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十艘大船

第三百七十八章 十艘大船

  原本吴勉、归不归已经做好了在四方庙里等上三天的打算,老家伙将灌无名倒吊着挂在房梁上。从他身上又搜出来可以禁锢法术的绳索,用他的绳索将灌无名两只手掌反着绑在一起,嘴里还给他塞满了撕成一条一条的床单。这样折腾下来,灌无名别说催动五行遁法了,他现在想要正常大小解都做不到。

  不过天还没亮,禅房外面突然响起来一阵异常的声响。一声有些尴尬的咳嗽响了起来之后,应该已经在邺城的广孝在门口说道:“归师兄,泗水号两位东家的事情除了纰漏。我回去晚了一步。他们俩被人劫走了……”

  广孝原本将他们二人藏在高氏北齐(高澄之弟高洋受东魏末帝元善见禅让称帝)黄门官韩靳的府中,黄门官在北齐个不大不小的官职,也是广孝在这里培养的一个眼线。当初将刘喜、孙小川掳来之后藏在这里,就是为了防止有朝一日事情破败之后将祸水引到控制北齐朝廷的元昌身上。

  没有想到的是,等到广孝使用五行遁法赶到黄门府大门口的时侯,才发现就在昨天晚上。北齐皇帝高洋突然下旨将黄门官韩靳满门拘押。现在这里除了看管的军卒之外,在没有一个韩靳家人。广孝到了关押刘喜、孙小川二人的密室,此时的密室大门大开。原本藏在这里的两位东家,这个时侯已经踪影不见。

  看到之后广孝便知道已经走漏了风声,元昌派人提前下手。已经将里面的刘喜、孙小川二人转移到了别处。一开始,广孝还不死心,去了邺城天牢和皇宫内院查找。不过找了一圈之后,始终没有发现元昌的下落。无奈之下,广孝只能先回来向吴勉、归不归禀告实情,那个老家伙已经有办法能够找到两位东家的下落。

  听广孝说完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想不到广孝你也有被人占了便宜的时侯,不过你回来找我老人家帮忙是不是找错人了?当初你设计绑了刘喜和孙小川的时候。可没说要请我老人家帮忙吧?自己的屁股还是自己擦的好,别人是帮不上忙的。”

  说到这里的时侯,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外面的广孝说道:“不是还有三天的时间吗?广孝你慢慢的找,我老人家是不急的。只要三天之后老人家我能见到刘喜和孙小川站在这里就好,如果到了三天头上看不到他俩的话,那么也简单,你和灌无名这辈子的师徒缘分就到这里了。再过十八年,老人家我帮你去找无名的转世,到时候他在你驾前两世为徒也称得上是一段佳话……”

  “老家伙,你给广孝指一条明路。”没等归不归说完,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吴勉打断了他的话,抬脚踹了一下不断在剧烈扭动身体的灌无名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我不想待在这庙里的时间太长,广孝,你去找广仁和火山帮忙。元昌的祸根是他们师徒俩埋下的,不能看着这祸端越来越大,却什么都不管吧?”

  “那我也要先知道元昌会把他们俩藏在什么地方。”这个时候广孝也顾不得什么,直接推开了禅房大门,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只是被倒吊在房梁上。没有什么大碍之后,这才继续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你们以为元昌就不眼红泗水号的巨富吗?我了解他,为了要得到泗水号的巨富。他可以杀死其中一个东家来要挟另外一个。如果晚了,我只带回来一个孙小川,归师兄你会把这笔帐算在我的头上吧。”

  “那还用说吧?是广孝你掳走的人,老人家我当然问你要了。”说话的时侯,归不归看了一眼脸上已经露出不耐烦神情的吴勉。对这个白头发得男人老家伙还是忌惮的。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归不归继续说道:“那老人家就指一条明路给你,广孝你去找元昌,就说泗水号十艘装满了黄金,珍宝的大船不日便可抵达南海郡的码头。不过需要两位东家到场才能交换珍宝。对元昌的话,你比我们好说话,怎么说老人家我不管,再宽限你几天,一个月之后,就在给你烧毁的泗水号码头上,让他带着人前来拿赎金。”

  广孝说完之后,摇了摇头,说道:“元昌生性多疑,不会这样就范的。”

  “那就要看广孝你的本事了,纵横捭阖、把死人说活了不正是你的专长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年你靠着一张嘴巴便能在各国当中取利的。说动一个元昌能难倒哪去?元昌心里明白,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不是再过一两百年就能遇到的。”

  广孝还要在说些什么。无奈这个时侯吴勉又开口说道:“你这一个月都想浪费在这里吗?广孝,有这个时间你不如浪费在元昌的身上。你要谋取天下,我和归不归不是你的阻碍,元昌才是……”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广孝,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一个月之后。我将元昌带到南海郡码头,希望你们不要难为我的弟子。”说到这里的时侯,广孝沉迷了片刻,随后继续说道:“元昌现在是身兼神力之人,你们要早做打算,不能再给他机会了。”

  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广孝,说道:“这句话你应该和广仁去说……”

  广孝苦笑了一声,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之后,转身推门再次离开了这间禅房。感觉到广孝的气息彻底消失之后。归不归回头看了吴勉一眼,说道:“应真先生上次离开的时侯,好像没有交代我们要去那里找他。是吧?”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变到,也是广孝巧舌如簧。到了一个月的头上,元昌果真和他一起到了说定了的南海郡码头上。自从广孝派人将这里移为平地之后,这座昔日的大码头至今也没有什么人烟。以往停靠在这里的大小货船这个时侯也都转到了其他的码头。

  广孝、元昌是带着数千官兵和民夫一起到的码头,这个时侯元昌已经舍弃了他以往富贵和尚的装扮,身穿齐国贵族的服饰乘坐只有王侯品级的大轿到了这个荒无人烟的码头上。

  下轿之后,看着空旷的海面元昌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对着已经走过来的广孝和尚说道:“这就是你说的十艘装满黄金、珍宝的大船吗?我是不是眼盲了,为什么看不到你说的大船?广孝你请我到你们南朝的疆土,不是想设计将元昌置于死地的吧?”

  “今日尚早,不是还有时间吗?”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元昌说道:“海上航行瞬息万变,发生了意外的情况晚了几个时辰靠岸也是常有的事情。元昌殿下您稍安勿躁,天黑之前如果看不到泗水号的大船,您再治我的大罪也不迟……”

  元昌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我就等到晚上,如果再看不到你说的那十艘大船,就算是你那师尊徐福回到陆地,也救不了你的罪过。不要以为我真不知道你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龌蹉手段……”

  元昌说话的时侯,一阵微风吹开了他身后一座大轿的轿帘,露出来里面刘喜、孙小川二人萎靡不振的面容。

  时间慢慢的过去,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而元昌的脸色也跟着天色一起难看起来。就在远处的太阳就要落山的时侯,突然有人指着远处的海面喊道:“远处有船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