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四章 解毒

第十四章 解毒

  接过蚺硝脑袋的同时,百疆脸上的表情便已经变了,它浑身上下的皮肤瞬间变成漆黑,与此同时,麻叔谋的肤色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女妖退了一步,给这两只妖物让出了位置。

  杨广夹在两只妖物的中间,这位晋王殿下一动不敢动,女妖玉双娇皱了皱眉头,对着杨广说道:“殿下你别怕,过来…..”杨广这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绕过了麻叔谋,向着玉双娇的位置走了过去,只留下两只妖物面对面的站着。

  百疆手里捧着蚺硝的头颅,正要将它放到地上的时侯,麻叔谋的脸上突然闪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大妖做出将人头放下动作的同时,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妖物,见到这丝笑意之后,心里瞬间明白了几分,当下百疆也顾不得什么,直接将头颅对着面前的麻叔谋抛了过去。

  这个时侯已经晚了,百疆将头颅抛出手的一霎那,蚺硝的头颅突然爆开,一阵巨响之后,头颅里面冒出来一股血红色的烟雾出来,百疆躲闪不及上半身笼罩在了烟雾当中。

  “啊,”百疆大叫了一声,双手护住了面门向后退去,这动作做出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从烟雾当中退出来的时侯,大妖的脸上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两只眼睛紧闭开始还不停的流着眼泪,没过多久眼泪已经变成了鲜血。

  “百疆,我是你的话就不会乱动妖气,”看着大妖两只妖精已经废掉,麻叔谋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这佃荆花毒对人没有什么害处,可对我们散仙可是剧毒的,你按住妖气不要乱动,还能多活上一时半刻,还想要挣扎的话。”

  麻叔谋的话还没有说完,百疆突然一声大吼,随后顺着它声音发出的位置扑了过来,麻叔谋没有想到百疆拼得不要命也要和自己动手,当下有些慌乱的向后退了一步,不过百疆毕竟伤了眼睛,一击不中之后连麻叔谋的位置都辨别不清了。

  这个时侯,麻叔谋已经消无声息的和百疆拉开了距离,它使了一点小花招,再说话的时侯百疆已经分辨不出来声音是从那个方向发出来的了:“百疆,你这样的话,毒气很快就会攻心,最多也就是一炷香的功夫了,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有什么要对妖王的遗言,过几日我回到妖山的时侯,会替你向它转达的。”

  百疆连连吼叫,它分辨不清声音从哪里发出来的,只能好像没头苍蝇一样,不停的动闯西闯,可惜始终找不到麻叔谋的位置。

  麻叔谋也没有想要亲自动手的打算,它保持着和百疆的安全距离,冷笑着等这只大妖毒发身亡,就在它躲避着百疆到了墙边的时侯,它身后的墙壁突然倒塌,随后一个从头白到脚的白发男人从倒塌的墙壁后面走了出来,对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麻叔谋说道:“正巧,我也要去妖山,你有什么遗言,我可以带你转达。”

  麻叔谋虽然没有见过这个白头发的男人,不过也猜到的这人是谁:“吴勉,你不应该在这里,”说话的时侯,麻叔谋开始拼命的后退。

  “住口——你的嘴吃过死人,不配说我的名字,”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身子一晃已经到了麻叔谋的身边,妖物知道吴勉的厉害,当下也是豁出去了,手里面瞬间出现一柄短把骨刀,对着白发男人的前心刺了过去。

  麻叔谋动手的同时身后突然一沉,它没有防备身后伤了眼睛的百疆,刚才的动作太大已经被大妖听出来它的位置,当下百疆直接扑倒了麻叔谋的背后,伸手向着它的咽喉抓去,这一下抓上的话,麻叔谋的半个脖子也就保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侯,行营外面突然响起来一个它十分熟悉的声音:“百疆,放了麻叔谋,它是替我做事的。”

  这个声音响起来的时侯,百疆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眼看着已经要抓到麻叔谋脖子的手也停了下来,这个时侯麻叔谋看出来便宜,身子一晃将百疆从它的身上甩了下来,随后它不顾一切的向着行营外面逃去,原本是可以使用妖法遁走的,不过麻叔谋为了对付百疆,在进到行营之前已经下了妖法禁制,现在已经开始后悔,这就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看着麻叔谋逃去,吴勉却没有去追的意思,他冲着呆楞的百疆说道:“你的眼睛瞎了,耳朵也聋了,是不是它的声音,你真的听不出来。”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百疆明白过来,它大叫了一声:“麻叔谋,你敢假冒陛下的声音,”就在百疆要去追赶麻叔谋的时侯,原本拉着杨广躲在角落里的女妖玉双娇突然冲了出来,它的手里出现了已经极细的短剑,对着看不到事物的百疆后心刺了进去,眼看这一剑就要刺中大妖后心的时侯,女妖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身子横着比麻叔谋先一步飞出了行营。

  将玉双娇打飞的是吴勉,于此同时半个身子已经出了行营的麻叔谋和女妖一样,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随后双脚离地身体倒着飞进了行营当中。

  麻叔谋回到行营之后,归不归笑吟吟的从大门外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里面的吴勉之后,对着两只眼睛还在流血的百疆说道:“原本老人家我以为你赢定了,这次我们几个说好了在台下看戏的,现在可倒好,你把戏唱砸了,还要我老人家亲自上台给你来擦屁股,刚刚还生龙活虎的,现在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说话的时侯,归不归也不去理会倒在地上没起来的麻叔谋,老家伙径自的走到了百疆的身边,给大妖号了号脉之后,继续说道:“麻叔谋倒是没说假话,这还真是佃荆花毒,百疆你小子的运气好,看在你那个傻弟弟的面子上,老人家我好人做到底。”

  说话的时侯,老家伙用手指甲划开了百疆手腕血管的皮肤,看着黑紫色的鲜血冒出来之后,对着已经吓得浑身上下直哆嗦的杨广招了招手,说道:“晋王殿下,请你过来一下,别怕,你要做的又不是老人家我的江山,我老人家不会对你如何的——还不过来,等着老人家我亲自走过去请吗。”

  杨广已经被吓住了,被归不归最后一句话叫住之后,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随后慢慢的走到了归不归、百疆的身边,老家伙看到杨广走近之后,直接伸手将他拉到百疆的身边,随后对他做了刚才一样的动作,用指甲划破了杨广手腕血脉外面的皮肤。

  杨广赶到疼痛的同时,殷红的鲜血已经涌了出来,随后归不归将这只还在哗哗冒血的手腕交给了百疆,笑眯眯的说道:“佃荆花毒只有人血能解,多喝一点,最后给他留口气就行。”

  百疆虽然不怕死,不过能活下去的机会也不能放弃,当下急急忙忙的抓住了杨广的手臂,嘴对着伤口拼命的吸允了下去,杨广感觉不到疼痛,不过意识很快便恍惚起来。

  大妖吸了半晌之后,看着百疆双眼停止了流血,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它说道:“可以了,佃荆花毒已经解了,你要是还没吃饱继续喝下去也不是不行,不过给老人家我一个面子,留他一条命,我老人家还有话要问他。”

  说完之后,归不归又对着倒在地上一直没有起来的麻叔谋说道:“事情已经这样了,你真的不打算自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