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一章 难搞的孙无病

第三百八十一章 难搞的孙无病

  出现的两个人影也是许久没有出现过的张松和龙种饕餮了,在张胖子的身后还溜溜达达的跟着一支浑身粉红色好像豹子一样的睚眦。看到了一圈老熟人将元昌围了起来之后,张松油腻腻的笑了一声,没有理会元昌,反而对着对面的孙无病说道:“猴子,归不归那个老家伙是怎么把你诓来的?”

  “呸!你胖的跟猪一样,还好意思管你孙爷爷叫猴子?现在孙爷爷没空跟你一般见识,等着这件事情完了的。孙爷爷手里的棒子好好找你聊聊。”孙无病耍了几个棍花之后,继续说道:“归不归说让孙爷爷过来拿黄金的。肥猪你呢?那个老家伙是怎么和你说的?”

  “他说给我找到了一副好皮囊,留给我以后夺舍用的。早知道这个皮囊是元昌的话,我们就不来了。”张松嬉皮笑脸的说完之后,又对着广仁那边说道:“大方师,你们呢?你们几位不是为了这点黄金来的吧?”

  孙无病和张松二人,都不是广仁想要见到的。一个当年将他打飞了出去。另外一个的心眼不必归不归差多少。不过现在他们是站在一条线上的,怎么也要客气两句:“他告诉我元昌会在今晚露面,要和我联手来对付他。放任元昌这么久了。也该做一个了结了。”

  这时候,元昌冷笑了一声,对着广仁说道:“那么我身体里面的乱世根苗呢?大方师。元昌死是小事,你真的打算看着乱世根苗再现世间吗?到时候天下百姓生灵涂炭,这个罪名是不是要挂在你广仁大方师的身上?”

  “哈哈哈哈……”元昌的话刚刚说完,张松便不由自主的大笑了起来。笑的这个胖子身上得肥肉乱颤。元昌有些恼怒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有什么好笑的吗?是乱世根苗再现好笑,还是天下百姓生灵涂炭好笑?”

  “元昌你误会了,我笑的是现在还不够乱?乱世根苗现世不现世有什么区别吗?”顿了一下之后,张松继续笑着说道:“现在乱世已经百多年了,你那个只叫做根苗。现在这世道已经乱出境界了。再乱还能乱到哪里去?广仁大方师,不是我说你,早知道现在这么乱,心里是不是后悔了。当初就应该直接把元昌掐死,就算那两位楼主在世,也比他这样好得多。”

  “多说无益,还是我们一起联手了解元昌之后再说。”说话的时侯,广仁身后的罪罚双剑悄无声息从他背后飞了出来。围着大方师的身体转了几个圈之后,两柄短剑的剑尖都对向了元昌的方向。他身后的火山手心里也喷出来一柄呼呼冒火的长剑,伊秧手里虽然没有神器,不过他身上的神力已经到了顶峰,众人的肉眼都能看到伊秧的皮肤表面冒出来一层淡淡的黄色光芒。

  张松这边睚眦慢悠悠的向前几步,挡在了张胖子和饕餮的深身前,张嘴露出牙齿不停的恐吓着元昌。

  “这么看来,你们几位不打算单打独斗了是吧?”元昌冷笑了一声,他的目光停留在孙无病的身上,有这只金公心猿在这里,自己便不可能取胜。现在只能想办法逃脱。不过有孙无病在这里,能保住命逃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个时侯,广仁看了已经退后的广孝一眼。说道:“广孝,你要站在那一边?想好了吗?”

  “原本我就是和诸位站在一起的。”广孝微微一笑之后,手里也出现了一柄古色古香的长剑。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我以身犯险将元昌引到这里来,各位也没有联手的机会。”

  广孝虽然早就算到吴勉、归不归会在这里有埋伏,不过还是没有想到他们俩没有出现,却将孙无病、张松和广仁他们引来。广孝肯将元昌引到这里来,除了搭救弟子之外,还有坐山观虎斗的心思。等到元昌、吴勉和归不归两败俱伤的时侯自己在出来收拾惨剧,想不到事情后来的发展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现在取利是取不了,能置身事外和元昌划清界限就可以了。

  虽然广孝这些年和元昌走的太近。不过现在也没人打算和他清算。有了广孝和尚的这几句话之后,广仁和身边的伊秧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后开始向着元昌的方向走了过来。

  看到广仁率先有了动作之后,张松和饕餮低声说了几句,随后饕餮和睚眦也开始向着元昌的位置逼近。张松不是自己的身体,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当下只有他不进反退,担心一会众人动手的时侯再伤到自己。

  看到这些人都有了动作之后,广孝也开始同样向着一脸冷笑的元昌逼近。现在只要那只孙猴子动手,元昌便几乎没有翻身的机会。不过就在这个时侯,孙无病却将大棍扛在肩头,转身冲着那一地的黄金和珍宝去了。他嘴里还念念有词:“你们动手打你们的。孙爷爷先把这点金子分出来。孙爷爷不贪金子分成两份。孙爷爷我一份,你们几个平分另外一份。说要是觉得不公平,一会了结元昌之后。咱们也来打一架……”

  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张松第一个反应过来,对着孙无病说道:“猴子你还在乎那么一点金子吗?怎么说你以前也是做过门派之长的。还在乎这点金子?这样,这些金子和珍宝我们和大方师都不要,了结了元昌之后都是你的。我们还要给你雇车和民夫,帮你运走……”

  “就是当过门派之长。才知道这些黄金有多值钱。”孙无病说话的时侯,已经将散落一地的黄金、珍宝重新摆好。同时嘴里继续说道:“再说了,这个元昌完全不经打。对付他还要和你们一起联手,说出去也让人耻笑。孙爷爷是谁?孙爷爷当年可以一下子就揍趴了广仁大方师的人。广仁,你可要给孙爷爷证明……”

  孙无病的话还没有说完,元昌已经动了,他的身体突然消失。随着“嘭!”的一声巨响,孤零零的广孝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身子直挺挺的向后飞了出去。广孝被打飞的一瞬间,元昌已经出现在了他刚刚身在的位置。

  虽然五行遁法施展不了。不过对元昌其他的术法也没有丝毫的阻碍。一击得手之后,元昌微微犹豫了一下,随后身体再次消失。就在他消失的同时。挡在张松身前的睚眦突然大吼了一声,然后猛地回身向着张胖子的位置扑了过去。

  一声好像炸雷一样的响声之后,睚眦竟然在半空中将已经到了张松身前的元昌扑了出来。这个时侯,睚眦的身体已经变成红得发紫的样子,张开冒着黑气的大罪对着元昌的咽喉便咬了下去。

  “好畜生!”元昌大吼了一声的同时,嘴里对着睚眦喷出来一道红色的罡气。将牙齿已经触碰到自己脖子的睚眦打了出去,元昌完全不理会身后另外一个只知道吃的龙种,再次对着张松扑了过去。

  “元昌,你的对手是我……”眼见着张松就要毙命在元昌手中的时侯,伊秧已经到了元昌的身后,对着这个曾经被人叫做妖僧的人背后打了过去。

  身后站在一位神祇,元昌不敢大意急忙回身格挡,这才算是救了张松的一条小命。元昌回身的同时,嘴里再次喷出拿到红色的罡气。而伊秧好像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手,当下神祇的嘴巴里面也喷出来一股一摸一样的罡气。

  “轰隆!”的一声,两道罡气撞到了一起。一股巨大的气浪两元昌和伊秧分别向着各自的身后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