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广仁的召唤

第三百九十一章 广仁的召唤

  听到广仁两个字从归不归嘴里说出来的时侯,元昌的脸色便有些变色。他竟然回头看了看大门口的位置,好像广仁随时随地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样。元昌的反应在归不归的意料当中,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和尚再次说道:“看看元昌你高兴的,不过广仁不会马上就会带人过来。那个人出了点事情,怎么也要两三个月才能过来。不过你要办的事情两三个月还来得及吗?”

  这句话说完,元昌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起来。归不归看到之后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那个人到了,元昌你的好日子也就不远了。你说当初随便找个庙躲起来多好,虽然日子过的提心吊胆,不过只要你不露头,再活个一两百年也没有什么问题。可你偏偏要回到这帝王人家,老人家我就不明白了,怎么,做皇帝真的要比命还重要吗?”

  “如果是必死无疑的话,我宁可死在帝王的宝座上,也不想提心吊胆的活着。当初为了躲避我那两位师尊,已经躲了几百年。我躲得够了,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元昌有些颓废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我谋划过汉末的刘氏、晋的司马氏和后来的尔朱荣,直到现在的高氏才看到一点成功的希望。如果现在逃了,我再也没有机会成就谋划好的那件事情。现在是我最后的机会,怎么也要试试的。”

  “那就等着广仁带着人过来,你和他说,看看广仁能给你几天时间。”归不归说话的时侯,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招了招手,示意它跟着自己离开。看着百无求走过来之后,老家伙背着手向佛堂外面走去。边走边最后说道:“元昌,别以为我们的事情完了。我们还有旧账没了,现在不还可没说一笔勾销……”

  说到最后的时侯,归不归和百无求这一人一妖走出了佛堂,随后使用遁法消失在了元昌的眼前。就在这父子俩消失的一瞬间,元昌“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缓了半天之后,和尚回头看着身后那尊巨大的释加牟尼佛像,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你是西方神,我拜在你的门下。读你的经文替你传道,现在我的苦难,你能替我了结吗……东方神指望不上了,西方的神只是一胎泥像……”

  归不归说到了广仁,却始终都没有见到那位大方师。转眼过了三个月,小皇帝的宝座刚刚坐稳,先帝留下来的佞臣和士开被元昌设计射杀于邺城神兽门。和士开的后台皇太后胡氏虽然恼怒,却不敢得罪元昌,只敢在自己的宫里叫骂,却不敢传到元昌和尚的耳朵里。

  小皇帝自登基以来,先是一夜之间诛灭了数十位藩王,将他们的兵权收回。然后开始整顿朝纲,现在又将先帝留下来掌握兵权的和士开除了。北齐满朝文武上下都对小皇帝高纬刮目相看,不过知道内情的人都明白这是居住在皇宫佛堂当中的元昌和尚幕后策划的。

  看着北齐新君的魄力,相邻的北周开始越来越不安起来。北周在边境集结了二十万人马随时随地都可能攻打过来,一时之间满潮文武大臣都风声鹤唳,每天朝堂争论最多的就是征兵和选拔统帅的问题。

  高氏一族以勇武、征战立国,虽然皇帝一个不如一个,但是论起征战来却都是难得的人才。这些年都是靠着高家这些藩王在齐、周边界抗敌,才没有让北周的人马打过来。不过这些统兵的人才却死在了元昌的手里,一时之间,满潮的官员竟然无人可派。

  最后还是元昌出了主意,小皇帝高纬派出一位稳重的老将为帅。元昌和尚随军混在军中出谋划策,必要的时侯还可以使用术法直接攻入北周的军队。有这位圣僧随军,小皇帝自然再没有什么可担心了。当下在皇宫当中摆下酒宴为元昌和尚和众将设宴壮行。

  原本这并不是最好和北周决战的机会,按着元昌的构想先要强国强兵。然后在暗中挑拨南朝和北周的关系,当他们两败俱伤的时侯,北齐大军突然杀出去,杀败两国人马之后,天下便唾手可得。

  如果元昌还有两年时间的话,他一定会按着自己设想来做。可惜广仁随时随地都能赶到邺城,元昌和尚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当下便决定拼一把,不过元昌在北齐军中,他们的胜率便大了不少。

  当天皇宫设宴的时侯,元昌难得出现在酒宴现场,席间和尚还用迷幻之法说了一大堆的豪言壮语,听的众将士都热血沸腾,如果不是战场太远,他们都打算现在马上冲出去和北周军士一番厮杀。

  就在酒宴到了高潮的时侯,元昌的耳边突然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元昌和尚,南海郡码头一别数年,你还记得广仁、火山师徒吗?想不到你还是恶行不改,事到如今还在打着国运的主意。我在你的佛堂等你,不要让我们等的太久……”

  原本正在和众将说笑的元昌瞬间好像被雷劈中一样,先是猛烈的颤抖了一下,随后木雕泥塑一般一动不动的呆楞在当场。坐在他身边的皇帝高纬看出来元昌有些不对,当下连连呼喊,才将这个和尚的魂魄叫了回来。

  反应过来之后的元昌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随后对谁也不说话,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宫殿,向着自己居住的佛堂走去。这个时侯,包括皇帝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满脸惊谔之情看着不要任何人跟随的元昌独自的走出了宫殿,随后踉踉跄跄的向着佛堂的方向走过去。

  小皇帝从没有看过元昌这个样子,当下急忙派出贴身的内侍远远跟着大师。内侍跟着元昌一直回到了佛堂,不过今天的佛堂有些与众不同,那位内侍眼睁睁的看着元昌走了进去。他想要偷偷的跟进去的时侯,才发现整个佛堂好像被一面看不到墙围了起来一样。任凭内侍如何都是被当在了佛堂外面。

  内侍试了几次无果之后,急急忙忙回到小皇帝那里禀告。他离开这里的同时,元昌已经看到了广仁、火山师徒。除了他们二人之外,身边还有一个十来岁的乡下男孩。

  看到了元昌回来之后,广仁微微一笑,说道:“元昌,不和你客套了,今晚就是你的大限之日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大方师说话的时侯,元昌的目光一直都在停留那个半大小子的身上。后来被火山一声呵斥之外,才明白过来,对着广仁说道:“再给我一点时间,一年……三个月,只要再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到时候元昌再到大方师驾前领死。”

  “三个月?当初你给百里熙三个月的时间了吗?”看到元昌和自己的师尊讨价还价,当下火山怒斥了一句。随后继续对着元昌说道:“你的命已经在广仁大方师的手里。识趣的话现在便自裁在大方师的面前!”

  “那么我身体里面的乱世根苗呢?两位大方师想到这个了没有。”元昌并不在意火山的话,眼看着自己的构想就要实现,只差最后一步说什么也要走完。

  “乱世根苗?我想到了……”广仁微微一笑之后,指着身边的半大小子对元昌说道:“他稍后会代替你,将乱世根苗放在身体里,慢慢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