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席应真的破绽

第三百七十六章 席应真的破绽

  这句话说完,离墨便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和此人争辩。黑衣人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在海上给您准备了十艘船,一个月之内如果我没有见到装满了黄金、珍宝的大船停靠在南海码头。便斩掉刘喜、孙小川的脑袋,他们俩虽然是长生不老的身体,脑袋被砍掉总是活不了的吧?”

  说话的时侯,黑衣人对着离墨身上的绳索虚抓了一把。就见原本捆绑着他一动不能动的绳索寸断,离墨抬头看了黑衣人一眼之后。慢慢的站了起来,说道:“你太高看财神岛了,财神岛以贸易货物为主,而且要维持中土、波斯等国的商铺和货站,几十万人要养活,还要疏通官匪两路的渠道。怎么可能拿的出来那么多的黄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体突然好像离弦之箭一样的冲向了近在眼前的黑衣人。离墨的双手已经变得漆黑一片,只要被他的手掌抓到便可以生生将此人的皮肉筋骨都撕扯下来。

  就在离墨的手指马上就要接触到黑衣人的一瞬间,黑衣人突然对着离墨张嘴喷出来一口气浪。离墨被气浪扫到之后身体倒着飞了出去。撞塌了一面墙壁之后,这才摔落到了地上。

  “十二艘船装满黄金和珍宝,多出来的两艘船是你刚才大胆的代价。”看着离墨爬起来之后。黑衣人继续对着他说道:“你也可以继续动手,一次两艘船的黄金,我是我所谓的。”

  这个时侯离墨已经知道自己的术法相比黑衣人甚远,当下深深的吸了口气。也不争辩转身向着大牢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你要给我装船的时间,两个月我准备十三艘船的黄金的珍宝。不过如果我两位东家有什么闪失的话,我会直接将这件事禀告徐福大方师哦。请他老人家前来主持公道……十三艘船的黄金、珍宝换我两位东家的性命……”

  “十五艘船,我用性命确保两位东家安然无恙。”听到了离墨这么痛快便答应了自己的条件,黑衣人马上又加了砝码。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六十天之后,我在码头等你,泗水号是金字招牌,不要用西北货来糊弄我。”离墨冷笑了一声之后,身体慢慢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看着离墨的渗透彻底消失之后,黑衣人便开始施展五行遁法想要离开这里。就在这个时侯,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我在城外四方庙中,速来见我……”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让黑衣人愣了一下,这是他师尊的声音。原本说好的黑衣人处理了离墨的事情之后,便回去和师尊汇合,为什么他老人家会自己过来?听师尊的预期有些着急,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声音没错,黑衣人没有丝毫由于马上变了五行遁法的方向,瞬间到了城外的四方庙山门之前。

  四方庙原本是一座破败了的修士道场,几十年之前这里只有一个没有什么术法的老修士带着两三名弟子守在这里。后来佛教兴盛之后,便有此地的豪绅将这里买了下来。重新修缮了一番之后,请来十几个和尚改成了和尚庙。这些年来佛教兴盛。这座四方庙的香火也越来越旺。又经过了几十年,数次大的扩建之后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寺庙。

  这个时侯夜色正浓,黑衣人也不敲打山门。直接穿墙而入,进到了这座大寺庙当中。这里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进来之后便直奔后面的禅房。到了其中一间禅房门前之后。黑衣人轻轻的扣了扣门,低声说道:“师尊,您老人家唤弟子而来,不知道有什么吩咐?”

  “进来说……”刚才的声音响了起来之后,黑衣人没有丝毫的犹豫,伸手推开了禅房大门闪身进到了里面。进了禅房之后,黑衣人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就见一个自己的师尊广孝靠着墙壁坐在地上,他的肩头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窟窿,伤口当中不停的有鲜血渗出来。

  看到了自己的师尊重伤之后。黑衣人脸上笼罩的黑气也瞬间消失,露出来一个年轻和尚的脸庞,他正是当年归不归在方士宗门的弟子灌无名,只不过这个时侯也跟着自己的师尊改投了佛教。

  灌无名飞快的扑倒广孝的身边,给他包扎伤口。好在他们师徒二人都是长生不死之身,这点伤患不至于害了广孝的性命。用不了多久这处伤口便会复原。看着广孝还在呼呼冒血的伤口,灌无名沉着脸说道:“是什么人将您老人家害成这个样子的?吴勉、归不归已经出海,难不成事广仁、火山他们做的吗?”

  “是席应真……”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吴勉、归不归出海之前已经找了那位大术士帮忙。我也是不走运,一句话说错被他抓住了把柄。如果不是我反应的快已经开始催动遁法,这个时侯恐怕已经落入席应真的手里的……”

  说到这里,广孝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对着灌无名继续说道:“现在藏匿刘喜、孙小川二人的地点已经不保险,你辛苦一趟,将他们俩带到这里来。一路上小心。席应真可以摸清遁法的脉络。你不可以使用遁法,只能步行将他们俩带到这里来……”

  “那么收取赎金是否有变?离墨已经会到了码头,需要弟子喊停吗?”听到是席应真大术士已经卷了进来,灌无名的脸色便有些难看。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弟子并没有在离墨面前露出破绽,之前也是用术士的术法将他打晕的。我们现在索性将水搅浑。把刘喜、孙小川二人灭口,把罪名推到席应真或者他某位弟子的头上……”

  “那你就替为师招惹到了天大的对头……”这个时侯,禅房外面传来了另外一个广孝的声音。随后外面的广孝冷笑了一声,对着灌无名继续说道:“我的傻徒儿,你中了吴勉、归不归幻术自己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灌无名不是蠢人,马上便明白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当下他也顾不得许多,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柄长剑,对着面前自己师尊‘广孝’的脸上劈了下来。就在灌无名做出来这个动作的同时,白头发的吴勉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

  白发男人抬起一脚将灌无名手上的长剑打落。随后把柄非刀非剑的贪狼已经架在了灌无名的脖子上。吴勉的手腕微微转动方向,刀锋便将他的脖子划破,鲜红的鲜血瞬间流淌了下来。

  这个时侯。肩头负伤的‘广孝’突然嘿嘿一笑,变成了老家伙归不归的样子。对着禅房外面的真广孝说道:“都是老兄弟了,人已经到了不进来坐坐吗?广孝,老人家我早就想问你了。灌无名当年可是和火山齐名的,徐福之下第三代弟子当中只有他一个人和你我一样变成了白头发的不老之身,这么好的弟子你是怎么骗到手中的?”

  门外的广孝冷笑了一声之后,反问道:“那么我也想问问不贵师兄你,又是怎么看穿破绽的,又是如何知道提到四方庙,无名便会赶过来的?”

  “这个就要怨你们自己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们找谁背黑锅不好,偏偏找了大术士席应真来背。他老人家蹭弟子吃喝嫖赌蹭了一辈子,找的弟子也都是世家望族子弟非富则贵。那样的人最知道孰轻孰重,怎么敢去打泗水号两位东家的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