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八章 术法的破绽

第四百零八章 术法的破绽

  沩今以前也是见过有快速复原能力的修士,不过他们基本上都是在密法之下用了投机取巧的手段。而且也没有好像面前这个白发男人这样,片刻之间伤口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沩今心里隐隐想到了某种修士圈子当中流传的某个传说,但是又不敢肯定吴勉和传说有什么关系。

  看着白发男人到底之后,只是打了个滚之后便站了起来。随后继续向着自己走过来。刚才的力道沩今是感觉到的,如果不是自己这特殊的术法,这个时侯已经倒在地上等死了。原样反弹到他自己的身上,为什么看着一点伤害都没有?

  “真的要这样吗?难道你看不出来我的术法是没有破绽的?”沩今站在原地,等着吴勉走过来的空档对着这个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就算你的身体复原能力再强,也不能对一个你杀不死的人怎么样。刚才你在劝我自杀,弄不好最后你才是杀死你自己的那个人,这又算不算是自杀呢?”

  两句话说完的时侯,吴勉已经重新将贪狼握在手中。站在沩今的面前再一次对着他刚才下刀的咽喉挥刀。沩今看到这个动作之后,微微一皱眉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随后几乎和刚才一摸一样的画面再次出现,白发男人手里的法器锋刃划过了沩今的脖子。流血的却是吴勉自己。

  虽然自己的脖颈已经是鲜血直涌,不过吴勉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丝怪异的笑容。他完全不去理会自己脖子上正在缩小的伤口,看着沩今说道:“这世上就不存在没有破绽的术法。我的术法有破绽,你的也有……”

  最后一个字刚刚出唇的时侯,吴勉再次向前一步,第三次挥刀向着沩今的咽喉划去。残废人这次竟然连退几步躲开了这一下,随后面沉似水的看着吴勉,‘说’道:“只是两次挥刀你就发现了我的破绽,除了当年的徐福之外,就只有你了。”

  沩今说乎的时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白发男人脖子上面的伤口,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脖子上面致命的伤口竟然已经完全愈合。除了皮肤和衣服上面的血迹之外,看不到一点开合的伤口。

  “原来你真的是长生不老之身……”看清了吴勉伤口愈合的过程之后,沩今那唯一一只好像贴着蜡皮一样的眼睛也开始明亮了起来。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就说为什么能撑这么久,原来你是长生不老之身。好极了,这么多年我被囚禁在这里,现在终于找到可以出去的办法了。把你的皮囊给我!”

  大吼了一声之后,一直被动的沩今突然迎着吴勉扑了上去。他完全不理会白发男人手里的贪狼,冲到了吴勉面前之后,拼着脖子上又挨了他一刀,黑洞一样的嘴巴里同时对着白发男人喷出来一口黑紫色的鲜血。

  原本只要这口鲜血喷在吴勉身上,便可以让他丧失行动的能力,然后趁着这个空档,沩今去了结归不归和其他的小鱼小虾。一切都办妥之后,再来夺舍这个白头发男人的皮囊。虽然这一脑门的白发自己不喜欢。不过看在长生不老的身体份上,自己不是不可以忍耐一下的。

  不过沩今喷血的同时,一刀得手之后的吴勉竖起来贪狼,将刀身挡在自己的身前,这一口黑血都喷在贪狼的刀身上,一滴都没有溅到白发男人自己的身上。趁着沩今一口鲜血吐出来正在换气的功夫,吴勉再次将锋刃抹在了沩今的脖子上。

  这次贪狼离开了沩今的脖子之后,除了吴勉之外,沩今自己的脖子上面也出现了一道细小的刀口,有少量的鲜血从伤口渗了出来。而白发男人自己的脖子上面刀口更深,喷涌出来的鲜血更多。

  “我说了,这世上就不存在没有破绽的术法……”看到了沩今脖子上终于出现了刀口之后。吴勉讥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如果没有破绽的话,你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用一个位置多次受伤之后就可以见血了吧?能伤就是死。我说的没错吧?”

  感觉到自己身体变化之后,沩今脸上终于出现了慌张的表情。原本只要不是遇到吴勉这样长生不死的人,他的身体已经说是没有破绽的。现在看起来后面的事情有些麻烦了。自己可没有这个白发男人这样可以恢复伤势的身体。不过这样一来,他更加眼红吴勉的身体了。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保留的了,沩今先是向后退了几步。随后对着空气’说’道:“你过来帮忙……”

  “我过不去!你看到的,他们都是防火的高手……”空气当中传来了那桃树妖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后,这个微微颤抖的声音继续说道:“我畏火,过去就会死的。”

  “你的脉络就在我的身上,我死了你也一样也会死的。”沩今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懂事的第一天,我便和你说过,你我是同生共死的。我死了你也就一起死了,我活着还可以带你出去,带你出去嗮太阳,用真正江河水来灌溉你。”

  听到沩今和桃树妖的对话,归不归嘿嘿一笑。转头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小子,老人家我现在教你一个俗语,叫做人挪活、树挪死。知道什么意思吗?”

  “废话,你当老子是傻子吗?这意思就是沩今出去就活,这么一大片桃树迁出去就是个死!呸,连妖都骗……”百无求看了沩今一眼之后,转向对着四周一大面一大面的桃树说道:“看在大家都是妖物的份上,老子给你提个醒,你们草本的妖只要离开了生长惯了的土地那就是个死。你别和任老三比,它的底子棒槌,喝二两连娘娘的床都干上……”

  “你们不要急,等我进了这个白头发的皮囊之后,在了解你们几个。”对归不归他们几个,沩今完全不放在眼里。而吴勉好像也不着急,白发男人还想要看看这个叫做沩今的修士还有什么本事。而且他的心里还是隐隐觉得能留在冥人志当中的地图,不应该就这么简单。

  “桃树!你过来……”沩今狠狠的跺了跺脚之后,嘴里有喷出来一口鲜血。不过这次不是冲着吴勉去的。这口鲜血喷出来之后直接变成了一团血雾,随后使用了控风之法将这血雾吹散到了桃林的个个角落。

  这个动作做完之后,就见周围沩今脚下的地面生长出来无数的细小草本嫩芽。这些小嫩芽见风就长。只是片刻的功夫便长成了无数细幼的蔓茎顺着沩今的身体一路攀爬,最后塞进了这个残废人的嘴巴里。

  “现在是个好机会,你不打算动手吗?”看着吴勉正一脸冷笑的看向不断‘吞咽’蔓茎。归不归苦笑了一声,提醒着继续说道:“现在他没有还手的能力,冲着他脖子再来几下,沩今也就算交代了。”

  “老家伙你不打算找这里的宝贝吗?”吴勉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这一路赶过来,可不是为了这个残废来的……”

  吴勉说话的时侯,沩今已经长脚下生长出来的蔓茎都‘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不过他的样子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实在难以想象,那么多的蔓茎都到哪里去了。沩今缓了口气之后,刚刚想要冲着吴勉说话的时侯,就见远处老家伙手里多了一件龙形法器,龙嘴的位置对向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