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章 难得人齐

第三百八十章 难得人齐

  话音到的时侯,天空中便飞过来一个非人非猿,举着手里一条大棍对着元昌的脑袋猛抽了过去。因为担心这是吴勉、归不归派来引自己离开两位泗水号东家的手段,元昌不敢轻易离开刘喜、孙小川的范围之内,也是仗着自己身体里面有神力护体,并没有将飞扑过来的人影瞧在眼里,竟然赤手空拳的去接已经到了眼前的大棍。
  
  不过就在元昌伸手的一刹那,看到了半空中那个半人半猿的相貌,心中便莫名的动了一下——这是那只金公心猿孙无病。刚才他好像自己报了名字的,没有听清……
  
  这个时侯,元昌浑身上下已经完全被术法笼罩了起来。别说一根大棍,除非是贪狼这样的大法器,一般的法器几乎不可能在他的身上造成一点伤害。看着棍头已经到了面前,当下抬手去抓已经到了眼前的棍子。
  
  不过接下来的景象完全出乎周围这些人的意料。元昌的手已经抓到了棍头,却没等丝毫阻挡住大棍的势头。只是垫了一下之后,随后大棍依然抽在他的面上。将元昌将地上抽的飞了起来。一头栽进了几十丈远的大海当中……
  
  将元昌一棍打飞的正是许久没有露面的孙无病,这只猴子一样的人向着元昌落海的位置淬了一口之后,说道:“呸!连我的便宜你都敢占。也不打听打听当年是谁一棍子打飞广仁的?
  
  蹦蹦跳跳的到了离墨的身边,孙无病说道:“那个谁,你就是替归不归来送黄金的吗?那个老家伙呢?大老远的把我叫过来,他又躲起来不见是什么意思?”
  
  “孙无病!你欺人太甚……”一声怒吼之后,元昌从大海当中冲了出来。原本他以为自己的本事怎么也会排在徐福、席应真之后,天下第三的本事除了那两个人之外没有人敌得过。没有想到这只猴子一样的人竟然有这样的本事,不可能……元昌心里对自己说道:这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刚才是自己不小心,不过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了。
  
  当初孙无病和元昌是见过面的,他还差一点就死在这只大猴子的手里。不过今时不同往日。自己吞噬了两位楼主的术法,再加上两位神只的神力,不应该会有这种情况发生。连这么一只金公心猿都对付不了,后面的席应真、徐福那就不能在痴心妄想了。
  
  当下元昌再次回到岸上,也不顾自己身上湿湿嗒嗒的海水,对着大猴子孙无病补了过来。
  
  元昌这次扑过来的同时,他全身上下都散发出来一道黑雾。片刻的功夫,黑雾便向一套贴身的盔甲一样,紧紧套在了他自己的身上。手里的黑雾幻化成了刀剑的形状,对着孙无病的脑袋硬劈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侯,大猴子手中的大棍好像杂耍一样,被它轻轻一抛。从大猴子的脑后绕了过去,被另外一只手紧紧抓住,就势轮起来对着元昌再次砸了过去。看到大棍再次对着自己打过来,元昌举着那柄雾气的刀剑迎着大棍砸过来的方向,格挡了一下。
  
  没有想到的是,孙无病手里的大棍竟然直接打散了元昌手里、身上的雾气,棍子再次抽在元昌的身上。他再次高高的飞了起来,还没等到落地,孙无病已经窜到了半空中。手里的大棍第三次抽在了元昌的身上,将他打到飞进了小山一样的黄金山中。最后成堆的金块瞬间倒塌,将元昌埋在了里面。
  
  怎么可能这样!自己吞噬了两位楼主的术法。加上两位神只的神力,怎么可能连一只半人半猿的妖物都打不过……
  
  元昌虽然吞噬了两个神只的神力,无奈他并非神体不能直接使用神力。攻敌之时只能将神力先转化成术法,随后在用术法克敌。不过就是这样,因为元昌体内的术法巨大,施展出来的威力也非同小可。不过倒霉也就是在这非同小可的术法上面了,刚才抽了他三棍的金公心猿完全免疫任何术法……
  
  “元昌,你不是和尚吗?怎么好好的僧衣不穿了,人模狗样的还船上绸缎的衣服了。”孙无病这个时侯才看明白被自己打出去三次的人是当年的妖僧元昌。猴子两只手拄着大棍,看着还没有明白过来的元昌说道:“我不管你是和尚还是什么,明抢孙爷爷的金子那可不行。孙爷爷问你一句服吗?敢说不服的话,直接打到你服为止。今天孙爷爷什么也不干了,只专心揍你。”
  
  元昌踉踉跄跄的从黄金堆里爬了出来,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鲜血,他以前也是见识过孙无病的本事,没有想到现在自己明明有了仅次于徐福、席应真的本事,还是被这猴子打得还不了手。
  
  “服了……彻底服了,黄金、珍宝我不要了。可以放我走吗?”元昌有气无力的看了孙无病一眼之后,回头恶狠狠的看了广孝一眼,对着这个和尚竖起了大拇指。说道:“广孝,你们做的好事,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现在元昌认定了此时和广孝脱不了干系。孙无病三次棍打的气要找个地方撒出来,当下身子一晃,冲着正在忙着解释得广孝扑了过去。对这个和尚,元昌用不上刚才的烟雾盔甲,瞬间到了广孝身边之后,伸手对着他的前心抓了下去。这时候什么术法都顾不上了。只有手撕了广孝才能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嘭!”的一声,广孝瞬间躲开了要害,不过前胸还是被元昌打到。他当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身体远远的飞了出去。而孙无病看到并没有上去帮手的意思,反倒上蹿下跳在看着热闹。
  
  广孝被打飞出去之后,还没爬起来元昌已经再次到了他的身边。看到孙无病没有过来阻止自己,元昌便对广孝起了杀心。先杀了这个和尚,那只大猴子的心智似乎不是很灵光,一会自己想办法把它蒙骗过去。说不定还能哄骗它为自己所用。
  
  就在元昌要对广孝下毒手的时侯,对面又出现了几个人影。为首的一个人说道:“元昌,你还不知道悔改吗?我之前数次搭救你。就是为了让你这样无所顾忌的吗?”
  
  说话的人正是那位大方师广仁,他的身边两侧分别站着火山和同样久未露面的饵岛方士广治。
  
  “如果不是利用我帮你存放乱世根苗,大方师你会三番五次的保我吗?”看到他们三人出现,元昌的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丝不安的感觉。他一边说话一边试探着催动五行遁法,一旦势头不对便第一时间遁走离开。
  
  不过这个时侯,他才发现此地已经被人下了禁制无法催动五行遁法。这禁制古怪,竟然和他体内的神力有了联系。看到无法施展五行遁法之后,元昌冷笑了一声,对着慢慢走近的广仁三方士说道:“这么说起来的话,你们也是被广孝找过来的。是要联手对付我了吗?大方师,小心你被自己的禁制砸了脚,我离不开这里,你们同样也离不开。”
  
  “元昌,你所错了,禁制是我下的。还记得我吗?”元昌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当初跟着谷元秋一起下凡的前大方师伊秧。当初广仁将还在昏迷的伊秧带走之后,直到现在才再次出世……”
  
  看到了伊秧出现之后,元昌的脸色才开始有些难看,不过嘴上还是撑场面的说了一句:“今天难得人齐,现在就要动手吗?”
  
  “不是我说,人齐不齐我不知道,不过元昌你的大限八成是要到了。”一个油腻腻的声音响起了起来,随后两个胖乎乎的人影出现在了另外一个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