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再回皇宫

第三百八十五章 再回皇宫

  就在码头上的几个人在谈论元昌的时侯,元昌已经出现在了邺城城外的一座小寺庙当中。这里的主持和尚是他的弟子,元昌有些不适合自己出面的事情,都是交付庙里的和尚们去做的。

  元昌出现在庙里的时侯,庙里的和尚刚刚起来,正在准备早课。看到他跌跌撞撞的走进来之后,庙里的主持大惊失色。当下命小和尚将前后山门关好,随后亲自搀扶着元昌向着禅房走去。

  看着小和尚要去关山门,已经气若游丝的元昌挣扎的对自己的弟子说道:“不能关山门……打开……前后山门都要打开……”

  这时侯。主持也明白了过来,急忙对着愣在当场的小和尚说道:“听殿下的,前后山门开放。照常接待上香的施主们,不过不管谁问,都不可以说殿下在庙中。”嘱咐完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扶着元昌藏到了禅房当中的密室里。

  元昌安置在这里之后。担心会有人看出来庙中少了主持和尚。他便将自己的弟子打发回到了庙中,继续主持庙中的事物。看着自己的弟子离开之后,元昌几次想要凝集神力。最后都功亏一篑。现在连可是施展五行遁法的那一点点神力都凝结不起来了,这个时侯,元昌自己也反应了过来。自己在吴勉、广仁四人的破空重击之下,已经伤到了丹田……

  元昌虽然有长生不老的能力,不过那也只能恢复身体,无法修补破碎的丹田。试了无数次都无果之后,元昌的心里完全乱了。什么一统天下,什么将吴勉、广仁等人赶尽杀绝这就算是成了一个笑话。现在的元昌就算想要自杀都不容易,更别说之前谋划的那些大事了。

  一连三个多月,元昌都待在这座密室当中。他想尽了办法也想不到如何可以修补丹田,这个时侯。传来北齐皇帝高洋饮酒过度身亡的消息。皇宫当中各位皇子都开始争先恐后的忙活起来,最后高洋之子高殷在自己叔叔高演的支持下,最终坐上了皇帝的宝位。

  不料转年之后,辅佐新帝登基的常山王高演便篡夺了皇位。将只做了一年皇帝的侄子赶下了台,随后高演自己登基称帝。将废帝高殷害死在去往济南的路上。这两年的时间,元昌一直藏身在邺城外面的寺庙当中。谁也想不到这座小小的庙中还藏着这么一位大人物。

  而化名高昌的元昌在皇宫当中是先帝高洋一脉,现在高演登基,他之前的努力几乎化成了泡影。这段时间当中,元昌那位主持弟子经常过来像自己的师尊传递皇宫当中的消息。听到皇位传到了高演一脉的时侯,他便开始沉默不语。主持看到自己师尊的脸色不悦,当下也不敢再说什么。

  北齐的皇帝也都是短命,又过了两年,还没有做过皇帝瘾的高演也一命呜呼。为了不重蹈他侄子的覆辙,高演没有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而是传给了自己的弟弟长广王高湛。

  高演死后高湛登基成为了北齐新主,北齐崇信佛教,高澄登基之日还请了邺城周围大小庙宇的主持进宫祈福。连元昌藏身的小庙主持也被人带进了皇宫,和众高僧一起为新帝祈福。

  回来向元昌诉说的时侯。他这位师尊只是低头沉思,直到说完始终不发一言。

  虽然先帝以为将皇位传给了弟弟,自己的儿子便能幸免于难。不过新帝登基之后这些侄子们心里便不痛快。新帝高湛也是玩出花样。得了自己哥哥的江山之后,竟然还惦记上了自己的嫂子。登基没过多久便霸占了先帝皇后,转过年来。这位先帝的皇后竟然给自己的小叔子生了一个女儿。

  这样的事情本来传的就快,没过多久整个邺城都传的风言风语。先帝和皇后的太子高百年就是因为心里不痛快,跟自己的老婆埋怨了几句被人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原本这皇位就是得自自己的侄子,当下高湛一不做二不休亲自动手。将自己这这太子交到宫里来,随便找了一个过错之后,亲手拔刀砍死了这先帝的太子。

  这件事情经由主持的嘴传到了元昌的耳朵里,听到了事情的始末缘由之后,这位原本计划着自己通过北齐一统天下的元昌怒极反笑。他放肆的狂笑了一阵之后才恢复了正常,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可不是我想得到……”

  原本主持以为自己的师尊发发牢骚之后。就这么算了。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他这位师尊竟然打开密室走了出去。就在佛堂当中,请主持将自己的头发剃光,随后找了一件当年他做和尚时侯留下来的袈裟换上。然后命庙里大小和尚组成仪仗,一起向着邺城进发。

  因为他们都是和尚的缘故,并没有得到什么阻拦。这一队和尚浩浩荡荡的到了皇宫门前,随后元昌将之前皇子身份的玉牌给了宫门前看守的御林军头目。高耸了一声佛号之后,说道:“劳烦通禀一声,先皇子高昌学佛法归来,前来拜见皇帝陛下……”

  元昌已经失踪了数年,宫门前的御林军也是已经换了几轮。自然没人认识他。当下,守门的御林军头目进去通禀。半晌之后,通禀的御林军带出来一个上了年纪。之前一直服饰元昌的老内侍。见到了已经再次穿上袈裟的元昌,老内侍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眼睛之后,对着元昌说道:“殿下失踪了几年,想不到再见面您已经皈依了佛门……”

  “我原本就是佛门弟子,只是借了陛下皇子的身份在皇宫修行而已。”元昌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认出了我,是不是可以进去拜见陛下了?”

  确认了这位和尚就是自己当年服侍的皇子高昌之后,老内侍请元昌在门前稍等。他二次回到皇宫向皇帝禀告失踪几年的皇子高昌再次出现,又等了小半个时辰之后,皇宫大门打开,刚才的老内侍带着几个年轻的内侍和护卫走了出来。恭恭敬敬将元昌迎进了皇宫当中。

  因为没有皇帝的特旨,跟着元昌一同进京的和尚们被拦在皇宫门外。七拐八拐之后,老内侍将元昌带到了一座偏殿当中。请当年的高昌殿下在这里稍等,现在陛下正在忙于政务。稍后会下旨请高昌殿下进去。

  老内侍离开之后不久,偏殿里面的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一阵笑声。笑声过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老人家我和张松打赌,元昌你早晚还是会出现在这皇宫当中。这么样?这才几年的光景你便回来了……”

  元昌听出来这声音的主人正是老家伙归不归。他脸上没有露出来任何意外的表情。对着空气当中的归不归说道:“你们几位亲自下的手,归不归你自己都忘了吗?我的丹田伤在你们的手上,从两位楼主,和神祇身上得来的神力、术法最后还是一场空。这几年我一直都在尝试修补丹田,可惜当年太贪心用别人的魂魄撑开了丹田。现在已经不可能修补,我已经死心了,恢复之前的术法无望,与其找个地方躲藏起来,还不如完成我的心愿,哪怕最后死在你们的手上,我也心甘情愿了。”

  元昌说完之后,归不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老人家我就不明白了,元昌你是怎么想的。凭什么认为我老人家会留你到心愿完成得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