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七章 走到幕前

第三百八十七章 走到幕前

  三天之后,皇宫里面传出来消息。当今皇帝高湛退位,将皇位传给了自己儿子高纬。不过他并没有按着和元昌说好的那样,找一个清净山林出家为僧。而是成了太上皇,操控着皇帝继续统治北齐,有关军国大事要先报奏太上皇。

  开始几个月当中。高湛收敛了一点暴虐的性格。不过还没过半年高湛的固态萌发,先是借口给自己的儿子挑选皇妃,在民间选了百余名美女送到了他的宫中。随后有因为宫人私下传话的小事在皇宫大开杀戒,吓得新帝以为太上皇作出姿态要废了自己。当下带着皇后和太子在太上皇宫殿前苦痛流涕,自己要还位于父皇。

  他这位爸爸奸嫂弑侄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又不止他这么一个儿子,军权政权都在太上皇手里,说废也就废了,说杀也就杀了。高湛对自己的儿子还算不错,知道孩子受了惊吓。召进宫中好言安抚了几句,让他安安心心的做皇帝。

  虽然高湛依旧暴虐,不过好歹对高氏宗亲留了手足之情。而那位元昌和尚也再没有出现过。高湛每每想起当初寝宫的那一幕,越想越觉得那只是一场噩梦。怎么可能会有身体被啃光,却一瞬间满身的血肉又重新出现的?这只是个梦,只不过有点巧了,那天高昌做了和尚回到了皇宫。这才让自己开始胡思乱想的……

  不过现在做了太上皇和皇帝也没有什么区别,高湛索性这样继续下去,一晃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几年。这当中高湛宠信的佞臣淮阳王和士开与高氏宗亲赵郡王高睿、河南王高孝瑜发生争执,三人闹到了高湛的面前。

  没有想到高湛非但没有帮助自己的宗亲,反而将河南王高孝瑜赐死,赵郡王高睿更改封地将他远远的打发了出去。就在高睿前往封地的路上,被太皇太后胡氏以及和士开派出的刺客害死。

  一国的王爵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高湛没有丝毫彻查的意思。反而将高睿的封地转给了自己的儿子,一时之间,宗室的愤慨极大。不过碍于高湛的淫威没有人干起来反抗。

  高睿死后的第十天晚上子时,高湛正在酣睡的时侯。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心悸,随后他不由自主的睁开了眼睛。就在高湛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看到已经死了的高孝瑜和高睿二人满身是血的站在自己的床头。眼眶里面呼呼冒血,一瞬间,高湛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上午……

  “原本我以为你改过了,和尚变成了太上皇我也不打算追究。不过高湛你还是这样妄为,那和尚我便救你不得了……”说话的时侯,三年前的元昌和尚从高睿、高孝瑜二人的身后走了过来。

  “等一下……圣僧您老人家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和三年前不一样,高湛还能说话辩解。当下他一边擦着冷汗一边继续说道:“我是因为孺子年幼,担心他少年称di被奸人所害。这才勉为其难暂居太上皇的。本打算今年年末便找一处清净禅林,与青灯古佛……”

  “别等到年末了,今天你这一世的俗缘便已经了结。高湛。下一世再见吧……”元昌说话的时侯,身边的高睿、高孝瑜二鬼便狰狞着向高湛扑了过来。高湛吓得连连惊叫,宫门外守卫的护卫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没有一个人进来查看出了什么事情。

  在两鬼拖拽的过程中,高湛还连连向元昌和尚哀求:“圣僧救命……我不做太上皇了……我将皇位送与圣僧……我愿为圣僧为奴,祈求圣僧饶了……”高湛的话还没有说完,两鬼已经伸手将高湛的魂魄从身体里面拽了出来。在一阵惨叫声当中,带着他的魂魄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这个时侯,元昌的身后又响起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现在高湛已经遭了你的报应。他那儿子也不是做皇帝的材料。不出十年,不是被臣下推翻便是被邻国所灭。元昌,你的心愿是不是了结。可以把命留下了。这么多年我们陪着你待在皇宫里,老人家我还好说,吴勉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

  “几百年都等了,你们几位还在乎这点时日吗?”元昌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北齐亡国难免会有百姓生灵涂炭,元昌多活几日,还能想好对策让百姓们少些麻烦。”

  “元昌你什么时侯开始替百姓着想了?”归不归的声音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也好,几百年都等下来了,也不差这几天。老人家我去劝劝吴勉,不过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如果你还有什么小动作的话,下次就是他来找你了。元昌,这次老人家我是看在北齐千万百姓的份上……”

  归不归的声音消失之后,原本异常镇定的元昌脸上。头上瞬间出现了汗水。他现在的样子彷佛就是片刻之前的北齐太上皇高湛,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元昌踉踉跄跄的向着宫殿大门口走去。

  眼看着就要走出大门的时侯,元昌突然想到了什么。当下又回到床前,在高湛死尸身上,将他手臂上挂着的一枚金环取了下来,随后带着金环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半个时辰之后,元昌的身影出现在了皇帝高纬的寝宫当中。他用问天楼的密法迷晕了睡在高纬床榻上的皇后,随后唤醒了这位只有十三岁的少年天子。

  醒过来之后的高纬看到唤醒自己的人是元昌和尚之后。急急忙忙从床榻上下来行礼。自从他登基以来,这位和自己沾亲的和尚便时不时这样的出现在寝宫里。第一次看到元昌施展了好像仙术一样的术法之后,高纬一直当这位和尚是神仙下凡。对他的话言听计从。元昌几乎都预言到了太上皇之后要做的国政大事。提前给他想好了应对的法子。

  这三年以来,要说是太上皇主政,倒不如说是元昌实际控制着北齐的命脉。不过这次看到元昌和尚。高纬心里却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元昌将高纬扶起来之后,把手里的金环放在皇帝的手中,随后说道:“陛下。和尚这次是来告知陛下,不久之前太上皇刚刚晏驾。还请陛下早做安排,以防小人趁乱而动,与陛下的江山不利……”

  这三年以来,高纬虽然身为天子,却无时无刻不再受自己父亲太上皇的威胁。说是皇帝,他还不如昔日身为藩王时自在。现在突然听到这个神仙一般的和尚说到自己父亲晏驾,他心里反而松了口气。只不过在元昌面前,还要做出来几分当儿子应有的悲伤神情。

  看着高纬假模假样的哭了几声之后。元昌劝慰了几句,随后继续说道:“陛下,太上皇虽然晏驾不过大齐尚在。现在有南朝这样的世代大敌。旁边还有一个北周为肘腋之患。陛下登基之后,还请早做打算,以防外敌趁虚而入。还有太上皇的旧班底此时也可以功成身退了,陛下主政自然还有陛下的班底。”

  高纬这几年在高湛的打压之下,已经养成了懦弱的性格。大小事情都是太上皇做主,需要自己办的事情也是元昌和尚代劳。现在让他自己拿军政大事的主意,他自己便开始头疼起来。

  犹豫了半天之后,高纬唯唯诺诺的对着元昌说道:“元昌大师,你本来就是高氏宗族的至亲。这几年又是你来辅佐朕,朕年纪尚小,外敌又在虎视眈眈。还请大师还俗,保我大齐的江山稳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