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变卦

第三百七十九章 变卦

  众人顺着这人手指的位置看过去,隐隐约约看到了远处的海面上有一串小黑点向着这边行驶过来。因为距离的太远加上太阳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视野不清,都不敢确定远处慢慢靠近的是是泗水号的大船。

  当下,广孝急忙命停靠海里的几艘快船向着出现黑点的方向进发,只要他们能顾看清确实泗水号的商船无疑,便马上明火示意。

  这时候,码头上已经燃起了无数火烛,将岸边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广孝、元昌等人的眼睛都盯着远处的快船,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过后。远处的快船燃起了篝火。广孝看到之后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转头对着身边的元昌说道:“是泗水号的货船无疑,稍后还请殿下派人上船查验……”

  “查验?是查验吴勉、归不归二人在不在船上吗?”听到广孝的话之后,元昌突然放肆的大笑了起来,半晌之后才制住了笑声,随后表情怪异的对着广孝继续说道:“广孝大师。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和吴勉、归不归密谋了什么吗?你将元昌引到这里,吴勉在船上使用帝崩轰杀。可惜,现在刘喜、孙小川就是我的盾牌。吴勉、归不归也不敢轻易下手。没有了帝崩的吴勉在元昌的面前,和一只被拔了牙的狼也没有什么区别。”

  说到这里,元昌突然对着远处越来越近的船队上空打出去一个火球。这火球出手之后迎风就长。转眼之间便好像一个小太阳一样,将海面上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这个时侯,远处的船队已经行驶过来有了一些距离。岸上的人借着头顶上火球的光芒,看到打头几艘大海船的风帆上面描绘着泗水号的徽纹。

  “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位席应真大术士?”看清了来船正是泗水号的商船之后,元昌回头对着广孝继续说道:“这个你门又要失望了,席应真的弟子李源乡在濠州重病,大术士需要为了李源乡过渡真元续命。现在正在紧要关头,如果现在席应真赶过来,他那弟子便必死无疑。不要指望大术士了……”

  “殿下。你有些多疑了。”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如果我需要算计殿下的话,何苦还要多此一举绑来刘喜、孙小川二人?这二人是殿下自己找到的,如果不是广孝不想这次做了无用功的话,大可不必理会刘喜、孙小川二人。他们是生是死也我何干?还有,这十艘商船上面的黄金、珍宝有三成是广孝的,希望大船抵靠码头之后,殿下可以话付前言。”

  广孝正是靠着分账才将元昌引到这个码头上的,这么多年以来,广孝也在时刻监视着元昌的一举一动。元昌从汉末开始的一系列小动作都骗不过广孝的眼睛,一直到现在元昌舍弃了他高僧的身份,在北齐皇宫里面有了一个皇子的名分。

  从四方庙走开之后,广孝便直接北齐皇宫找到了这位皇子殿下,开门见山的直说要和皇子殿下平分从泗水号的赎金。广孝的突然到访,有些出乎元昌的意料,他想不到这个和尚会主动联系自己。老实说,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要如何处置刘喜和孙小川二人,之前只是以为广孝打算祸水东引到自己身边。这才抄了黄门官的府邸,将两位泗水号的东家藏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想不到广孝的胆子这么大,敢来和自己谈条件。和广孝一样。元昌也派人监视了这个和尚的一举一动。之前文长水在高澄府中作乱的时侯,他也都是看在眼里的。说一句题外话,后来高澄被家奴刺杀也是元昌的手笔。因为他算是高澄之弟高洋那一支的子弟,为了自己以后的大业打算面,不能让皇位落入到高澄那一支的血脉当中。

  广孝也确实能说会道,几句话说下来竟然说动了元昌的心思。元昌自己也在筹备先灭西魏再灭南朝一统天下的大事,也需要一笔巨大的银钱开销。这边广孝可以搞来十艘大船的黄金、珍宝,他只要把刘喜、孙小川二人带过去就成。当下,元昌同意了广孝的意见,不过五五分黄金、珍宝不成。最后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和广孝说好了三七分掉这笔意外的横财。

  虽然元昌表面上答应了广孝的提议。不过心里还是怀疑这个和尚暗地里会有别的图谋。广孝这些年和各方势力暗中都勾搭连环,说不定自己到了码头之后,吴勉、归不归他们便会端着帝崩从暗处走出来。要不就是那位席应真大方师,已经在南海郡的码头等着他们了。

  前往南海郡之前,元昌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他先是算着时间暗中伤了席应真那位叫做李源乡的弟子,随后又派人在‘不经意’之间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已经掌握行踪的老术士。确定了席应真绑在了弟子的府邸之后,才带着刘喜、孙小川二人和广孝一起到了码头。这个时侯就算吴勉、归不归端着帝崩出现,也会忌惮刘喜、孙小川二人的距离太近,不敢贸然使用帝崩。只要自己看准实际再将帝崩抢回来,席应真便不再是隐患。元昌现在还在暗恼在地宫的时候,自己错失了那么好的机会……

  现在看到了远处的海船奖金,元昌的心也提了起来。他开始有意无意的退到了刘喜和孙小川二人的附近。防备着吴勉、归不归突然出现。就算这次他们两个人没有牵扯进来,这两位泗水号的东家他也不会轻易的换回去。泗水号是经营了几百年的大买卖,既然能付出来十艘大船的赎金。那么就能再拿出来二十艘船的黄金、珍宝……

  后面发生的事情还是有些出乎元昌的意料,就见远处的十艘大船在码头上依次停靠好之后。元昌的人便上去查看,不久之后十艘大船的货仓查看完毕,十艘货船当中八艘里面都装满了黄金,另外两艘货船里面满都是珍珠、白玉和一些贵重的珍宝。

  查验完毕之后,数千个一丝不挂的苦力在官兵的指挥之下带着挑具登上了大船。片刻之后。一旦一旦的黄金、珍宝被从船舱里面挑了出来。最后暂时放在广孝、元昌的面前,等到所有的黄金、珍宝都运出来,他们二人分赃之后在统一运到各自的地方。

  一直等到船上所有的黄金、珍宝都运了下来之后,离墨才从带队的头船上面走了下来。看了一眼广孝和元昌之后,他咬着牙说道:“十船的珍宝、黄金都在你们的面前了,我们泗水号将赎金交付出来。你们二位是不是应该让我们两位东家跟船回去?还有什么事情,我留下来代替他们俩,直到事情办妥,这样总可以了吧?”

  “什么十艘船的黄金、珍宝?这些都是我从邺城带来准备运往波斯的。和你们泗水号有什么关系?”元昌冷冷一笑之后。对着离墨说道:“想不到你也会有求我的时侯,莫离师兄,你还记得当年你受两位楼主所托。天暗地北到处追杀我的事情吗?”

  离墨听到元昌竟然不认账,脸色顿时变得涨红。这时候听到元昌继续说道:“当年的几位师兄当中,也只剩下你我二人了,我不难为你,去,这次准备二十艘大船的黄金、珍宝来,我便将他们二人还给你……”

  元昌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空气当中传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什么你的十船珍宝,这分明是我孙无病的东西!以为我的棒子是吃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