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夏简商地

第三百六十五章 夏简商地

  “如果不是为了尤纹氏的遗宝,我也不想不到这样看似石纹的纹路会是夏时术士的密语谏言。”担心吴勉、归不归二人不信,文长水继续开始解释起来:“这几百年来,我一直在深究夏时骨文,还是一些最早术士用的密语。说句大话,放眼天下知道夏时骨文和早期术士典故的,我不敢说第一,起码前三当中会有文长水一席之地。”
  
  “这个老人家我是心服口服的,不过长水兄既然已经说了。那么索性便说到底。那几块铜简上面的文字一起说出来,省的我们在后面继续问个不停了。”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有些不以为然的文长水继续说道:“当初在齐国王宫里面看着你就是犹犹豫豫的性子,都到了这里了,你还担心我们几个甩了你吗?你以为老人家真的不怕你和我们拼命?吴勉不在乎你,我老人家可受不了和同归于尽。不瞒老兄你来说。真想要和老人家我同归于尽的话你还要排在后面,有人排在你前面了……”
  
  文长水没理会归不归的胡说八道,驼背咬住了牙关。走到和铜简记录相对应的位置。便会和吴勉、归不归以及两只妖物介绍。只要没到各个具体所在,驼背连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反正驼背已经在身边,明里有吴勉的贪狼。暗地里还有那支传说中的帝崩。也不怕文长水搞出来什么花招,当下吴勉、归不归两个人也默认了。只不过再行进的时侯,他们俩的速度都慢了下来,让驼背自己到前面根据铜简上面的骨文指示,去找对应的地方。
  
  不过等到进入了地宫之后不久,文长水自己也发现了归不归发现的问题。在那座会变换位置的宫殿门前,驼背自己站住,呆楞的看着关闭的玉石大门上面雕刻着西周贵族的图样。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这是西周的样式……不对,隔着一个殷商……铜简有问题。这里也有问题……这里不可能是尤纹氏留下来的。”
  
  想了半晌都像没有想明白,最后驼背转身直愣愣的看着归不归,说道:“我们都被骗了,这里不可能是尤纹氏留下来的所在。在财神岛上你们说这里是燕哀侯的地宫之时,我还以为是燕哀侯占了尤纹氏的藏宝之地。原来我们都想错了,什么通天盒都是假的……夏的铜简上面怎么可能会有周的图样?不对,通天盒没有错,还是你的地图和这里弄混了。归不归你还能想起来铜简那幅地图的样子吗?铜简没错,一定是我们错了。为什么你要毁掉那副地图……”
  
  这么多年一来,文长水一直都忙乎这一件事。现在知道自己可能是找错了一个很像的地图之后,他便好像受了打击一样唠唠叨叨起来没完没了。
  
  这个时侯,归不归嘿嘿一笑一声,走到了驼背的面前将他怀里的四张铜简去了出来。随后在文水长的耳边说道:“水长老兄,是真的是假的你继续往前走,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走到头看到了尤纹氏的遗宝那就是真的,找不到遗宝的话我们再说后面的话,只要遗宝是真的,你管它是周还是夏呢?”
  
  当初这里被毁到之后。归不归让广仁按着原样重新建造出来的。这里毕竟是方士一门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的地宫,有这一层的关系,广仁派人重修地宫的时侯。真是将毁掉的部分想办法拼凑出来,随后按着原样重新建造的。
  
  之前铜简上面的密语路符都得到了印证,文长水硬着头皮走下去之后。接二连三的又发现了几处可以对应密语路符的所在,对应铜简的位置越多,驼背越想不通为什么会在夏的铜简上,出现六七百年之后的东西。
  
  最后走到广仁托付燕哀侯保管秘籍的所在之前,文长水停下了脚步。按着铜简上面所写的,有关尤纹氏遗宝的位置,就在这当中好。不过根据刚才一路走过来,那个人参娃娃自己说的话,他早已经在这地宫地下转了无数个圈。不可能有尤纹氏的遗宝,这个小家伙没有发现。
  
  不过这里对应铜简骨文上面的记载,也都被文长水找到。现在他已经来不及惊讶了,就好像刚才归不归说的那样,只要找到了尤纹氏的遗宝,是周还是夏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到了最后一关,只要找到了遗宝便功德圆满了。当下文长水索性豁了出去,他自己主动的走到了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的空房间当中。当初归不归还在这里存了一段时间的天材地宝,不过后来将天材地宝都搬空了之后,这个房间已经空制了几百年……
  
  “从现在为止,几乎所有铜简上面早起术士专用的密语路符都在这里对上了。”原地转了一圈之后,文长水对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不相信夏的铜简当中。会记录周的地宫。现在如果找不到尤纹氏的遗宝,归不归你说我们应该如何处理?”
  
  “那是找不到的时侯才说的话,等到找不到的时侯再说。”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文长水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担心你找到了尤纹氏的遗宝之后,你笑合不拢嘴。”
  
  现在驼背已经想不明白,索性也不去胡思乱想了。他在房间里面转了几个圈之后,趴在地上开始仔仔细细的查看地面上理石的纹理。好在当初这里被毁掉的时侯,没有波及这个房间,要不然的话就算重新铺上理石怕也找不到文长水要找纹路了。
  
  不过这次文长水找的不顺利。他几乎是趴在地面上,看清了地面理石的纹路之后,他又开始在四面墙寻找起来自己要找的纹路。归不归和吴勉也没有打扰他,只是冷眼旁观这个驼背的举动。
  
  眼看着四面墙就要被驼背检查完的时侯,房间外面突然想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谁能告诉我,你们这样千里迢迢从海外泗水号回来,是要针对我的吗?”
  
  声音响起来的同时,吴勉已经闪电一般的向着门外冲了过去。做出来动作的同时,白发男人的手里已经出现了那柄非刀非剑的法器贪狼。在出门的一瞬间。已经对着发出声音的位置劈了下去。
  
  吴勉出手的同时,已经看到了一个身穿华丽僧衣的和尚站在房间不远处。看到了吴勉出现,和尚微微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为什么你们不一起出来?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真的是我的对手吗?”
  
  说话的和尚正是那位被小任叁用帝崩伤到了他命根的妖僧元昌,这段时间和尚没有查到吴勉、归不归的消息。元昌便怀疑到了泗水号的刘喜、孙小川哥俩的身上,随后,和尚派人混在波斯前往财神岛的大船上。不久之后消息传了回来他要找的人果真在财神岛上。
  
  不过和尚还是没有胆子前往财神岛去找吴勉、归不归两个人报仇,一是他谋划了这么久的大事马上就要漏出端倪,元昌和尚实在是走不开。二是帝崩还在这些人的手里,那句户没说好,吴勉对着他开启帝崩的话,那么损失的就不是他的命根了。
  
  元昌将他的人混在财神岛上,时刻监视着这二人二妖。没想到二十多天之前,他派的人回到了自己身边,告知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已经回到了陆地。和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满脸麻子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