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章 长江水断流

第三章 长江水断流

  就在群妖出现的当天,韩擒虎率领大军赶到了京城。当夜在杨坚的带领之下,大军杀进了皇宫,大丞相彻底的掌握了朝局。
  
  一年之后,杨坚废掉了北周末帝宇文阐。定国号为隋,改元开皇。册封自己的大儿子杨勇为太子,二儿子杨广封为威武大将军、江南总管等职。在太尉杨素的保举之下,统领贺若弼和韩擒虎等名将率五十余万大军征讨南朝。
  
  之前南北两朝互有攻伐,虽然大多数都是北朝占了便宜。不过南朝仗着有长江天险死守也坚持了百余年。北朝大军压境的事情发生的多了,南朝也找到了克敌的法门。原本以为这次和以往一样,只要守住了长江天险便能再次化险为夷。
  
  没有想到的是。杨广大军到了长江边的时候,原本波涛汹涌的上游江水突然断流,将下面的河床显露了出来。江水断流这样的事情闻所未闻。隔江两岸的南北官军们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在两军张口结舌的时候,杨广下令大军进
  
  攻,将已经被江水断流吓破胆的南朝军马杀的大败。
  
  大军过江之后,便好像进入无人之境一样。偶尔有南军阻击也被一触即溃,只是月余隋朝大将韩擒虎便杀进了南朝国都建康城,活捉了南朝皇帝陈叔宝。几天之后,杨广大军进入健康城,逼迫陈叔宝向南朝各地守军发令投降。至此,南北两朝割据
  
  的局面被打破,乱世的江山终于被统一了起来。
  
  杨广率军回朝的时候,开皇杨坚欣喜异常,封了杨广晋王的王爵。又进位上柱国以及尚书令等要职,一时之间,杨广的风头已经盖过了其兄太子杨勇。坊间已经有了开皇杨坚有意废太子。立杨广为储君的想法。
  
  没过多久,南朝覆灭天下大一统的消息便传到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耳朵里。百无求一听便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去了:“老家伙,这是不对啊。你们不是说老子那傻兄弟才是终结乱世之人吗?现在怎么说那个姓杨的才是终结乱世的人?老天爷又弄错了?”
  
  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自己这便宜儿子儿子一眼,说道:“谁说现在就不是乱世了?比起来之前看得着的乱世,现在的水更浑,本来还能看清五分的水底现在连一分都看不清楚了。老人家我可不信,长江水平白无故的就断流了,有人打算豁出去保那个叫杨广的,这水真是越搅越浑。”
  
  “长江水断流……老不死的,我们人参好像听燕哀侯老头儿说起过这个来。”这个时候,小任叁蹦蹦跳跳的凑了过来,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老头儿说这个是妖术,当年长江里面有只大妖也这么干过。它断了水流等着人开始过河的时候在将江水注满,淹死的人就是它的晚餐了。后来被路过大的修士宰了,要不是妖王老头儿管的严,那些妖都下不了山,我们人参还以为是那个不要脸的妖干的……”
  
  “能让长江水断流。有点修为的修士也是可以办到的。不过如果真想人参你说的那样,那就有趣的很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吴勉的脸上,继续说道:“你看呢?这长江水是妖还是人做的,不过不管是谁做的,这个意图也是太明显一点了。”
  
  “不行。你们越说老子的心越没底。”没等吴勉说话,一边的百无求已经瞪起来了眼睛。这个二愣子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继续说道:“老家伙,程大傻子算起来也算是你的干儿子。咱们辛辛苦苦的忙乎了这么半天,再被不讲究的抢了先,那程大傻子就难看了。再过几年老子是妖王,那傻小子是人王,我们哥俩都是王那多带劲……
  
  老家伙,他的事就是老子的事,老子的事就是老家伙你的事情。你就说吧,你的事情自己管不管吧……”
  
  “都说是老人家我的事情了,看在傻小子你的面子上,那就过去看看。”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停留在吴勉的脸上。看到这个白发男人没有露出来什么不耐烦的表情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不管是人是妖,这股势力一定还在那个姓杨的的娃娃身边,去看一眼就什么都明白了。说起来也有年头没去长安了,咱们这次就当是故地重游了。”
  
  休整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他们二人二妖便施展各自术法、妖法赶到了长安城。自从汉亡之后,他们这几个也有数百年没有在进入长安的地界了。虽然破败了多年,不过长安城好歹也是几朝国都。北周又建都在这里。在杨坚的经营之下长安又再次快速的繁荣起来,比较西汉时期的鼎盛时代也差不了多少。
  
  几个人、妖在大街上闲逛了一圈之后,便打听着去往晋王杨广的府上,想要进去探听一下虚实。不过到了府门前才听说杨广已经奉旨前往扬州,去他的江南总管行营赴任去了。好像是太子忌惮自己这弟弟功劳太大,留他在京城不放心。这才用他的太子权限,借口江南不能一日无总管,下令杨广将兵权交还之后去扬州赴任的。
  
  现在晋王府中的家眷已经和杨广一起离京去往扬州,府中只是留了几个管家、仆人看守宅院。归不归潜进了王府当中,查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有修士、妖物留在这里的蛛丝马迹。
  
  没有找到什么线索,他们几个也不能白来一趟。在小任叁的鼓动之下,他们四个人、妖决定去皇宫当中走走,如果那个将长江水断流的势力不是帮着杨广的话,那便一定是奔着杨坚去的。也许在皇宫当中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也说不一定。
  
  隋朝的皇宫还是延续了西汉时期的格局,再次重游他们几个的心里都颇有些感触。当下归不归施法。他们四个都隐住了身型,在皇宫里面转悠了起来。
  
  走了一大圈之后,他们走到了杨坚居住的永寿宫前。还没等进门便听到一个声音在训斥道:“你身为储君太子不想替朕解忧,整天在朕耳边说你兄弟的坏话。你不要去嫉妒他的军功,没有你弟弟为国征战,这天下就算传到你的手上。你做的稳吗?”
  
  说话的时候,吴勉四个已经走进永寿宫,看到一个身穿皇袍的老人正在教训跪在他面前的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四周站满了内侍和宫女,都好像没有听到老皇帝的话一样,目不斜视的看着面前的空气。
  
  听着自己皇帝爸爸训示的间歇,下跪的太子这才解释道:“父皇,儿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底下的人向儿子告状,说晋王府中豢养死士。儿子原本也是不信的,不过想着还是和父皇您老人家禀告一声的好。”
  
  “你弟弟养死士,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还敢私闯晋王府邸不成?”老皇帝冷冷地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谁在挑拨我们天家父子、兄弟的关系?太子你亲自带人将那人捉拿归案,不用审讯直接斩立决……”
  
  这句话说完吗,太子的脸色发白,身子晃了几下差点倒在地上。原本他是想给自己的亲弟弟上眼药的,想不到老皇帝完全不信自己的话,还要株连告密之人。如果这件事传出去,自己身边还有谁敢给他卖命?恐怕都要去投奔杨广了。
  
  看到太子不动,老皇帝微微有些动气,又连声申斥了几句。这次他的话刚刚说完,已经顾不得什么的太子压低了声音对着皇帝说道:“父皇息怒,儿子还有最后一句话不吐不快。亲眼看到过晋王的身边有妖人作祟,他们要对父皇和儿子不利,拥戴晋王取而代之。之前操控长江水断流的便是这些妖人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