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补齐

  元昌没有丝毫的抵抗,被北周的士兵按到之后,说出来自己的身份。听到被抓住的是出家的北齐皇族之后,带队的军官大喜。当下将元昌关在了大牢当中,等着北周皇帝下圣旨如何处置这个和尚。
  
  听到抓住高僧元昌之后,北周上层也是十分惊讶。当初这位圣僧的传说遍布天下,虽然经过了这么多年,传说的反而起来越神。后来传说是北齐后主高纬嫉贤妒能,暗中杀害了元昌。想不到这和尚非但反而一直都藏匿在皇宫当中。
  
  不过如何处置这个和尚北周皇帝却有些为难,按理说北齐皇族已经死的差不多,也不差这一个了。不过当时佛教昌盛元昌的名气有太大,北周皇族也信奉佛教。担心元昌死在自己手里的话会引起佛祖的怪罪,一时半会也没有处置元昌和尚的主意。
  
  最后还是大丞相杨坚出的主意,既然杀不得那就放了吧。现在北齐已经灭亡,只是一个和尚翻不了天的。于是,被关押了数日的元昌被从天牢里面放了出来,安置在洛阳城中的云中寺庙当中。
  
  元昌的名头实在太响,自从到了云中寺之后,不停的有北周的高官、富商和百姓前来恭听元昌说法。见到好好的一座清净禅林变得喧闹起来。元昌无奈之下从云中寺当中离开,开始在北朝各地的寺庙当中游方起来。趁着那个封印自己的人还没有赶到,他将自己少年时期在问天楼学得那些纵神弄鬼的术法一一记录在案,竟然编写出来一本叫做《鬼神经》的密集。
  
  一直在暗中监视元昌的归不归看着元昌写的术法都是一些不紧要的,当下也不在意。问天楼已经倒塌了几百年,能把楼中的术法记录下来也没有什么大碍。看着元昌现在的样子,彷佛在靠写书消磨时间,等着那个封印他的人前来了。
  
  不过好日子过了没有多久,北周国都长安城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北齐皇族要谋反重夺天下的谣传。当时北周正在南征,要看着就要一统天下的时侯当然出不得这种纰漏。当下大丞相杨坚派人再次将元昌抓了起来,关押在大牢严刑拷问。
  
  这个时侯的元昌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他既不逃避也不还手,任由这些人折磨。最后连监视他的百无求都看不下去了,趁着夜深无人的时侯,磨着归不归一起前往大牢去看望这个昔日的冤家对头。
  
  看到了元昌的时侯,这个和尚正蜷缩在大牢的角落里。仗着长生不老的身体,元昌并没有留下什么伤痕。百无求看着背对着他的元昌,说道:“贼秃,你的神力没有了,可术法好歹也给你留了一点吧。弄死这些人出去,对你来说不算事儿啊。怎么?被人打上瘾了?不舍得走?”
  
  听到了百无求的声音之后,元昌这才回身看了他和归不归一眼,说道:“他们要折磨的不是元昌,是北齐皇族高昌。不是谁都可以受这刑罚的,你们来找我,不是那个准备要封印的人已经到了吧?”
  
  “不是听了你的话,还以为元昌和尚你想开了,原来你开始没想开。”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个封印你的人如果找到了,你还会被关在这里吗?这个时侯元昌你一斤在任人宰割了……”
  
  百无求听不明白自己‘亲生父亲’说的什么意思,马上开口说出来自己的不解:“老家伙你说的什么意思?那个封印的人到没到和元昌关在这里有什么关系?”
  
  “就是因为封印我的人还没有找到,广仁大方师担心时间久了和尚有什么变化,这才散播谣言把我关在这大牢当中的。”元昌有些无奈的说了两句,顿了一下之后,他又继续说道:“我只是想在被封印之前,以最后北齐皇族的身份待几天。就这也不可以吗?”
  
  “在大牢里你也是北齐皇族,这个广仁倒是想的周到。”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元昌,别以为老人家我和吴勉对你有什么好心。我们只是看广仁不顺眼而已,之前如何厌恶你现在依旧。如果最后这几天你还想碰碰运气的话,那我老人家便现斩下你的四肢。你的人不死就好……”
  
  “我辛辛苦苦经营了这么多年,想不到现在落得这么一个下场。现在想以北齐皇族的身份死了都做不到。”元昌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麻烦你和广仁大方师说一下,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请他不要再搞这些小动作了,什么时侯那封印我的人到了,元昌自己前去,不用他们再费心了……”
  
  “你们的事情,老人家我不参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托这傻小子的福,我老人家还有句话想要问问你。和尚,当初广仁大方师三番五次的护你。有了两位楼主的术法,你何苦再去招惹神只。当初看架势还以为你先想要去招惹徐福那个老家伙……”
  
  “你真的一位广仁大方师会放过我吗?”说话的时侯,元昌终于转过了身体,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他继续说道:“我也好,两位楼主也好。广仁的背后是徐福,我们在他的眼里都不算什么。看着我们的术法都比他要强,不过归不归你回头看看,我们走的哪一步不是在广仁大方师的布局之下?楼主抓我,他便保了我多年。就连方士一门崩塌也被广仁算计在这里,让我借着这个机会吞噬了其中一位楼主的术法。这么多年了,我和楼主的恩怨统统被他算计在了里面,你回头看看,哪一次他不是牵扯在其中?”
  
  说到这里,元昌顿了一下,喘了口粗气之后,继续说道:“这么多年我苦心经营就是为了从广仁的布局里面脱身出来,希望牵扯到了国运的话,广仁才不会轻易对我下手。后来天神下凡的时侯终于出现了变数,归不归,你是我的话,那个时候又会怎么做?只要吞噬了神力,就连广仁背后的徐福都会有所忌讳,那么你做不做?”
  
  “老家伙,这死贼秃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啊……”没等归不归说话,百无求已经掰着手指头将当年广仁的往事都想了起来。似乎和姬牢说的一样,别看那位大方师的术法不如元昌、楼主,可是每次占便宜的都是他们师徒俩。
  
  归不归难得的只是笑了一下,没有接话,当下听着元昌继续说道:“广仁的术法不行,却是精于借势,他从你们的身上借席应真的势,借妖王的势。你们也是亲眼看到的,我就算得了神力又如何?他从你们身上借势还不是将我打进了万劫不复之地吗?”
  
  说到这里,元昌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归不归,你和吴勉也要早做打算。在小节的计算上面广仁不如你,不过规划大局,你不如广仁。问天楼主,我还有你们这么多年一来都在广仁的布局里面,按着他设定好的路线再走。楼主死了,我也快下去了。剩下的就只有你们这几个人了……”
  
  “归师兄,现在知道为什么我反对放了元昌吗?马上就要给封印的人,还在挑拨离间我们的关系。”说话的时侯,广仁已经凭空出现在了归不归的身后。
  
  老家伙回头笑眯眯的看了大方师一眼,说道:“不过听起来这和尚说的好像在理,大方师,你占了我们这么多年的便宜,说起来叫做借势好像也说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