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一人之命换万民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一人之命换万民

  “还是留下来吧……”广仁叹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林正说道:“一人换天下万万人还有什么犹豫的吗?你是上天选定之人……”

  “那大方师你请上天换个人,换一个心甘情愿一人换万万人的。”没等广仁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冲着愣住的林正招了招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不是说要回家吗?现在可以走了。”

  “他哪也去不了”这时候,广仁索性对着林正实话实说了。他一只手按在半大小子的肩头,嘴里继续说道:“刚才我的确隐瞒了几句话,这个人说的没错。我需要你代替元昌将乱世根苗保存在自己的身体里,因为你的根基太差。这当中可能会伤害到你的身体。不过如果你不做的话,那么元昌体内的乱世根苗现世,天下便会陷入无根无源的乱世当中。不知道什么时侯才能再次回到正道……”

  说到这里,看林正还在不停的摇头,广仁再次说道:“这样。如果你答应代替元昌用自己的身体保存乱世根苗的话,我便答应你,等到炼化了根苗之后,我便给你安排一世的帝王运。下一世你便出生在帝王之家,长子嫡出稳坐江山之人。如何?”

  没等林正说话,吴勉冷冷一笑之后,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你还要继续蒙骗他吗?乱世根苗是姬牢在周初被燕哀侯放在他身体里面的,现在一年多年过去,根苗两度易主也没有炼化掉。这个没有一点术法根基的小子要炼化多久?两千年还是三千年?一世帝王之运?那个时侯有没有皇帝还是未知,你用什么来成就一世的帝王运?考操控国运吗?”

  看到平时不言不语的吴勉突然敌友不分冲着自己来了,广仁深深的吸了口气,继续说道:“那么吴勉先生你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吗?如果你有一举两得的办法,广仁何苦去做那个恶人?只要能妥善处置那乱世根苗,广仁愿闻吴勉先生你的高言。”

  看着广仁把持住了林正,吴勉有些不耐烦的哼了一声,随后向着两位大方师的位置走了过去。边走便说道:“这个还用去想吗?放了姓林的小子,砍下元昌的脑袋。乱世根苗由它去吧,已经乱了几百年,也不在乎再乱上几百年。乱的过了你就亲手把它扭转过来。大方师你可以逼这个小子生不如死,为什么不可以自己拨乱反正?”

  说话的时侯,吴勉已经走到了广仁的身边。伸手就要去拉林正离开这里。就在吴勉的手指接触到林正衣服的一瞬间,广仁突然出手按在吴勉的胸前,随后掌心喷出来一股力量。

  “嘭!”的一声响之后,吴勉竟然被这力量打得连连后退。退出去七八步之后才算勉强的站住,依旧一脸嘲笑的对着广仁继续说道:“这就是徐福教授给你,克制我的术法吗?也不怎么样……”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吴勉突然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晃了几下之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饶是广仁的弟子火山,看到这一幕之后都有些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也知道自己的师尊有克制吴勉的术法,不过毕竟这个白头发的男人今非昔比。几百年前徐福大方师传授给自己师尊的术法,想到现在还如此的克制这个白发男人。

  看着吴勉慢悠悠的站起来之后,广仁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想和吴勉先生你动手的,你不要干涉这件事,事后我会向吴勉先生你赔罪。不过乱世根苗事关天下人的安危。广仁不能用天下人的性命冒险……”

  “那你就把一个不相干的人豁出去了?”吴勉冷冷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就算是以己身搭救万民,事主自己不干的话。你凭什么来强迫他?谁说的天下万民是人,他就不是人了?”

  “吴勉你不要太猖狂了,牺牲一人成就万民这也有错?”火山抢在自己师尊说话之前,开口说道:“如果是我,别说能拯救万民。就算只有十个八个人,需要我火山的人头也尽管拿去……”

  “你是你,他是他。”白发男人一脸的嘲讽看着这师徒二人,哼了一声之后,慢悠悠的继续说道:“你去救人我敬佩你的大义,不过谁也不能逼迫别人用自己的性命去救人。你不是他,凭什么替他做主?”

  看到吴勉、归不归竟然为了林正该不该代替自己保存这乱世根苗,趁着没人去注意他。后面的元昌转身就走。不过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便看到了归不归带着两位妖物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和尚说道:“哪去啊?元昌,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他们为你都打起来了,你还好意思开溜?傻小子,交给你了……”

  归不归的话说到这里的时侯,百无求突然向前一步,伸出两根手指头去插元昌的眼睛。趁着和尚躲避的一瞬间,小任叁突然冲到元昌的脚下。两只小手抓住了和尚的两条腿顺势向后一推。将元昌推到在地。

  还没等和尚爬起来,百无求的一只大脚已经踩在了他的胸口:“贼秃!好好的别找不自在啊。你现在不是一个打我们一群的那个元昌了,认命吧。别惹老子不高兴。要不老子现在一脚就把你小子的排骨踩漏了,说,服吗?”

  当年这两只妖物困在一起,自己一根手指头也就搞定了,想不到现在虎落平阳被一个二傻子欺负了。元昌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活活噎死,不过百无求还没算完。不停用脚底碾着元昌的胸膛,嘴里一遍一遍的问道:“老子问你话,服吗?服不服?你就说服不服吧?不服的话老子在摔你一次,一只摔到你服了为止。”

  就在这个时侯,归不归笑嘻嘻的走了过来,拍了拍自己便宜儿子的大腿,示意他将腿抬起来。随后亲手将倒地的元昌拽了起来,笑眯眯的说道:“想不到还有这一天吧?元昌今天你是主角,你走了这场大戏还能谁来唱?跟着老人家我过去劝劝他们几个。估计当着他们的面把你的脑袋砍下来,他们也就打不起来了。”

  说话的时侯,归不归不由分说,拽着元昌便向着还在对峙的吴勉、广仁的方向走去,边走边笑呵呵的说道:“给老人家我一个面子,大家都少说一句。这么多天不下雨了,天热大家伙都燥,等我老人家斩了元昌,用他的脑袋来祭天。雨下来你们也解解躁气……吴勉。你的贪狼借老人家我一用,那大刀片子砍人脑袋一定特别顺序……”

  “归不归你敢!”看着吴勉回身将那柄贪狼扔给了归不归,广仁便要向前去抢夺老家伙手里的大刀片子。不过他只是刚刚做出来动作,一阵清风吹过,掀开了归不归的衣襟,露出别在腰带上面的那龙形法器。

  看到了帝崩就这么随随便便别在归不归手里,广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归师兄,你这又是何苦?乱世根苗是什么你是知道的,真的要看天下万民都置身乱世吗?我们也是一师之徒,看着徐福大方师和天下万民的情分上,你去劝劝吴勉。”

  归不归微微一笑,说道:“看看大方师你说的,老人家我都差点哭出来了,就好像老人家我真敢去劝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