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还是免费的

还是免费的

  看着秦二哥急急忙忙的下山,大个子程老四靠在一棵大树上。瞪着大眼珠子看向面前的大窟窿,这个时侯,突然听到地穴里面传来一阵“细细嗦嗦”的声音。程老四以为自己听错了,当下向前几步慢慢向着地穴靠拢。

  眼看着程老四走到了地穴边缘,窟窿里面的声音也越来越明显。听着好像有人在下面说话的样子,程老四乍着胆子将脑袋探进了地穴口,对着下面大声喊道:“哥几个缓过来了?下面怎么样了?你们几个伤的严不严重?别怕,咱秦二哥回去搬人去了。哥几个再忍一会,回去给你们炖肉大饼……”

  程老四说话的时侯,突然感觉到下面不是什么说话的动静。听着“嘎吱嘎吱”的声音好像是在啃嚼骨头,当下,程老四的汗毛孔竖了起来。他一边葱花怀里掏出来火石、火镰和火绒,几下打出火星引着了火绒之后,顺势将这一小团火绒顺着地穴口丢了进去。

  丢火绒的时侯,程老四的半个脑袋探进地穴当中,他要看看下面如果不是那哥几个的话,还会是谁……片刻之后,一副惊恐地画面出现在程老四的眼中。借着火绒的光亮,能看到刚刚掉下去的哥几个毫无生气的倒在地穴底部。它们身上趴着几个一人多高,狗头人身浑身上下长满青苔的怪物。

  刚才的声音就是从这几个怪物身上发出来的,此时它们正趴在那哥几个的身上,在啃食他们身上的血肉。就这么一会饿功夫,刚刚掉下来的哥几个已经没了半个身子。几乎每个人都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虽然程老四也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不过见到这个场面还是头皮发麻。

  这几个怪物好像看不到火绒掉下来,直到火绒落在其中一个怪物的肩膀上。火焰的灼伤让怪物大叫了一声,随后猛的一抬头,和正在低头往下看的百无求打了一个照面。这个时侯,怪物才算‘看’到了头顶上的程老四。尖声大叫了一声,后脚发力向上一窜,踩着地穴墙壁,飞一样的冲着程老四扑了过去。

  “我的妈呀!什么妖物……”程老四大叫了一声之后马上便跳了起来,随后转身便向着下山的山路跑去。跑出去几步之后,他还不忘回头看一眼。就见怪物的两只爪子已经抓在了地穴边缘,看它的意思这是要跳出来吃了程老四

  看到了程老四之后,怪物大叫了一声,随后两只爪子用力一撑,身子好像离弦的利箭一样,向着程老四射了过来。眼看着怪物的爪子已经接触到程老四衣衫的时候,它突然惨叫了一声,它身体从要腰部一分为二。两截身体和内脏洒落了一地,惊魂未定的程老四看到怪物自己莫名其妙的分尸,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个时侯,地穴里面又是接连两声大叫。随后另外两只怪物一前一后的从大窟窿里面窜了出来,看到了程老四之后,一边大叫,一边继续向着他扑了过来。这次两只妖物只是刚刚窜了起来,空气当中便凭空的射出来两枚火球,打在两只妖物身上。

  这怪物好像是忌火,被火球打之后瞬间便变成了两团火球。倒在地上挣扎了一阵之后气绝身亡,妖物死后大火还在“噼里啪啦”的烧着。空气当中也开始弥漫起来一阵毛皮被烧焦的焦丑气味。

  看到一连三只妖物说死就死了,程老四的心这才算放下。别看这个大个子得身型和百无求的身型彷佛,不过比起来二愣子他可是有些心眼的。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之后,程老四马上明白这是有人救了自己。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了,对着空气大声喊道:“老神仙!老程我知道是您老人家到了!够意思……晚上给托梦不算,还怕老程我找不到地方亲自在这里等着。老神仙你出来说句话,把贵名讳赏下来,回去之后给你立个排——你们几个是谁?怎么出来的……”

  惊魂稍定的程老四认定了刚才救了他的人就是昨晚给自己托梦的神仙,不过看到面前突然出现了四个大大小小的陌生人之后,他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小子你爹妈就是这么教你的?要不是看你长得还算是个人样,冲你最后这两句话,老子现在就把你揍一顿,然后再把你小子顺着窟窿口丢下去。”听到程老四对神仙和对自己这几个人的态度明显不同,百无求便蹦了起来。

  “傻小子你这是做什么?看看把这孩子吓得。”这个时侯,归不归笑眯眯的凑了过来,看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的程老四之后,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小家伙,咱们来说说昨晚给你托梦那位老神仙的事情。老神仙长得什么样子?都和你说什么了?”

  “老神仙嘛就是长着老神仙的样子”虽然看出来这几个人不好对付,不过程老四的心里却并不如何害怕。这样和老神仙差不多的人,想要弄死自己早就下手了。怎么会留到自己到现在?如果自己能把他们几位都诓进瓦岗山的话,还怕什么北周的杨坚?当下他连说带比划的将托梦老神仙相貌描绘了一边。经由程老四嘴里说出来那位老神仙的相貌正是徐福大方师……

  归不归却并不在意,笑眯眯的听完了程老四的话之后。上下打量了这个蓝胡子的大个子,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老神仙就没说这地穴里面是什么宝贝吗?小娃娃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忘了和老人家我说?”

  归不归不怎么相信自己,大个子程老四听到“天地良心,您老人家不信的话,老程我给你发个毒誓。如果老神仙还有什么话我没说的话,就让老天爷打雷劈碎了我程知节。”

  “原来娃娃你叫做程知节……”说话的时侯,归不归脑海当中拼命在回忆徐福那个老家伙有没有什么姓徐的亲戚。不过想了一圈也想不到徐福那个老家伙有什么姓虚的亲朋故友,嗯,老家伙偷看隔壁洗澡的那个小寡妇倒是姓徐。不过就为了当年偷看人家,就给一个帝王这本也是豁出去了。

  归不归正在打听程知节底细的时侯,突然听到了吴勉的声音:“老家伙你过来看看,看看这是什么怪物?”吴勉的话归不归不敢不听,当下老家伙回头看过去的时侯,就见吴勉的手里你拿着刚才被他一刀两断的怪兽尸体。只是片刻的功夫,刚刚死亡妖兽的尸体发生了变化,尸体上面多了一层白乎乎的粘液。这粘液上似乎有腐蚀的效果,现在妖兽的尸体表面已经出现了腐烂的地方,也只有吴勉拿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