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北伐与南征

第三百七十七章 北伐与南征

  门外的广孝沉默了片刻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那么你是怎么猜到是我们师徒俩的?还是这座四方庙,你怎么敢断定,灌无名一定会来这里见你?”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门外的广孝说道:“老人家我知道你和文长水在北朝的高澄府邸是见过面的,财神岛的海图应该也是你给他的。不过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在财神岛出现,那可是尤纹氏的遗宝,你会让它从手指缝里溜走?老人家我认识的那个广孝可做不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侯。归不归顿了一下。看着将大刀片子架在灌无名脖子上的吴勉,以为他会顺着自己的话题说下去。不过这个白发男人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完全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看到吴勉没有露脸的意思,归不归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老人家我猜得没错,广孝你们师徒就在文长水的船上。所以文长水为什么死活不肯上我们的大船。一直要待在你们的小船上面。按着正常来说,驼背应该赖在我老人家的身边,打听出来地宫的消息。能打听出来一点算一点。就是因为你当时就在他的船上,对吧?
  
  等到下船之后,你知道在燕哀侯的地宫当中占不了什么便宜。当时便改了主意。尤纹氏的遗宝让文长水去操心,你专心对付刘喜、孙小川哥俩就好。这个怨老人家我了,我老人家以为你会跟在我们的身后,或者提前一步赶到地宫埋伏的。没有想到你会放弃地宫,把矛头对准了泗水号。当时我老人家在地宫当中,还在猜想为什么那么久了你一直不出来。不过出来之后听说泗水号的事情,心里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广孝你了。”
  
  饶是广孝与归不归是多年的师兄弟,也想不到这个老家伙的心眼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原本他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明里是南朝朝廷派人暗中将泗水号的人抓了起来。暗里动手打晕离墨是也是术士一派的术法。如果广孝是归不归,他能猜到是席应真的某一位弟子,或者是南朝眼红泗水号的巨富,甚至是元昌在当中搞鬼,也绝对猜不到是他广孝在当中谋划的阴谋。
  
  当年广字辈的四大弟子当中,术法最高的是广仁,最刚猛的是广义,最沉稳的是广悌,心智最高的人就是他广孝了。想不到在归不归的面前,他这点心智竟然被这个老家伙看的透透彻彻。好像广孝的衣服已经被归不归扒光,一丝不挂的被这个老家伙看的无比通透。
  
  听到门外的广孝默不作声,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随后再次说道:“虽然肯定了幕后的那个人就是你,不过老人家我还是有些好奇。照理来说广孝你不应该对俗世间的这些黄白之物这么感兴趣的,如果说是尤纹氏的遗宝,或者帝崩这样的法器。哪怕是不世出的某件天材地宝应该都被这些俗物让你更有兴趣吧?可你偏偏就盯上了泗水号这点家当了,你和灌无名都是和尚的身份,来来往往的不方便。也只有躲藏在这里,才能有机会监视城里大牢的离墨。”
  
  说到这里,归不归变了强调。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广孝,看在你这位弟子的份上。受累给老人家我说一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最后一句话起了效果,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归不归老师兄,你也不用这么客气。就算我不说,你也猜到八九成了。既然都被你看透了,那说说也没有什么。不错,和你刚才说的一摸一样。知道尤纹氏的遗宝在燕哀侯的地宫中之后,我便知道这些遗宝必定要落到你和吴勉的手里。最多也就是让文长水背后的真元淤积复原。既然这样,那我还不如退而求其次,泗水号积攒了几百年的财富,正好可以助我成大事。
  
  司马晋氏消亡之后,天下乱世已经几百年了。现在南北朝的格局也开始不稳,却是天下一统的契机。我在南朝经营、谋划多年,可以趁现在北朝分裂组织大军北伐。只是南朝的皇帝昏聩信奉释教,国库已经空虚多年支撑不起局面。无奈之下,我只能想办法替昏君筹措支撑战争所需要的银钱。放眼天下还有比泗水号更合适的财东吗?”
  
  听了广孝的话之后,归不归轻轻的摇了摇头。老家伙少有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广孝说道:“你还真的当徐福大方师死了吗?广孝,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就算现在没有方士一门了。你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操控国运了吗?你们家徐福大方师也不敢做的这么露骨,不要以为他能做的事情,你也可以做……唉。你把自己看的太高大了。”
  
  归不归的话刚刚落下,禅房里面的吴勉显得有些不耐烦起来。没等广孝接话,白发男人直接开口说道:“废话说完了吗?现在可以说说刘喜和孙小川的事情了吗?广孝,你去把他们俩带过来,两个没有术法的废人换一个你的亲传弟子,这笔帐你不吃亏。”
  
  比起来刘喜和孙小川二人。当然还是自己的弟子比较重要。而且现在自己谋划的大事已经败漏,还是先将灌无名救回来的好。等到此时结束之后,再想其他的办法筹措钱财,只可惜不能再打泗水号的注意了。
  
  当下广孝在门外回答道:“好,就艺吴勉先生,不过刘喜、孙小川被我隐藏在北朝国都,他们俩不能使用五行遁法,应该需要几日才能赶回来。希望这几日你们可以善待灌无名,必要难为他。”
  
  “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在这庙里等你三天,三天之后没有看到刘喜和孙小川的话,你便再等上十八年。等到灌无名下一世长大成人。你再收他做弟子吧。”
  
  “吴勉,你还是现在就了结我吧,不要用我来要挟我家师尊!”这个时侯,还在吴勉手下为人质的灌无名忍不住大声吼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竟然用自己的脖子主动去蹭吴勉的刀刃,结果被白发男人平着用贪狼拍晕了灌无名。
  
  看着灌无名倒地之后,吴勉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对着广孝说道:“如果广孝你为难那就算了,刘喜、孙小川二人的长生不老体质是我给的,这次就当被我收了回来。还有你这弟子是在劫难逃,你们师徒俩下一世再见吧……”
  
  虽然明知道吴勉不会轻易动手,不过广孝还是说了几句“刘喜、孙小川二人我稍后便会带来,不过广孝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你们两位可以帮天下人一个忙。我们联手挫败元昌和尚,现在元昌已经化身高齐的世家子弟,打算在做一件和广孝谋划差不多的事情。只不过我叫北伐,他要做的是先亲自统一北朝,然后亲率大军南征……”
  
  “广孝你知道元昌的下落?”这个时侯,归不归愣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元昌都想要过过皇帝瘾了,广孝你没有动这个心思吗?国运你都干涉了,还在乎做不做皇帝吗?”
  
  “能终结乱世,让百姓们少些苦难,和尚便心满意足了。广孝不是元昌,不会痴心妄想到那种地步的。”广孝说话的同时,已经开始催动五行遁法,消失在了禅房之外。感觉到广孝离开这里之后,归不归笑嘻嘻的对着吴勉说道:“看来这次的输家只有元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