来,归不归皱了皱眉头之后,还想要说些什么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脚下加快了速度走出了山洞。

  归不归走出来的时侯,百无求正支起来一口大锅,在里面煮着野牛肉,一股浓烈的香气飘进了老家伙的鼻子里,冲淡了刚才那股血腥气带来的不适,看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出来,二愣子说道:“老家伙,这荒山野地找不到什么佐料,这锅牛肉就放了点咸盐,咱们先把话说明白,不是老子的手艺不行。”

  “大侄子,有你废话的功夫,咱们是不是先把肉汤里面的血沫打打,好好的一锅清汤变浑了吧,”小任叁坐在一个还没有来得及开封的酒坛当中,小家伙难得的忍到现在都没有喝酒,看样子它在等着这锅下酒菜熟了再一并吃喝。

  距离两只妖物不远的地方,白头发的吴勉正坐在一棵大树下,好像没有看到归不归出来一样,手里拿着那本‘冥人志’慢悠悠的看着。

  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可以装作没有看到归不归,老家伙也不能也当作没有看见他,当下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说了几句之后,走到了吴勉的身边,将刚才山洞里面发生的事情对他说了一遍。

  虽然山洞里面施刑和受刑的都是妖物,不过吴勉脸上还是露出来一丝厌恶的表情,归不归看到之后,嘿嘿一笑坐到了白发男人的身边,说道:“这个老人家我要替百无求它大哥说一句了,百疆这么做到不只是为了报私仇,先用刑具镇住麻叔谋,几道刑具下来,麻叔谋如果提前想好应对的假话也不敢再说了,你问它什么一定是问一答十。”

  吴勉白了归不归一眼以后,说道:“看老家伙你这么兴奋,百疆应该请你去行刑的。”

  归不归哈哈一笑,摆了摆手说道:“那是算了吧,我老人家晕血,可是经不起这。”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山洞里面一个喊岔了音的声音吼道:“收刑啊,我说,幕后主事之人就是天下群妖之主——妖王,我刚才已经说了,三十年前,我在漠北冯家窑的时侯,被妖王陛下找到,当下我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不过陛下没有杀我,让我继续躲藏起来,说有朝一日继续重用我的,三年之前,陛下的秘使找到了我,说奉了妖王的密旨,让我相助它们划疆而治的,不信你可以回山去问。”

  “麻叔谋你倒是吃的住酷刑,好,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受的下后面几道刑具,来,侍奉麻叔谋大统领削骨洗髓,”没等麻叔谋说完,有些气急败坏的百疆打断了它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要怕它死,我要听的是实话。”

  百疆的话音刚落,山洞当中再次传来了麻叔谋的惨叫声,半晌之后行刑暂停,大妖再次逼问,麻叔谋还是刚才那套词,只不过这次妖物诅咒发誓自己所说的绝对没有那句虚言,视妖王为神明的百疆自然不会相信,当下吩咐再次动刑,麻叔谋惨叫了几声之后,便再没有了动静。

  归不归皱了皱眉头,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再次进到了山洞当中,看到石板当中麻叔谋的惨象,这只妖物的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它身上的皮肉已经被百疆的手下用利器割开,露出来的骨头已经被敲断,白色的骨髓被抽了出来,一条一条的摆在麻叔谋的眼前。

  饶是归不归见过一点世面,现在心里也感觉到有些不适,老家伙皱了皱眉头,想要劝百疆的时侯,又想起来麻叔谋当年是吃小孩的恶行,当下忍着恶心走到了大妖的身边,说道:“你真觉得麻叔谋熬过这样的酷刑,还有胆子说假话,老人家我是它的话,这个时侯早就咬断舌头自杀了,它熬刑活到现在可不是想要说谎来嬉耍你的。”

  “是真是假我能分的清,不劳烦你来替我们散仙操心,”百疆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陛下真的用它来相谈划疆而治的话,又何苦让我来阻止,当年我也尝试过划疆而治,不过现在时过进迁,妖山根本无力在统辖另外一块疆域,麻叔谋以为抬陛下便会吓住我,可惜它根本不了解现在妖山的近况。”

  百疆说完之后,对着身边四周的手下再次说道:“继续,将麻叔谋唤醒之后继续用刑,今天我要听到它到底是替何人卖命,如果麻叔谋胆敢继续造谣的话,不需要我开口,你们自己连刑就好。”

  黑衣妖物取过来一碗黄澄澄的水,直接浇在了麻叔谋的脸上,被冷水一击之后,麻叔谋打了个哆嗦,随后条件反射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自己的惨象时侯,没等百疆开口,它先是哀嚎着说道:“我没有骗你,我的的确确是在草原被妖王找到,做的一切都是陛下的旨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