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五章 七代老店

第五章 七代老店

  从皇宫里面走出来之后,吴勉、归不归几个显出了身型,漫无目地的在大街上转来转去。现在天下一统,虽然各地还时有流匪作乱,不过长安城中却是一派繁华的景象。这么多年以来,除了泗水号的财神岛几乎再找不到这样繁华的所在了。只是财神岛受条件所限,远远不及长安城的这般气势。
  
  好不容易重见长安的繁华,他们几个也不着急回去,溜溜达达的在大街上闲逛。看到顺眼的酒肆就进去喝几杯。遇到什么新奇的小玩意儿也买上几件回去。这么多年这四个‘人’也是少有安心闲逛的机会。
  
  只不过百无求的心里存不住事儿,闲逛了一阵之后便忍不住向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说咱们用不用再上妖山去找老妖王唠唠?反正它那位子早晚也是要传给老子的。妖王那么大的地方够老子耍了,它也那么大的岁数了就别瞎折腾了。”
  
  “傻小子,你以为见到了妖王。就真能劝得了它?”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自己的便宜儿子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弄不好还要把你折腾进去,再说现在把屎盆子扣在它的脑袋上还为时尚早。看看再说吧,或许这当中还有什么人作梗也不好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刚刚说到妖山,就看到老熟人了……”
  
  归不归刚刚说到一半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便变得异样了起来。百无求顺着他目光所及的位置看过去,见到几个一身黑的男人坐在不远处的酒肆当中,为首的一人正是它‘同父异母’的亲大哥百疆。
  
  坐在酒肆当中的几乎都是妖物,只是它们都隐藏住了自己身上的气息。如果是在荒无人烟的野外,吴勉、归不归会轻而易举的发现它们。只是现在长安城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如果不注意还真不容易看到这几只妖物。
  
  此时的百疆也没有发现吴勉他们几个,大妖正在和身边的几只妖物交谈。看它一脸严肃的样子,好像是在说什么要紧的事情。酒肆当中其他的妖物或站或坐,它们看上去都不像好人的样子。让其他想进来喝一杯的酒客都望而怯步,只是看一眼便换到其他的酒肆去了。
  
  当初妖山一别又是一两百年过去,再次看到百疆,百无求的脸上兴奋异常,大叫了一声之后,便冲到了酒肆当中一把抱住自己的大哥,哈哈大笑着说道:“要不是咱爸爸眼毒,老子都没看见你。还以为你在山上陪着妖王,怎么,那个老家伙舍得把你放出来透气了?不是它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要你接老子回去办后事的吧?”
  
  “看在你是储君的份上,我不计较你刚才的话。不过只有这一次,百无求,这样的话胆敢再说第二次,就算你是我的亲弟弟,我也绝不饶你。”百疆将二愣子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的时候,已经看到后面进来的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
  
  百无求对自己大哥的话并不在意,依旧笑呵呵的说道:“都自己家的兄弟。瞎客气什么?你看看咱爸爸,人参天天说他老不死,不是也没翻脸吗?好——老子不说这个了,百疆你到底下山干什么来了?老妖王能把你派下来,一定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是吧?”
  
  每次听到百无求嘴里说出来咱爸爸这个词,百疆脸上的表情便十分的别扭。不过这么多年妖王都没有说破这层关系。它也不敢轻易的捅破。当下只能忍下这口气,沉着脸对百无求说道:“你要高看自己了,我封了陛下的旨意,下山寻找天材地宝为陛下添寿。想不到能在这里看到你,妖王的旨意要紧,我们兄弟就此别过,你有时间的话就回妖山看望陛下,到时候咱们再叙家常……”
  
  说话的时候,百疆便要带着群妖离开酒肆,才发现吴勉、归不归一左一右已经将大门堵住。老家伙嘿嘿一笑走到了百疆的身边,说道:“别看到了老人家我就走嘛,为你们家妖王添寿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的。它的寿元还长着呢,这么多年不见了,我们不谈家事,也可以闲谈几句嘛。掌柜的,再添四副碗筷,有什么好吃的都端上来。吃喝的好老人家我有赏……”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摸出来一把金锞子扔在了桌子上。躲在柜台后面的胖掌柜见到急忙跑了过来,将金锞子都守在怀里。随后欢天喜地的去后厨忙乎起来酒菜去了。
  
  将百疆按回到座位上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面沉似水的大妖说道:“这么多年没见了,百疆你还是老样子。百无求说的对。咱们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你看看我老人家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想要问你杨广身边是不是有你们妖物相助,就直接问绝不会拐弯抹角。”
  
  “别以为天下的散仙都是百无求这样的,我和你不是一家人。”百疆冷笑了一声之后,再次站了起来,带着群妖便向着酒肆门口走去。
  
  归不归嘿嘿一笑也不阻拦,等到百疆要出去的时候才再次说道:“那么老人家我就当作断流长江水的妖和你们无关,遇到就直接杀了。这样也不违反当年徐福和老妖王定下的盟约,原本私自下山的妖物就是犯了死罪的。你是百无求的大哥,又是老妖王指派下山的我老人家自然不会把你怎样,不过杨广身边的妖物那就两回事了。”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百疆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从牙缝里面挤出来几个字:“随你的便……”说完之后。不再理会归不归,低头从吴勉的身边绕过一个一个走出了酒肆。
  
  看着这些妖物的背影消失在大街上之后,吴勉看了笑眯眯的归不归一眼,说道:“这就有趣了,一统天下就没有终结乱世……越来越有趣了。”
  
  这时候,胖掌柜从后厨端出来一坛美酒。将酒坛放在归不归的桌子上,陪着笑脸说道:“这是小店自己酿的,埋在地下二十年了。原本是留着家里的丫头出格做陪嫁的,今天几位老爷赏脸来到小店。我也不顾什么丫头了,请老爷们品品,炉子上炖着羊肉再有一刻钟也差不多了……”
  
  “不忙吃肉喝酒,咱们先说说话。”看着胖掌柜要走,归不归一把拉住了他,随后笑眯眯的继续说道:“刚才走的那几位老爷刚才都在这里说什么了,你给老人家我学学,说的好还种种有赏。”说着,又从怀里掏出来一快马蹄金仍在掌柜的面前。
  
  胖掌柜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马蹄金,咽了口口水之后,苦笑着说道:“不是小的嫌这金子沉,实在是刚才那几位老爷声音太小。说的方言好像兽叫,小的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
  
  这时候,吴勉已经坐到了归不归的对面,看了掌柜一眼之后,用他特有的腔调说道:“听不懂?长安城大大小小的酒肆百余间,他们到你这里来就是为了喝酒的?”
  
  胖掌柜不敢去看吴勉,勉强的做了个笑脸之后,说道:“这个小的就真不知道了,可能是觉得小店合眼缘吧。小店是祖传七代的买卖,从晋朝的时候,便在这长安城立做买卖了。您几位打听一下,这么多年长安城换了几国,能坚持下来也只有我们这个小店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吴勉一眼之后,对着胖掌柜说道:“坚持在这里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给妖山传递消息的?真是难为你们这七代祖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