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二章 难搞的元昌

第三百八十二章 难搞的元昌

  元昌和伊秧同时向后退了出去,元昌退出去五六步之后才算站稳了脚步。而伊秧虽然身为神祇还是退出去十几步之后,才勉强的站住差一点一屁股摔倒地上。不过还没等他站稳,元昌已经到了伊秧的身前,一拳打在神祇的胸口上,将他身上的发光的神力打散。

  神力被打散的同时,伊秧的手臂抵在了元昌的小腹,随着一声好像胡瓜摔落在地上爆裂的闷响,神祇发动神力一股巨大的力量打在元昌的肚子上。将他高高的打飞到十几丈高的高空当中。

  元昌被打起来的一瞬间,罪罚双剑也好像闪电一样的向着元昌飞了过来。眼看着双剑就要刺穿元昌头颅的时侯,这位曾经的和尚身上突然冒出来一股黑气。两柄短剑直接穿过了黑气,却没有对里面的元昌造成任何伤害。

  而站在原地的伊秧原本打算飞到半空中和元昌再战,不过刚才那一拳已经伤到了他的心脉。神祇一口金色的鲜血喷了出来,强忍着才没有栽倒在地。这个时候。刚才被元昌打飞出去的睚眦有冲到了元昌的身后,长啸一声之后,从身后将半空中的元昌扑了起来。

  元昌落地之后。脸色已经惨白的伊秧再次冲着他扑了过去。而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这个时侯也顾不上什么保存实力了,从左右两边一起冲着元昌扑了过去,现在的情形看着元昌几乎没有脱身的机会了。

  而元昌竟然也没有想要脱身。他不理会广仁、睚眦两边,将身后的破绽卖给了他们。元昌自己则对着面如金纸一般的伊秧反扑过去,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侯出现了一个黑气的烟雾团,元昌硬拼着胸口先挨了伊秧一下,手里的雾气团同时打在了神祇的身上。

  这个时侯的伊秧神力已经被打散,能够凝聚起来的神力并不多,加上元昌身上的护体黑气,他那一下并没有给元昌带来多少伤害。反而将胸前的空档露了出去,结结实实的挨上了那团黑色的雾气。这雾气团轻飘飘的打在伊秧身上之后。瞬间化成了烟雾顺着神祇身上的毛孔瞬间渗进了他的身体当中。当所有的烟雾都渗进伊秧身体的一瞬间,这团烟雾突然在神祇的身体里面爆炸。伊秧当场顺着七窍不断的有鲜血喷了出来,他人也好像烂泥一样的瘫到了地上……

  看到自己得手之后,元昌便不再理会倒地的伊秧。这个时侯身后的睚眦已经扑到了他的后背,对着元昌的后脖子张嘴咬了下去。就在这个时侯,原本包裹住元昌身上的黑气突然反向从他身上剥离出来,对着长大了嘴巴的睚眦扑了下去。只是眨眼的功夫,这层雾气已经将睚眦包裹了起来。

  被烟雾包裹住之后,睚眦发出来几声岔了音的惨叫声。随后就见被黑色雾气包裹住的睚眦倒在了地上,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这个时侯,看到不好的饕餮也冲了过来,趁着元昌转身去对付广仁、火山的时侯,将睚眦抢回到了惊呆了的张松身边。

  饕餮看出来这黑雾的来历,当下为了搭救自己的弟弟也顾不得什么了。它一狠心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对着睚眦的身体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一口龙血喷上去之后,原本包裹着它的黑色雾气瞬间消失了小半。继续两三口龙血喷过去之后,睚眦身上的黑色雾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它被这黑气伤的太重,眼耳口鼻处不断的有鲜血渗出来。但就是这样。睚眦也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冲着元昌的方向一个劲的呲牙,看样子这是打算要回去拼命。

  “拉倒吧。保命要紧……”看着情形不对,张松和饕餮合力将还不服不忿的睚眦抱了起来,向着远处禁制的边缘跑去。原本张松以为这次是来占便宜的。想不到元昌的能力完全出乎他们意料。现在睚眦已经没有了再战的能力,只能暂避一下,等到局势明朗之后再回来。

  这边没有了伊秧和睚眦之后,广仁、火山在元昌的手下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虽然那层护体的黑气被甩到了睚眦的身上,不过罪罚两柄短剑依然对元昌没有什么效果。每每眼看着就要刺穿元昌要害的时侯,都被他用手指弹开。等待广仁、火山冲到元昌身边的时侯,他突然伸手抓住了飞到面前的双柄短剑。强行改变了罪罚双剑的运行轨迹,对着两位大方师的身体刺了过去。

  眼看着广仁师徒就要被大方师的法器毙命的时侯,元昌突然感觉到身后起了风声。听到风声不善之后。他急忙转身用手里的罪罚双剑向后猛扎。就在元昌转身的一瞬间,孙猴子的大棍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大棍以雷霆万钧之势虽然被两柄短剑格挡了一下,还是一棍打在了元昌的胸口。这一棍是孙无病跳起来自上而下的打过来,虽然没有将元昌打飞,还是将他打的双腿瞬间跪下下去,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孙爷爷就不明白了,揍你一个元昌,还至于那么费事吗?我这边还没垒起来几块金砖,他们竟然都被你打趴下了。”说话的时侯,孙无病用手里的石精大棒敲了敲元昌的脑袋,最后继续说道:“孙爷爷本来不打算干架的,不过现在你把我干架的瘾勾起来了。就要负责到底。来,今天不是元昌你想办法打死孙爷爷,就是孙爷爷一棒子打死你。”

  “猴子。把他留给我……”孙无病刚刚说完,举起来大棍就要动手的时侯,身后的海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后就见平静的海面上面话过来一艘小舟。一个白头发的男人站在船头上,对着孙无病继续说道:“我和元昌有旧账未清,猴子让开……”说话的正是白头发的吴勉。船后坐着归不归和百无求、小任叁两只妖物。在归不归的怀里还抱着一个正在沉睡的年轻女人,看女人身上的服饰还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大姑娘

  吴勉和百万千是孙无病最头疼的一人一妖,其中一个看出来自己的罩门,一动手就往它的脖子上招呼,另外一个百无求也是邪门,每次看见这只妖物孙猴子都不由自主的下跪,现在已经落下病了。

  不过明明是自己把元昌揍得奄奄一息,这个时候他们几个要过来摘桃子,孙无病的心里便不是十分的痛快。当下这只大猴子用手里的大棒敲着元昌的脑袋敲的“梆梆……”之响。同时回头冲着船上的几个人说道:“你们来的是不是太巧了?刚才元昌和尚到的时侯你们没来。他一个打到几个的时侯也没有看见你们几个。现在看着他就剩一口气你们想起来捡便宜了?”

  “孙……子!你别得了他奶奶的便宜卖乖。我们家老家伙怎么和你说的?给你黄金让你过来拿的。他那句话说让你去揍元昌的?老子早就想要揍元昌一顿,你现在把他揍得只剩下一口气,老子还有什么乐趣?”这个时侯。百无求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对着孙猴子一阵大骂。对孙无病的称呼支支吾吾,怎么听都是在占它的便宜。

  对这只妖物,孙无病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现在只是听到声音便双腿发软,下跪之势蠢蠢欲动。好不容易站稳之后,也不去理会元昌,扛着大棍回到了黄金堆的位置,继续一块一块将掉落的黄金重新垒了上去。

  这个时侯,小舟上面人影一晃,吴勉瞬间便到了码头,站在了正打算站起来的元昌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