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七章 修士沩今

第四百零七章 修士沩今

  “看吧……”慢悠悠说出来这两个字的同时,吴勉手里已经出现了法器贪狼,顺势对着残废人的脑袋劈了下去。这一刀劈下来的同时,白发男人嘴里跟了一句:“谁死谁活?”

  残废人几乎已经被吓呆了,眼看到贪狼劈下来竟然不知掉躲闪。大刀片子砍到他身体的一瞬间,站在吴勉身边的归不归突然大叫了一声:“不对!”同时他将吴勉挥刀的胳膊一抬,锋刃刚刚接触到残废人的头皮,贪狼便离开了他的头顶。

  怪异的是,贪狼明明砍在残疾人的头顶,吴勉的头却留下来了鲜血。白发男人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微微了迟愣一下之后将贪狼冲这地面,脚下同时向后退了一步。

  “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不自杀了吗?”残废人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他没有紧逼的意思。顿了一下之后,肚子继续发出声音。‘说’道:“我们的修炼的术法不同,你修炼得术法大多都是对敌,我的术法是将对方打过来的术法反弹回去的。谁要打我杀我便是他自己受伤死掉。”

  现在吴勉、归不归他们才明白为什么这人残废到了极点还是没死。这时候百无求对着自己的小爷叔喊道:“你们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术法?那么还打个什么劲?小爷叔咱们不和他一般见识,撤吧……”

  “晚了,刚才你们还可以走的,现在见到了我便走不得了。”残废人的肚子里再次发出来说话一样的声音:“看在你们千里迢迢赶过来的份,也不要你们做什么花肥了。你们几个死了之后,我将你们埋在亭子前面,这里是阴司鬼差禁地。它们进不来你们成了魂魄也出不去。活着不留下来陪我,死后的魂魄也要守在这路陪我解闷……”

  说话的时候,他的身子一闪已经到了归不归的面前,那只白蒙蒙的眼睛盯着老家伙,小腹发出来说话的声音:“看你了几岁年纪,是不是已经想起来我是谁了?刚才你施展的是方术——你是方士,说,徐福那个小方士还是已经死了?”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老人家我也不想认出来,不过旷古修士沩今的名字太大。我老人家这一辈的修士有谁不知道的?当年都传说你死在徐福大方师的手里,想不到徐福也没有办法处置沩今大修士你,只是把你关在这里了。我老人家没猜错的话,那桃树妖原本是看管你的‘狱卒’吧?能把狱卒都收拢成自己人,普天之下也只有沩今先生你能办到了。吴勉你别动,沩今先生我们招惹不起……”

  沩今这个名字吴勉也是知道的,他是徐福师尊前任大方师丘武真时期的人物,当年沩今、丘武真三次斗法三次都是这位大修士完胜。当时徐福还没有出世,天下修士公推席应真天下第一,第二是这沩今了。

  不过沩今两胜丘武真出的大名,马被徐福出世,打败大术士席应真这件事情盖住了。沩今不服以为席应真大意轻敌的吃的亏,于是三次相约徐福斗法未果之后,便学着席应真的样子杀到了方士宗门。

  沩今毕竟不是那位大术士,当年席应真并没有恶名,反而是不是的做一些惩恶锄奸的义举,在修士圈子里很是被人敬重的。不过沩今不同,他已不留活口斩草除根出名,经常看了那位富商大贾的豪宅,便进去杀人夺房。一开始沩今并不赶尽杀绝,留着房主人的性命替自己发号施令。

  经常是他好像主人一样的坐在家里,房主人倒像是奴隶一样的跟在他的身边。应沩今的要求命下人做这做那,等到他住了一两个月厌了之后,便会痛下杀手将府连同房主的所有人全部杀光,最后在一把火将房屋烧光。

  别人杀人还是为了钱财恩怨,而这位沩今杀人是为了取乐。说什么自己这样仙人一般人物住过的房屋,怎么可以再让猪狗一般的普通凡人去住。想到自己住过的房屋被一般百姓住过,沩今便好像收到了天大的侮辱一般。如果不是沩今的术法实在是太过高强,早已经被修士们联手除掉了。

  沩今找门的时候,正是徐福刚刚打败了席应真之后。早听说了沩今的恶名,见到他亲自杀来之后,徐福没有拒绝斗法,只是将斗法的所在改到了方士宗门后山的道场。当天徐福领了丘武真大方师的法旨,清空了后山所有的方士,谁也没有看到两个人是如何斗法的。

  两个人早进的后山,知道天色擦黑徐福这才从道场里面走了出来,只是不见那位前来挑战的大修士沩今。不管谁来问,徐福始终都是笑而不语。后来有人猜测这次斗法徐福赢了是毋庸置疑的,只不过这个如日山的小方士下手没有轻重们,已经将沩今连人带魂魄已经彻底的变成了虚无……

  如果不是沩今的术法太过古怪,以敌之力御敌成名的只有他一个人的话,归不归自己都想象不到这个传说死了千年的沩今会出现在这里。

  现在被归不归说破了身份,沩今脸再次挤出来一个笑容,腹部发出来声音说道:“到底了几岁年纪,还是有点见识的。告诉你的同伴我是谁,过了千百年我终于又看到了活人。今天我的心情好再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让他代表你们来选,是留下来陪我解闷,还是变做花肥?”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一边的吴勉说道:“这次咱们让徐福那个老家伙坑了,这里哪是什么藏宝的所在?分别是徐福关押沩今前辈的地方。他这是怕自己忘了,这才把地图记录在冥人志的。沩今前辈不是我们能招惹起来的人,咱们还是留在这世外桃源当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老家伙,刚才我的话你没有听到?”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话的时候,再次举起来贪狼,对着残废人一样的沩今砍了下来。嘴里同时说了一句话:“我只选第三条路……”

  吴勉这一下看准了沩今的咽喉,打算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一刀将沩今的脑袋砍下来。没有想到的是,‘见’到贪狼挥过来,沩今竟然自己向前一步,将自己脖子的破绽彻底暴漏在吴勉的刀下。

  见到沩今的反应之后,吴勉心里瞬间觉得不妥,将挥出去的贪狼收了几分。见贪狼的锋刃没有任何悬念的抹在了沩今的脖子,挨刀的没怎么样,挥刀的吴勉脖子确实血红一片。鲜血涌泉一样的喷流了出来……

  “现在知道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了吗?”沩今哈哈一笑,看着吴勉的伤势不可能恢复之后,他转身对着归不归说道:“现在少了一个人,我在问你,两条路你怎么选择?”

  “都说了第三条路了……”背后这句话响起来之后,浑身是血的吴勉已经弃了贪狼。挥出夹杂着风雷之势的拳头,对着沩今的胸口打了出去。不过在拳头打在他身的一瞬间,沩今还没有怎么样,吴勉却一口鲜血喷了出去,身子向后飞了出去。

  沩今想不到吴勉在绝气的前一刻还有气力再打过来,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捂着脖子在地痛苦的挣扎吗?好像哪里不对……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脖子怎么没有伤口?那么多血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