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五章 赎金

第三百七十五章 赎金

  再睁眼的时侯,离墨便看到了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至于后来码头被大火烧毁,以及泗水号的商铺、货站都被关闭的时侯,他也是从归不归的嘴里听说的。离墨的术法虽然在吴勉、归不归他们俩的眼里不值一提,不过他毕竟是两位楼主最得意的弟子。就算是暗算能打晕离墨的也不会是一般人。
  
  而离墨连动手那人的相貌都没有看清,只是眼前一花便倒在人事不知。唯一能感知到那人动手是术士的术法,和大术士席应真那一路很相像。
  
  “和应真先生的术法是一路的,那不就是你过气的师兄弟吗?”听到这里的时侯。归不归和吴勉对视了一眼。随后老家伙继续说道:“看来那个人也知道离墨你的身份,你想想看,当年被应真先生掳去做了弟子之后,还结识过那位师兄弟?”
  
  “我拜在席应真门下的时间极短,他也没有给我引荐过什么同门师兄,更没有提到过那些同门”说起当年拜在席应真门下的这一段经历。离墨好像并不在意,对那位曾经的老师尊也不像对当年的楼主那么尊敬,对着席应真的态度甚至都赶不上现在两位东家刘喜和孙小川。
  
  之前离墨便一直对这一段经历讳莫如深。他算是席应真弟子当中最另类的一个。
  
  “看来你不知道动手的那个人是谁,他可知道你。”这个时候,吴勉难得的插嘴继续说道:“动手的人早晚会再次露头。现在还是先找到刘喜和孙小川吧。他们俩除了钱之外什么价值都没有,等着过几天有人买要赎金吧。”
  
  听到吴勉的话,离墨还是有些疑惑不解。他昏迷了多日刚刚苏醒过来,脑中还是多少有些混沌。顿了一下之后主动开始发问:“既然他们绑了两位东家索要赎金的话,为什么要把泗水号的商铺和货站都封了?这样的话谁去替他们准备赎金?”
  
  “那个人没有要你的命,还能为了什么?”吴勉有些无奈的看了离墨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他有本事能瞬间打晕你,便有本事瞬间杀死你。如果不是还有利用价值的话,这个时侯我和老家伙就是在对着你的墓碑说话了。”
  
  “现在明白了吗?幕后的那个人要把你们泗水号彻底吃干净。”这个时侯。归不归笑眯眯的凑过来,看了吴勉一眼之后,又将目光转到了离墨的脸上。继续说道:“你们泗水号在中土的生意都归了朝廷,再从两位东家身上榨出来一大笔钱。别说老人家我没给你们提醒,给钱的当天,你们就等着去收两位东家的向上人头吧……”
  
  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分析的话,离墨越听越寒怕。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抬头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对泗水号动手?之前那些人的下场,他一点都不担心吗?”
  
  “谁让你们泗水号的钱那么多,说实话如果不是太熟了下不了手,老人家我都想蒙着脸干一票。”归不归笑眯眯的胡说八道了一句,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躲着离墨说道:“那个人也聪明,知道把朝廷南朝拉下了水。不管事情成不成都有大头替他垫背,这个脏分的也漂亮。商铺、货站这些买卖都归了南朝,真金白银却放在他自己的口袋里。好算计……”
  
  这个时侯,离墨越听归不归的话约有理。老家伙说完之后。他便开口问道:“那么现在我应该怎么办?你们两位和我们两位东家都有交情,应该不会置之不理的吧?救出来两位东家,他们自然不会亏待你们两位的。”
  
  “你这话说的。好像老人家我救你们,真是为了你们泗水号那点小钱似的。”归不归说话的时侯,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见到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没有什么意见之后。这才继续对着离墨说道:“继续睡吧,等着有人把你叫醒。现在着急的不止离墨你一个人……”
  
  三天之后,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出现在南海郡另外一个官码头上。他们在这里雇了一艘大船向着财神岛的方向行驶了过去,看着大船驶离了码头,消失在了海面上之后,一路跟随他们的两个壮汉这才松了口气。
  
  当天夜里,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出现在了离墨的牢房当中。这人头上被一团黑色的雾气笼罩,就算尽在咫尺也看不到这人的相貌。看到这个人还在昏迷当中之后,黑衣人冷笑了一声。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用牛筋、人头和红绳缠绕的绳索绑在了离墨啊的身上。看到绳索捆绑结实之后,这人才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瓷瓶,打开瓶塞在离墨的鼻下停留了片刻。
  
  闻到了瓷瓶里面的清凉气息之后,离墨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疑惑的看着面前黑衣人,半晌都说不出话来。这个时侯,黑衣人怪笑了一声,随后从怀里取出来两件饰物摆在了离墨的面前。
  
  这两件饰物一件是个小小的私印,上面雕刻和淮南刘喜的字样。这枚私印平时只是刘喜的把玩之物,很少拿出来使用。见过的这枚私印的人没有几个……
  
  另外一件饰物是一个由头发和金丝缠绕的手镯,这个手镯离墨也知道来历。这是孙小川将自己宝贝女儿孙吉祥的胎发剪下来,加金丝辫成到的一只手镯。平时这枚手镯就在孙小川的手上带着,这个曾经的说书人说带上了手镯之后。不管到了那里都好像自己的宝贝女儿就在身边一样。
  
  看到了和两件饰物之后,离墨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抬头对着面前的黑衣人说道:“你这是想要告诉我,现在我两位东家都在你的手上。是吗?你想要什么就直说,千万不可以伤害他们俩。不是我吓唬你,我这两位东家和徐福、广仁两位大方师都有交情。他们出事,你们也不会……”
  
  离墨的话还没有说完,黑衣人冷笑了一声,随随便便的一抬手对着离墨虚挥了一下。一股罡风便打在他的身上。离墨瞬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被法器捆绑连躲避的能力都没有。
  
  “我没问你刘喜和孙小川和谁有交情,我问你什么,你回答就好。”黑衣人冷冰冰的看着离墨,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你那两位东家正在我家里做客,再玩两天他们自己就会回去的,你们不用担心。不过他们俩在我这里有些花费,说一定要自己负担……”
  
  说话的时侯。黑衣人又从怀里取出来一封信函。打开信函之后,他将里面的信纸拿出来摆在离墨的面前。上面是孙小川的笔记,写着让离墨将财神岛内的珍宝。黄金都取出来,交到来人的手里。此事重大,离墨万万不可耽搁。
  
  信函的落款下面写着刘喜、孙小川两个人的名字,还有这两位东家的按着指印。从指印的发暗的颜色来看,应该沾的血液按上去的。
  
  “你们知道财神岛的方位,为什么不自己去拿?”看清了信函上面所写之后,离墨看了黑衣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回去搬运这些珍宝,你就不怕我带着这些东西运遁海外吗?两位东家在你的手里,我也不信他们来还能活着回来。这为了表示诚意你是不是应该放一个人回来?这样的话,他来调配财物也不用担心我了,你手里还有一位东家作保,我们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我做什么事情,还需要像你解释吗?这样好不好,我还你一个死了的东家回来,这样够有诚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