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故地重游

第三百六十四章 故地重游

  “难得人参你也有怕的时侯”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把心放肚子里,现不是广孝在不在船上,就算在船上是不是和文长水一条心也不好说。再说那地图你也看到了,就算他们俩到了地宫也没用。再说了,你真的把这个物件忘了吗?”
  
  说话的时侯。归不归打开了石盒,将镶嵌在里面那块五彩斑斓的石块拿了出来。一边在手里把玩着,一边继续对着小任叁说道:“没有这块石头,文长水也好。广孝也好就算找到了尤纹氏宝藏的入口也进不去。钥匙在老人家我的手里……”
  
  因为照顾到文长水的船,刘喜、孙小川的大海船没有以最快的速度前行。因为这次有吴勉、归不归同行。两位东家并没有带出来多少护卫,只是这一艘大船前行。如果按着他们俩以前的排场。这个时侯已经前后左右都是护卫的船只。
  
  海上无话,十几天之后两艘海船终于到了南海郡泗水号的码头上。两位东家出海之前,已经命人先一步乘坐快船过来传递消息。他们的大船到达码头的时侯,南海郡以及周围大大小小的商铺、货站管事已经都等候在这里了。
  
  两位东家在和众管事寒暄的时侯,吴勉、归不归这些人连同文水长一起,已经坐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马车。他们在船上的时侯已经商量好了。到达陆地以后,吴勉、归不归他们便要和两位东家分开。等到他们处理完自己的事情之后,再去和两位东家汇合,陪着刘喜、孙小川二位巡视一下泗水号的买卖之后,再回到财神岛继续过小日子去。想来重游地宫最多也不过四五十天的事情,最晚一百天说什么也回来了。
  
  依旧还是百无求驾车,归不归将驼背拉倒了他们这架马车上,随后一路向着辽东的方向进发。一路上归不归数次向文长水询问铜简上面的骨文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个驼背要进了牙关,不到看到地宫绝对不会说。
  
  从南海郡前往辽东要穿过南北两朝,乱世当中行路艰难。多条官道已经毁于战火当中。就算是他们这样的大修士前行也要费些心思,文长水不熟辽东路径不适宜使用五行遁法。原本只要片刻的时间,最后竟然行驶了整整一个月。
  
  当中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路过邺城的时侯,看到城门口贴的告示。大丞相齐王殿下高澄在接受禅让的当天早上。刚刚准备出府赶往皇宫的时侯,突然被南朝降将兰京刺杀。眼看着马上就要成为北朝新主,还是在最后一刻功败垂成枉送了性命。
  
  高澄遇刺的时侯,原本在他身边形影不离的广孝和尚不知道为什么失去了踪影。联想到昨晚府中出现的种种怪事,已经有人将这口黑锅扣在了广孝身上。不过高澄虽然身亡,他的爵位和官职被其弟高洋继承。他这弟弟看明白了自己哥哥问题出在哪里。接了大丞相印信之后没有几日,便被
  
  再次回到辽东地宫附近的时侯,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的表情都有些肃然。想起来当初在山下被归莱归区兄弟俩打劫,之后上山遇到了人参娃娃任叁,又遇到燕哀侯的往事彷佛就在几年之前一样,不过仔细算算已经过了六七百年的时光……
  
  想着当年自己两个还算是争气的后代一死一失踪,归不归便接连叹了几口气。稳定了情绪之后,老家伙手指着山顶的位置。对着文长水说道:“长水兄,你要找的地方就在山顶。如果没有我老人家的话。直到你的驼背炸了也找不到这里来吧?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了铜简上面刻的都是什么字了吧?”
  
  文长水顺着老家伙手指的方向伸了伸脖子,看了一眼根本看不到洞口的山顶之后,摇了摇头说道:“不归老兄你开什么玩笑?那地图只有你看过,现在你随便指两下。就算是指到了京城里面的皇宫,我也要把铜简上面的路符都说出来吗?还是那句话,你们先带着我下去走一圈,找到了可以对应路符的标识之后再说也来得及。”
  
  这个时侯,百无求的眼睛瞪了起来,二愣子恶狠狠的盯着文长水说道:“驼背。那可不行,谁知道你会不会死在下面?一旦你的运气不好这个时侯驼背炸了。我们这不是亏大了吗?”
  
  “那你们就要保佑我平安无事了。”文长水看了面前的妖物一眼,如果不是看到那个白头发男人就站在它的身后,这个时侯他已经动手将百无求置于死地了。眼看尤纹氏的宝藏就在眼前,如何拿掉自己背后的驼背才是大事,其余的能忍也就忍了……
  
  看到文长水说什么也不肯现在就把铜简上面的骨文说出来,归不归也不是太在意。左右都是要故地重游的,他早点晚点还是一样要把骨文说出来。当下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带着文长水向着山上走去。一路走到了原本归家哥俩的山洞之后,顺着洞口走了进去。
  
  当初这里几次被毁坏,最后还是广仁做大方师的那会,被方士一门重新按着原貌修缮过的。一路走下去和当初的地宫入口也没有什么区别,找到了下到地宫的通道之后。他们几个踩着一眼看不到头的台阶,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
  
  这个时侯,文长水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走走停停在白玉台阶上面敲敲打打好像在找什么,看着他的意思应该是找到了什么。只不过吴勉也好、归不归也好再去查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门道。
  
  这里当初并没有损毁,每一个台阶还是当初的样子。这台阶已经印证了铜简记载路符,只要继续走下去,便能找到自己要找的地方。归不归从文长水的脸上猜到了这是已经证实了地宫就是铜简上面记录的位置。不过这样一来老家伙反而有些想不通了,据传地宫是燕哀侯的弟子姬牢所建。算着时间应该是周灭商之后不久的事情,那么便说不通尤纹氏宝藏的事情了。尤纹氏可是夏初的人物……
  
  文长水原本就不知道这地宫的来历,他并没有归不归的纠结。确定了这里就是埋藏尤纹氏宝藏的所在之后,还是催促老家伙快点走。不过这个时侯,吴勉、归不归却停下了脚步。两个人站在台阶上,一前一后的将驼背夹在了当中。
  
  “已经到了这里,你还有什么借口吗?还是说你也认不出来铜简上面写的是什么……”吴勉虽然没有亮出贪狼,不过上次他已经震慑住了文长水。白发男人说话的强调,听在驼背的耳朵都让他有些不舒服。
  
  “这里就是铜简上面说的藏宝之地……”犹豫了一下之后,文长水掏出来一片铜简,将它在吴勉、归不归两个人的面前晃了一下之后,指着上面刻着的骨文说道:“看到这里了没有,上面所写的是百余梯阶无数,逢九之处梯阶阴面雕藏术士谏言。在台阶的阴面,你们能看到白玉的纹理就是夏时术士的密语谏言。”
  
  “术士的谏言?还夏时……”归不归说话的时侯,已经找到了刚才文长水查看的台阶阴面,只不过看上去就是白玉的纹理。老家伙伸手去摸也没有一点人工雕刻的痕迹。这个哪里是什么雕藏术士谏言?
  
  不过老家伙查看了几处逢九的台阶之后,确实发现这些台阶上面的白玉纹理有些怪异。其他的台阶完全看不出来这样的纹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