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章 看戏唱戏

第六章 看戏唱戏

  胖掌柜瞬间便知道自己的问题处在哪里了,他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之后,转身便向着身后的厨房跑去。不过就在转身的一瞬间,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僵直,一动都不能动。
  
  “你是给妖山传递消息的,那就应该听说过我老人家的名字。”归不归倒了一杯酒,慢悠悠的喝下去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就在面前,你以为自己还逃得掉?说说吧,你们家这七代人都是怎么一回事。”
  
  胖掌柜全身上下也只有嘴巴能动。吴勉和归不归的来历他早就听说过。知道面前都是一等一的人精,瞒是瞒不过了只能有什么就说什么,希望最后能保全自己一条活命。
  
  胖掌柜姓张。他之前倒是没有说假话,祖传七辈都是在长安城中做酒肆生意的。只不过从他七代先祖开始就为妖山传递消息,作为回报妖山除了保他们一家人平安之外。还会每年送出一大笔钱。别看他表面上靠着这么一个小小的酒肆过活,实际上在洛阳城中置办了一处大宅,里面还有十几个小老婆和一大堆的孩子。
  
  每年张掌柜都会去洛阳住上半年,这里的买卖交给伙计打理。而妖山每隔一年便会前来找他收集消息,他也不需要专门的打探,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食客将大大小小的消息送过来。他们这几代人只是负责将消息汇总,等着妖山的人隔年来取。这个规矩从张掌柜的七代祖先开始就没有断过。只是这次百疆它们来的突然,年前已经来过了一次,这次又突然出现。
  
  以往每次也都是百疆前来收集消息,不过这次大妖出现之后,却一改往日的规矩,命张掌柜放下手里所有的事情,只管去查现在风头最劲的晋王杨广。百疆想要知道最后晋王身边最近出现什么陌生的脸孔没有,之前归不归看到的并不是大妖再和手下交谈,而是在和张掌柜交派任务。
  
  不过就在张掌柜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被冲进来的二愣子搅了。具体百疆让张掌柜去查什么,他就真的不得而知了。
  
  归不归察言观色知道张掌柜真的将该说的都说了,当下嘿嘿一笑,替吴勉倒了一杯酒,随后继续对着一动不能动的胖掌柜说道:“除了要查杨广身边人之人,百疆还说了什么没有?比如说长安城皇宫里面住着的那个人?”
  
  老家伙话音落时。张掌柜的身体突然恢复了自由。只不过现在他已经吓破了胆,已经完全没有了逃跑的胆量。当下他哭丧着脸回答道:“这个我敢对着天发誓,刚才白散仙刚刚说到当我想办法去查晋王府,您身后的这位大爷就冲进来了。后面的话百疆没说出来,我也不敢乱猜。”
  
  “等一下,老子现在有点乱……”没等归不归说话。百无求摸着自己的脑袋说道:“百疆让这个胖子去查晋王身边的人,那么说的话之前让长江水断流的就不是妖王派去的妖了。要不百疆也不会这么火急火燎的去查,老家伙,老子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这几年你是越来越会动脑子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自己这便宜儿子说道:“虽然不是妖王派出来的妖,不过也和它脱不了干系。傻小子你自己想想,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话,老妖王干嘛要派百疆来查晋王身边的人。现在看起来应该是妖山上私自下来了妖,老妖王知道不好。这才派百疆下来收拾残局的。不过既然是百疆能料理的妖,那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让你哥哥自己忙乎去吧。这几天爸爸我陪你逛逛长安城。玩完之后咱们就回去。去看看你那干兄弟现在怎么样了,老人家我还是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帝王相。”
  
  说完之后,归不归又向胖掌柜询问这些年都传出去过什么消息。这个胖掌柜还真的偷看过几眼,无非就是妖山与人界的附近官员任免的名单,还有各地的情况例如产出、人丁和驻军的情况。还有一部分是各地修道门派的消息,包括各位门派之长的生老病死和出位弟子的概况。
  
  虽然听着一大堆的东西,不过归不归却并不怎么在意。老妖王是天下群妖之主,自然会在人界安插眼线,这个没有什么惊讶的。只是这次把酒肆这个据点暴露,免不了还要重新找一家替换。
  
  说完之后,张掌柜哭丧着脸的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人家,您要知道什么我都说了。您看看应该怎么办?要是您一定要杀了我的话。求您一下,家里的老婆孩子您就饶了吧。是我不懂事和他们没有关系……”说着,他的眼睛一红竟然滴答滴答的掉下了眼泪。
  
  “杀你做什么?传出去还不让天下修士耻笑我老人家吗?”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有些迟愣的张掌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想留在这里开店就继续开店,妖山大概也不会再来找你了。不过百疆交代你的事情,你还是办完的好。晋王府那里你该去查还去查。只是有了消息之后,你送到老人家我这里就好。就不要再去麻烦那只大妖了,还有件事。我老人家有些好奇,你有什么本事能去查到晋王府上?百疆怎么就敢把这么要紧的事情交付给你?”
  
  “这个不瞒您老人家,我和晋王府的二管家是把兄弟。”听到自己的性命保住了。张掌柜顿时松了口气。随后继续解释道:“当初二管家赌钱输了不少,还是从我这里拿钱还了帐的。晋王去江南赴任的时侯带走了大管家,让二管家留在府里看家。前天他在我这里喝醉了,还是我把他送回晋王府的。小的和门子、下人都有交情,说一声去找二管家进府也没人敢拦。”
  
  “难怪百疆敢让你去打探”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站了起来对吴勉说道:“百疆大概也不会回来了。看着天就要黑了。咱们还能再逛一趟,刚才我老人家看到有卖蜂蜜糕饼的。买两块回去你们尝尝。”
  
  吴勉不言不语的看了张掌柜一眼,他知道归不归还有谋划,当下也不去问只是站起来第一个离开了酒肆。归不归跟着两只妖物在后面紧紧跟随,整个酒肆当中只留下了那个身上三层衣物已经被冷汗湿透了的张掌柜。
  
  从酒肆走出来之后,百无求还是满肚子的疑问。还没有拐过街角便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原本你们都说这里面是老妖王搞的鬼,现在这事越来越乱了,这样还和那个老妖王有关系吗?你说说。这可事关老子以后能不能坐上妖王大位的。”
  
  “现在只看到了一两张牌,后面大把的牌都没有露出来,你着的什么急?这会应该着急的是妖王、杨坚他们,咱们老老实实看戏就好”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百无求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妖王能派你哥哥下来,百疆又没有找我们帮忙。就说明这件事情起不了什么大风浪。这次我们终于可以不用操心,安安静静的看戏就好。”
  
  “老不死的,你这的这话我们人参听着可是耳熟。”这时候,坐在百无求脖子上面的小任叁开口说道:“你这话说过也有几十遍了吧?那么不是说看戏。最后你们都忍不住上台去吼两嗓子了?我们人参把话撂在这里,这次的事情你们能安下心来看戏,你们已经也别管我叫人参娃娃了,叫萝卜娃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