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章 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一章 万岁万岁万万岁

  北周大象二年,北周宣帝宇文赞忌惮大丞相杨坚势力,趁着他指挥麾下大军攻打南陈之时,暗中调拨人马准备对杨坚下手。

  没有想到的是杨坚竟然早做了准备。他连夜将围剿瓦岗山的大将韩擒虎及五万军马调回。韩檎虎回京的当天夜里杨坚突然发难,以清君侧的名义带领大军攻破了皇宫。将宇文赞身边准备要刺杀他的武将全部斩杀,把皇帝宇文赞软禁在皇宫当中。

  别看宇文赞只是二十二岁正当年,不过早已经被酒色掏空了身体。连惊带吓的没过几天便咽了气。在杨坚的授意之下,立了七岁的皇子与宇文阐为帝。一个月之后,在杨坚部从的逼迫之下,北周末帝宇文阐将帝位禅让与大丞相杨坚。

  杨坚登基之后改国号为隋改元开皇。随后命自己的儿子晋王杨广为帅,大将韩擒虎为先锋三路出兵攻打南朝陈国。只用月余的光景便攻破南陈国都建康城,活捉了南陈后主陈叔宝。自此,西晋末年五胡乱华开始,

  将近三百年的战乱天下暂时结束。

  再说当年韩檎虎被杨坚紧急调往京城的那一天,原本瓦岗山眼看着就要被官军攻破,大首领翟让等主要人马已经由密道悄悄撤到了旁边的无名高山。就在他们准备放弃瓦岗山远走高飞的时侯,突然居高临下看到原本已经攻进山寨的官军突然潮水一样的撤走。

  就在众人疑惑这是不是韩檎虎的诡计之时,翟让身后的山地突然塌陷。大寨主十几名亲兵来不及逃走掉进了塌陷造成的深坑当中,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外面的是翟让大哥吗?你们这么多的人是专程来找老程的?这怎么话说的......太够哥们儿意思了。不枉咱们以前一起贩私盐一起挨打的交情......”

  就在众人惊诧的时侯,就见洞底的位置慢慢升起一团七彩祥云,一个头戴皇冠身穿皇袍,白头发的黑大个子坐在云彩顶端出现在众人面前。

  看到了这人出现之后,众人的第一反应就要跪在地上磕头。不过当中有眼尖的人已经认出来坐在云端的正是他们瓦岗山第四把金交椅程咬金。只是程老四身上不停的闪烁着金光,乍一看谁都以为是天上的神仙下凡。

  “是我那程贤弟吗? ”众人当中为首的小个子翟让向前一步。顿了一下之后,恭恭敬敬的继续说道:“贤弟失踪多日。哥哥我心里放心不下。这不,刚刚打退了来犯的官军。便与众家兄弟前来寻找程贤弟.......”说话的时侯,翟让的目光不离程晈金身上的皇冠、皇袍。心里正在疑惑程老四是如何混上这一身行头的。

  程晈金哈哈一笑,对着翟小个子说道:“翟大哥这么客气倒是让老程我不敢接话了,你这么左一个咸地,右一个咸地的是不是在提醒老程我别忘当初贩私盐的老本?

  咱们还是按着以前的规矩来,你叫我老四,要不就像上次你小舅子齐国远那样叫我程大傻子,老程我还能挑理吗?”

  “四弟你误会了,哥哥我一直拿你当亲兄弟的。怎么能对你说那样的话?齐国远就是一个混人,别说兄弟你了。他暍点猫尿还不是一样叫我翟小个子吗?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回头我打他的板子给兄弟你出气。”翟让不尴不尬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知道四弟没出事,哥哥我也就放心了。不知道兄弟你在下面有何种奇遇。得了这一身皇袍不说,还学会了腾云驾雾的本“哥哥你问这个,那说来就话长了。”程咬金拍了拍屁股下面的云朵之后,继续说道:“待老程我降下云头。站到兄长你的面前详详细细的把这一番经历说给几位兄长、众家兄弟们......”

  程晈金能坐在云头上升起来,那是多亏了屁股底下的百无求在托着他。加上归不归施展的一点幻术,肉眼凡胎的普通人怎么看都是金光闪闪的大个子坐着祥云飞起来的,用老家伙的话说:老人家我也不能让你白叫一声盟爹,看在傻小子的份上,老人家我就造一个天命神授的天子出来,也不知道老天爷是怎么闭着眼选的,反正老人家我是看不出来你小子有帝王命的福气‘降落云头’之后。程晈金编了一个自己在地穴遇到了一个身穿皇袍、皇冠的白胡子老头。这老头自称是周文王姬昌,当年他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武王姬发。自己则躲在这个地穴当中。就等着有缘人进入地穴,将象征着天下皇权的五宝交给有缘人,临走的时侯老姬昌还说了得五宝者得天下。

  担心这个黑大个子空有五宝却无防身之法,老姬昌还教授程老四撒豆成兵、偷天换日的大神通。听着老程越说越玄,翟让众人都是面面相觑。程老四说话没边的老毛病他们这些老兄弟都是知道的,也做好了老程添油加醋的准备。说他是在胡说八道吧,众人可是亲眼看着一身皇袍的程老四从地底下飞出来的。

  说是实话吧,程咬金越说越大。已经说到了这一身皇袍是周文王从玉皇大帝的身上扒下来的,现在玉皇大帝还光着屁股躲在龙书案下面,等着王母给他送褂子呢。

  “程大傻子你又满嘴跑舌头了,玉皇大帝那是天上的皇帝。合着那么大的玉帝就这么一身褂子?姐夫你们别听这大傻子胡说八道,这一身黄褂子还指不定是从哪个死人身上身上扒下来的。”这个时侯,从众人身后走上来一个和程晈金差不多高矮的大个子来。

  这人正是瓦岗山大寨主翟让的小舅子齐国远,这位国舅爷越听程晈金白话越不像话。当下也不顾姐夫等众家哥哥就在身边,他开口对着程咬金继续说道:“程大傻子你自己说,下面是哪个皇帝的死人墓被你捡了便宜......”

  齐国远的话还没有说完,天空中突然闪现过来一道闪电。“卡擦! ”一声直接打在了众人身上,随着这一下,除了程咬金之外所有的人都被雷电打得跪在了地上。说来也怪,这些人原本面对各自的方向,可被雷击跪倒之后却是齐刷刷的面对着身穿皇袍的程咬金。

  这个时侯众人都愣住了,被雷电击中死里逃生之后再没有敢去怀疑程咬金。当下,在几个平时和程晈金交情不错的兄弟突然开口大喊道:“程四哥是真命天子!刚才就是老天爷在示警......大家伙给程四哥磕头啊......”“齐国远你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认程四哥可别连累自己家的兄弟。你往外站一点,一会雷电出来劈你自己就好......”

  几句话说的齐国远一缩脖子,也顾不上帮自己的姐夫了。他向着程咬金连连磕头,嘴里叨叨念念的说道:“程四老爷您别和我一般见识,你老人家是天上的紫微星下凡,日后那就是要做天下之主的。齐国远参见陛下,程四哥您老人家万岁万岁万万岁......”

  见到平时和程晈金最不对付的齐国远都主动认了程四老爷的地位,当下瓦岗山大大小小的头目都在此跪在地上,瞿让的心里虽然不甘,又不好去招惹众人,只能混在大家伙的当中,和大家一起对着程晈金高喊万岁......

  这时,翟让看到了官军已经完全撤出了瓦岗山,便和众入一起将程晈金接回到了瓦岗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