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受惊的小皇帝

第三百八十九章 受惊的小皇帝

  诈尸了!”不知道哪位高姓藩王反应过来,大吼了一声之后,转身向着窗框的位置跑了过去。抄起来一把椅子向着刚刚糊了一层素纸的窗框上面砸了过去,以为将窗户砸烂之后便可以从这里逃出去。

  没有想到的是,木头窗户这个时侯竟然突然变得好像铁打铜铸的一般。椅子砸上去非但没有将窗户撞破,反而反弹回来砸在这位藩王的脑袋上,将他砸的鲜血横流。

  大门、窗户都打不开,那边的棺材盖已经慢慢的掀开了一道风息,不停的有黑气从里面冒出来。将周围这些人吓得肝胆俱裂。满屋子的藩王都在大喊大叫,指望着外面的护卫听到之后能将他们救出来。

  “别喊了!你们还是看不出来吗?这是小儿高纬和妖僧元昌要将我们置于死地……”白天发难的上党刚肃王高唤明白了过来,这个时侯大家都差不多适应了黑暗的环境,眼睛多少能看到一点发生的灵堂里面的景物。高唤抄起来一座烛台,拔掉上面的蜡烛之后将烛台当作应手的武器。

  其他的藩王看到之后也纷纷在灵堂寻找可以当作武器的事物,一时间椅子腿、烛台包括供桌都被拆了。人家人手一件‘兵器’等着棺材里面的‘高湛’出来,大家伙一起过去和他拼命。

  就在众人拉开架势的一瞬间,“嘭!”的一声棺材盖被一股黑气顶飞。一个黑影跳了出来。向着已经吓傻了的众藩王扑了出来。随后,灵堂当中不停有哀嚎等到声音传了出来……

  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灵堂的大门从外面被人大开。一声白色僧衣的元昌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踩着满地的尸体走到了棺材后面,将藏在暗处的一根长香掐灭,随后拿着这半截长香回到了高纬所在的宫殿当中。

  看到了皇帝之后,元昌微微的欠了欠身,说道:“回禀陛下,高唤等宗亲已经全部为先帝殉葬。他们和先帝的手足之情感天动地,还望陛下可以封赏其家族子弟……”

  “都……死了。”高纬听到刚才还和自己同处一室的宗亲这样就全部丧命,当下他的心脏一阵狂跳。原本元昌说他去解决众藩王的时侯,高纬还以为这和尚是要和众王谈判。可能会杀鸡给猴看除掉一两个藩王。没有想到他竟然一个不留将几十个高姓藩王全部杀死。想到这里,他便不停的打着哆嗦。

  “是,都死了,一个不留……”元昌面无表情回复了一句之后,继续对着开始不停后退的皇帝高纬说道:“他们不死,便是陛下的大难……”

  说话的时侯,元昌开始向着高纬走了过去。将小皇帝吓得裤裆一热,竟然当着和尚的面尿了一裤子。当下,高纬贴身的内侍急忙过去给这位少年天下更换衣衫。小皇帝任由内侍将他的裤子脱了下来,光着屁股对已经停住脚步的元昌说道:“你不要过来……我……朕直到大师你是为了朕的江山社稷着想,高唤他们死了也就死了,大师你做的好。朕要重重的封赏你……你不要过来,有什么事情就在那里说……”

  看着小皇帝被吓得连羞耻都顾不上了,元昌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之后,行礼说道:“陛下知道和尚一切都是为了陛下的江山就好,和尚还要去为众藩王超度亡魂。这就告辞了。和尚就在宫中的佛堂暂住,陛下有事。可以派人到佛堂唤和尚前来。”

  说完之后,元昌再次对着已经穿上了新衣服的小皇帝行礼,随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座宫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离开。让小皇帝放松了。还没等元昌走到宫殿大门口,已经闻到了空气当中的臭气,回头看去就见内侍将刚刚为高纬换好的衣服又脱了下来。这位小皇帝刚刚尿完。这次又拉在裤裆里了.......

  第二天一早,皇宫里面便传出来众藩王昨夜为先帝守灵的时侯,怀念先帝悲痛欲绝最后竟然全部闭气而死,二十二位藩王全部为先帝殉葬。皇帝心里万分感动,稍后便有封赏这些藩王的旨意下来。

  随后,二十二具死尸被拉出来皇宫送回各自的府上。原本只是死了一个太上皇,一夜的功夫高氏一族却差一点全族死光光。这些藩王的尸体拉回到各自的府上之后,家属查看了尸体,一个一个脸色都是酱紫色。除了舌头没有伸出来之外。看着和上吊而死的死尸也没有什么区别。

  这些藩王的家属当中有人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查清他们都是怎么死的。当下偷偷摸摸的将北齐有名的仵作请到了家里验尸,经由仵作的查看之后,这些藩王的身上没有外伤,银针验尸也没有查到中毒的迹象。从表面的症状上面来看,除了没有外伤对不上之外,还真的和掐死或者上吊而亡的闭气死因差不多。

  仵作的话让这些藩王的家属也搞不清楚了,难不成他们都是不喘气把自己憋死的吗?

  这个时侯,吴勉、归不归所在的无人宫殿里面,老家伙正在对自己的便宜儿子解释元昌是怎么不用术法就害死这么多人的:“傻小子,你还要爸爸我解释几次才能听明白?元昌的丹田破碎不可能使用这么大的术法去害人,他还是借力。用的是当年问天楼留下里的那些玩意儿。他和皇帝离开灵堂之前留下了摄魂香,当时灵堂的大门和窗户紧闭,摄魂香的香气无法从泄漏。被里面的藩王吸到身体里面,迷惑了他们的心智。他是是被吓死的,不过这摄魂香是好东西,吓死他们的之前还是控制魂魄,让他们自己把手指头塞进气管里。小皇帝圣旨说的没错,这些藩王还真是自己把自己憋死的……”

  说到这里。还是怕自己的便宜儿子听不明白,老家伙继续说道:“到现在为止,元昌办的所有事情几乎都没有用到术法。他只是再吃问天楼时期的那点老本,不过就是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

  “老不死的,你说元昌真的会做好人?帮着那个小皇帝一统天下?”这个时侯,小任叁插嘴继续说道:“这么多年没看过元昌做过什么好事,现在冷不丁看他为别人谋江山,还是有些不大适应。”

  “别说人参你。老人家我都不大适应。”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他可是是想开了,这是借北齐的小皇帝一统天下。然后自己做几天皇帝再把自己的性命交给我们。不管怎么说他做皇帝梦不是一天两天了,太执着了……能死在皇帝的宝座上,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那你们几个就看着他当皇帝?老子不服啊。凭什么别人杀人放火抓着就宰了。他办了那么多的坏事,还要拼拼皇帝梦?我呸!”这个时侯,在皇宫当中憋闷了几年的百无求开始大喊大叫了起来。

  “傻小子,你稍安勿躁。留着元昌自然有留着他的用处……”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看不言不语的吴勉,等着这个白发男人替他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不过吴勉还是一如既往的装作没有听到。

  而归不归又不想自己做恶人,只能哄骗百无求说了几百遍时机未到,为了北朝百姓不受苦这样的套话糊弄了过去。

  这个时侯,小皇帝的宫殿当中,高纬坐在皇帝的宝座上。对着身边的贴身内侍说道:“这件事你一定要小心,和他们说,就算被捉住也不能把朕供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