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两晋完结

两晋完结

  说起来程咬金都没有想到这一巴掌是自己打在沩今脸上的,虽然他和百无求一样,都长得一副大大咧咧不是跟聪明的相貌。不过程老四的心眼比归不归少点有限,之前他便猜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还有后手。

  一路上见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这些人的手段之后,程咬金想在他们的面前表现一下,现在自己八成已经是长生不老之身了。一旦这些活神仙一样的人物教自己一招半式,日后闯荡江湖还有谁敢招惹自己?

  刚才看到了小任叁不知道怎么出现在了沩今的身后,好像吃了不大不小的一个亏。这时候吴勉、归不归就在身边,现在不表现还什么时侯表现?不过程老四还是没有想到百无求会被他快一步将小任叁抱走,而且自己这结拜大哥来的快去得更快,把程咬金不尴不尬的仍在了这里。不来也来了怎么也要做点什么吧?

  刚才吴勉、沩今相斗的过程程咬金是看在眼里的,按着他的想法,自己给沩今一个嘴巴,然后力道反弹到自己的脸上。沩今这样的人物也不会和自己一个凡人一般见识,到时候自己捂着肿脸回去,面子有了还多多少少让吴勉、归不归呈自己的一份人情。

  不过事态的发展完全在程咬金的意料之外,自己竟然真的给了沩今一个大嘴巴。脆生生的巴掌声想起来的同时,懵掉的不止程咬金自己,就连被打嘴巴的沩今走蒙了。他直愣愣的看着程咬金,心里一阵的疑惑:挨打的是自己吗?不应该啊……那为什么自己的脸这么疼。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吴勉,他直接一脚踢在了程咬金的肚子上,将程老四远远的踢飞了出去。这个时侯沩今也反应了过来,他伸手去抓程咬金的脖子,慢了一拍眼睁睁的看着程老四出去。

  怒气无法发泄的沩今对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吴勉下手,再次伸手去点白发男人的胸口。和吴勉以往硬碰硬的做派不同,这次他竟然向后急退避开了沩今的这一指。随后吴勉转身便跑,向着身后桃林的纵深处跑了下去。沩今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瞬间跟在白发男人的身后一并冲到了桃林当中。

  看着吴勉、沩今冲进了桃林之后,归不归却没有进去帮忙的意思。老家伙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再次使用控火之术烧起了桃林。火烧起来之后归不归催动风起,转眼之间,大火便在桃林当中烧了起来。

  火焰烧过去之后,空气当中便响起来桃林妖的惨叫,随后,周围还没有烧光的桃树开始不断的爆裂,爆裂的桃树碎片向着归不归这边射了过来。碎片飞到距离众人几丈远的时侯突然再次着起了大火,瞬间的功夫便烧成了一把飞灰。

  “不要再烧我了!我会死的……”空气当中再次响起来桃林妖的声音,它一边凄惨的叫着,一边断断续续的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头……你干嘛欺负我?惹你生气的是沩今……又不是我……都是他让我做的,你又不是没有听到……你们打不过沩今,就放火烧我……算什么能耐。”说话的声音虽然还是蛮横,却怎么听都像是小孩子受了委屈在发脾气。

  “有区别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空气当中的声音继续说道:“你现在不是和沩今一起在打那个白头发的人吗?老人家我和他是一伙的,你以为老人家我不知道吗?白头发的人打在沩今身上的术法,都被你的蔓茎分散掉了。你们打他和打我老人家是一样的。沩今没有教过你吗?谁打你,你就打谁……”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对着空气当中的声音继续说道:“看在你小娃娃年幼无知的份上,把你灌注在沩今身上的妖法撤了。只要你不插手,老人家我也不想漫难为你一个小孩子。乖乖的听话,过几天我老人家给你准备一点上好的肥料……”

  归不归说完之后,却不见桃林妖回答。看来这么多年沩今已经把这妖物彻底驯化,现在桃林妖就算是烧死也不不会做出来背叛沩今的事情来。当下它只是一个劲的惨叫,却始终不露要撤了妖法的口风。

  听到桃树妖越叫越惨,百无求忍不住大吼道:“小家伙你差不多就行了!咱们都是天生地养的妖,老子向着你说句公道话!是沩今生的你还是他养的你?不就是教你几句人话吗?还教的不那么利索。呸!小傻子,不是老子说你,你被沩今那个王八蛋耍了。你出去打听打听,不会说人话的那还是妖物吗?咱们妖物与生俱来就是会说人话的,不说人话那就是外面的妖兽,你能和它们一样吗?你我都是妖,老子也不瞒你,老子将来是要继承妖王大位的妖。被人骗你,妖王能骗你吗?普天之下的妖都归老子管……那什么,老子提前给你下道旨意,去,把你藏在沩今身上的蔓茎都撤回来。”

  桃林妖虽然不明白妖王是什么,不过百无求一开口,华语当中便有一种让它无法拒绝的魔力。虽然桃林妖心里还是不敢背叛沩今,不过还是抵不过百无求这几句话。当下迷迷糊糊的便收了妖法,与此同时,燃烧的桃林当中传来了沩今的怒喝:“你想要害死我吗?为什么要撤走妖法!你不是还没被烧光吗……”

  “你就当沩今放屁,别搭理他。”听到百无求这几句话有了效果,归不归先是灭了大火,随后嘿嘿一笑,施展传音之法让百无求重复他说的话:“你年纪小不懂事,自己想想这么多年是不是你一直在侍候沩今?是不是他喝了饿了就要你摘桃子给他吃?有没有他无聊的时侯,用你的身体烧火给他解闷?有没有欺负过你,吓唬你要听他的话,否则便一把火烧了这里的时侯?老子说的没错吧?这个王八蛋教你就是为了使唤你,你想想要是我们几个都被他弄死在这里,你不是一样还要被他欺负吗?”

  “他还让我把喝水吃桃子的妖兽引进来,然后用我烧火烤它们去吃……”在百无求声音的迷惑之下,桃林妖将沩今是怎么对待自己所有的事情都想了起来。随后无论沩今如何大吼让他继续用妖法帮助自己,桃树妖始终不发一言。

  “你不帮我……那我就烧了你。以为我不会放火吗?”看来沩今已经被吴勉逼急了,一声大吼之后,这无边无尽的桃林当中再次着起了大火。片刻之后,桃树妖又开始惨叫起来。

  听到桃树妖的惨叫之后,归不归便急的直跺脚,说道:“看到了吗?老子说的没错吧,那个王八蛋对你就没安好心。老家伙你还看热闹?还看不出来小桃子是哪头的吗?救火啊……”

  “你不说老人家我也会救火的。”归不归说话的时侯,施展控水之法将桃林外面的河水引了过来,眼看着大火一点一点的被熄灭。这个时侯也听不到沩今的吼叫声了,桃林深处的雷鸣电闪大作,时不时便传出来一两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看样子吴勉已经占了上风,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白发男人的身上,已经来不及去报复桃林妖了。

  看到了吴勉占了便宜,程咬金这才松了口气,这个大个子装模作样的到了归不归的身边,说道:“盟爹,您老人家看看是不是去帮咱小爷叔一把。有什么用得着老程的地方你说一声,就拿老子当我无求大哥一样。您可千万别客气。”

  “你小子还真是会順杆爬,连盟爹都叫上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看着刚才吴勉、沩今消失的位置,随后慢悠悠的继续说道:“你把心放肚子了,你小爷叔吃不了亏。现在有本事让他吃亏的人可不在这里,沩今的术法是难办一点,再等会吧……”

  差不多又过了一个时辰之后,桃林深处的雷鸣声突然消失。随后就见一身是血的吴勉,一手拖着贪狼另外一只手揪着同样满身是血沩今的腿,将他从桃林当中拖了出来。见到了归不归之后,将已经不省人事的沩今扔在了老人家的面前。

  吴勉的术法原本就在沩今之上,又看穿了他术法的破绽。开始只是自己的攻击都被桃林妖用桃林散掉,没有了桃林妖的妖法之后,两个人的术法高低马上见了分晓,只是沩今狡诈多端这才费了这么多的时间。

  这时候的吴勉前襟已经都被鲜血殷红,他也不说话,只是怪异的上下打量着归不归的贴身穿的短衣。

  “明白了……老人家我刚才就想给你送去来着,不过里面电闪雷鸣的,你也知道我老人家最怕的就是打雷闪电了。”归不归一边嬉皮笑脸的脱着自己的短衣,一边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沩今,这个残废人的脖子上面出现了一个吓人的刀口。伤口的位置血肉翻着,还不停有黑紫色的鲜血流淌出来。

  “老家伙,这王八蛋死了吗?”看到了沩今的惨象之后,百无求本以为他已经死挺了。不过又看到他身体还有些微颤,当下又开始怀疑了起来,看着吴勉在换衣服,只能去请教自己的‘亲生父亲’了。

  “想要他死也不是那么容易。”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难得主动解释了起来:“防着有人破他的术法,沩今用过渡身续命的丹药。想要他的命要砍了脑袋才可以。”渡身续命之法是在命悬一线的时侯,将自己处于假死的状态保持体力。现在别看沩今这幅惨象,说不定什么时侯便会醒过来突然从地上跳起来。

  “那老子直接砍了他的脑袋不就得了吗?”百无求说着就要过去接吴勉手里的贪狼,却被归不归一把拦住:“傻小子你一刀砍死他,这里宝藏你让爸爸我管谁去要?留着他一条命……”

  “你们说的宝藏是什么……”没等归不归说完,桃林妖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是不是很多年前,有人埋在这里的那口箱子……”

  这句话说完,吴勉、归不归这些人都是一愣。场面寂静了片刻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随后开口说道:“刚才老人家我就觉得哪里不对,问错人了……沩今怎么可能比桃林妖清楚这里的事情?那个谁,你出来我们见一面,你告诉老爷爷,那口箱子藏在哪里了。”

  归不归的话音落时,就见从桃树林当中走出来无数个长得一摸一样,身材高挑脸色粉白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看到了这些‘人’之后,百无求瞪起来眼睛,说道:“叫一个出来,你们出来怎么多妖做什么?还想要去救这个王八蛋吗?”

  “妖王你误会了,这都是我,我是整面桃林化妖,不是一棵桃树成精。”无数个一摸一样的半大小子齐声说到,最后走在后面的桃林妖全部消失,只留下来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继续对着百无求说道:“你看到的都是我,虽然看着多可只能算一只妖物。”

  “别管什么一只还是一面了,来,到爷爷这里来。”归不归担心百无求吓住了桃林妖,当下一把将自己的便宜儿子推开,随后继续说道:“告诉老爷爷,你说的那口大箱子藏在哪里了?”

  “就在你们对面的桃林里。”半大小子指着距离他们不远处的桃林,继续说道:“当初还是我刚刚有意识的时侯,一个人把这口箱子埋在这里。然后过了不久沩今便到这里了,箱子一直埋在前面的桃树下,这么多年了谁都没动过。”

  听到了桃林妖的话,众人一起向着它手指的位置走去。担心沩今突然醒过来,归不归让自己的便宜儿子学吴勉的样子,拖着他一条大腿一起到了树林当中。随后就见桃林妖施展妖法,一棵烧了一半桃树下面的泥土松动。随后慢慢从里面挤出来一口上了锁的大号铜箱出来。

  看到了铜箱之后,归不归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不过老家伙还是有些不放心,对着半大小子说道:“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没对沩今说这里还有口箱子?”

  “他也没有问我啊……”桃林妖天经地义的继续说道:“他不问我,我又怎么知道他知不知道这口箱子在这里?又怎么知道他要不要的?”

  “说的也有点道理”归不归微微一笑之后,伸手去看箱子上面的锁头。看到了锁头之后,老家伙“咦?”了一声,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正在看热闹的程咬金来。对着程老四招了招手,说道:“盟儿你过来,现在老人家我明白,徐福那个老家伙把你拖进来是什么意思了。来,你来把锁打开。”

  “老盟爹,您这句话就是骂人了,老程我没有这箱子的钥匙,再说我是山贼那一支,可不是溜门撬锁的土贼。就算您是我爸爸,可也不能这么埋汰人的……”百无求嘴里虽然叨叨念念的,可还是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

  铜箱上面的锁头和箱子连在一起,应该是打造箱子的时侯一起打造的。程咬金一边摆弄着箱子,一边摇头说道:“这什么锁头?我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老盟爹您找错——锁怎么打开了?您老人家逗儿子我是吧……”

  就在程咬金摇头说打不开锁头的时侯,这把和箱子连在一起的锁头却自己打开了。程咬金回过神来之后顺手打开了箱子,就见里面摆放着提被金丝缠绕的木棒。木棒下面压住一件古怪的长袍,程咬金不认得衣服的面料,不过上面金丝走线,还镶嵌着不少他说不上名字的珍贵宝石。

  除了木棒和这身华贵的衣服之外,还有一顶王冠和一双满是宝石的长靴。铺在最下面的是一面大旗,上面用金漆写着一连窜程咬金不认得的文字。

  “盟儿,来试试这衣衫。”归不归亲手将长袍套在了程咬金的身上,看着衣服大小就好像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样。看的百无求眼馋,过来就要扒程咬金这一身衣服:“兄弟,给哥哥我试试。咱们俩一样的个头,你穿的老子也穿的……”

  不过套在百无求的身上,这一身长袍却显得前段后长,连上面镶嵌的宝石也开始暗淡了起来。百无求自己也感觉很不舒服,当下马上将长袍脱了下来,扔给了自己的结拜兄弟:“这破衣服也太欺负人了,给你,老子不要了……”

  看着自己便宜儿子不服气的样子,老家伙咯咯一笑,对着它说道:“这衣服原本就不是给你预备的,是吧,徐福大方师?看了这么久的大戏,现在也该出来透透气了吧……”

  “就知道瞒不过你……”归不归话音刚刚落下,那位徐福大方师的神识便从桃林深处走了出来。他出现之后,程咬金当即跪了下去,冲着他嗑起了头,说道:“老神仙,您老人家终于出现了。”

  “原本我是打算亲自带你进来的,不过看着他们这些人也到了,那便省了我的事。”冲着程咬金笑了一下之后,神识又对着吴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和上次见面的时侯又不一样了,真是有趣了……”

  神识再次出现,吴勉和归不归已经有了准备,当下也不是要在意,只有小任叁、百无求它们俩显得很是惊讶。

  “老人家我也很有趣,徐福大方师你不打算看看吗?”归不归说话的时侯,凑到了神识的面前,老家伙嬉皮笑脸的继续说道:“我老人家还没想明白,你上辈子欠了这大个子什么,要把这么大的好处交给他?你不是一直说不操控国运吗?这又算什么?”

  “国运原本就在他的身上,我只是顺手推舟而已。”徐福没有和归不归一般见识的打算,不过担心程咬金不明白当中的事情,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程咬金原本就是终结乱世之人,他命里带着天下之主。就算这些东西不在他的手上,程咬金也会一统天下的。”

  “那么他现在已经长生不老了,又怎么算?”归不归看着徐福,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不会打算出现一个长生不老的皇帝吗?那样的话还不如现在的乱世,到那个时候天下就真的乱成一塌糊涂了……”

  “那是你的事,长生不老药是你给他的,和我又有什么关系?”神识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就算上天降下天谴也是对着你的,与我何干?”

  “等一下,你们说点人话好吗?谁解释一下这怎么回事?”这个时侯听得一头雾水的百无求开口说道。

  归不归看到吴勉不打算说话,他便深吸了口气,看了一眼应该明白过来,有些兴奋的程咬金说道:“老人家我这盟儿命里带着终结乱世的帝王命,咱们这位大方师拍马屁,要送他上古留下来的皇袍等五宝。原本没我们什么事的,咱们的运气不好,被他站了便宜。”

  徐福的神识是当年大方师还没有和归不归交恶的时侯留下里的,两个人的感情也还不错,当下神识也不在意,默认了老家伙的话。他微微一笑之后,说道:“也谈不上什么便宜,原本我也是要进来带着沩今离开的。只是看着你们打得兴起,不好阻拦而已。”

  “你要带他离开?”听到神识的话吴勉终于开了口,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你还要留沩今的活口?”

  “再让他苟活几天,有件事情需要他去办。此事离开了沩今还有些难办……”神识说话的时侯,已经到了晕倒的沩今身边。他的动作要文雅一点,抓住了沩今的手臂之后,将他的身体悬空随后拽着悬空的沩今向着桃林外面走去。吴勉虽然不明白神识的用意,不过沩今的术法已经被他破掉。他的生死如何反而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临走之前,神识回头对着众人说道:“我在这里待得够久了,也是时候离开了。还有件事情忘了和你们说,程咬金,你瓦岗寨的战事已经了结。北周大军已经撤走,出去之后你便是天下之主。最后送你一句话,成李败李又如何?拿起放下最快乐……”

  说完之后,神识也不再理会众人,拽着沩今离开了桃林。程咬金又问了几次那两句话什么意思,老神仙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慢慢的从他的视线当中消失。

  当下程老四又去询问归不归,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我的儿,还问什么?老神仙说的也有错?等着你平定乱世,当皇帝吧……”


耳东水寿 说:
两晋写完,照例在休息几天。因为最近一直有些琐事,准备趁着这几天安心处理,不能在耽误隋唐的故事了,顺便也要检查一下身体,最近一段时间右耳的听力明显下降,这个也要去看看了。这次休息的时间长点,咱们半个月之后,再说唐朝的故事,剧透一下百无求的故事会说清楚,妖山也会有大变革,咱们半个月之后说清楚。感谢大家这么长时间不离不弃,忍受了我这段时间的不按时更新,给大家添麻烦了,抱歉

下一卷:http://mianzhuan.wddsnxn.org/1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