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人参得担心

第三百六十三章 人参得担心

  听了归不归的话,文水长愣了一下。就在他想要说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侯,就见归不归从石盒里面将那几张铜简去了出来。当着文长水的面将最后一张刻着地图的铜简握在手中,眼见着这片铜简迅速的发红、冒烟,随后变成了铜汁一点一点的流淌到了地面上。
  
  原本听到归不归最后一句话的时侯,文长水心里又起了对通天盒的心思。不过老家伙的这个动作好像一盆冷水一样,又浇灭了驼背心里的这一点念想。文长水想要去和归不归拼命,不过一想到身后还有一个举着贪狼的白发男人。文长水只能将已经到了脑门的怒气又压了下去……
  
  将铜简彻底的融化成了铜汁之后,归不归也不说话。将剩余的四块铜简交到了文长水的手中。随后嘿嘿一笑,说道:“现在你有了铜简,地图在老人家我的脑子里。尤纹氏是天下术士之祖,他留下来的宝藏必定不会少了。怎么样?你去找你破解驼背的法子,剩下的法器、天材地宝什么的我们平分,这个不亏吧……”
  
  归不归的这个提议。文长水几乎没有办法拒绝。现在想要找到尤纹氏的宝藏,没有那张地图什么都不用想。叹了口气之后,文长水苦笑了一声。对着归不归说道:“你都这样有诚意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到了地图的所在之地,我说铜简上面写了什么。不过有话提前说。尤纹氏留下来的宝藏一人一半.”
  
  “这话老人家我刚刚才说过,当然是一人一半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搂着文长水的脖子好像不同父母的亲兄弟一样,继续说道:“老人家也不瞒你,这些年来得的好处不好,尤纹氏的那点东西怎么说也是夏的。有它不多没它不少……”
  
  有关吴勉、归不归的事情,文长水来时广孝已经和他说了不少。知道这么多年二人得到的好处甚多,而且归不归虽然老奸巨猾,可还没到说话不算的程度。只要能找到化解自己背后积沉真元的办法。到时候少要几件法器,秘籍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打定主意之后,文长水和归不归约定回到陆地的时间。按着驼背的意思是越快越好,巴不得现在就拉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回到陆地上把尤纹氏留下来的宝藏挖出来。
  
  吴勉、归不归这里怎么也要准备一下,别的不说,怎么也要将刘喜、孙小川二人安顿好。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商定了三天之后的早上,他们这些人从这里登船。原本以为文长水会留在岛上,不过这个驼背也担心自己留在这岛上有什么不测。毕竟归不归当初的名声便不怎么太好……
  
  商定好了出发的时间之后文长水直接跳回了海中,只见他的身子一沉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看样子驼背在远处藏着船只,只是不敢开到码头附近来。
  
  看着已经文长水的身影消失之后,百无求突然开口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什么时侯转性了?不是老子说你,这么多年了什么时侯看你说过一人一半这么不要脸的话?”
  
  “傻小子,你爸爸我说的一人一半,可没说我老人家和他两个人一人一半。”归不归狡黠的一笑,随后在他们四个的脑袋上分别点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尤纹氏只活了不到二百年,留下来的东西不会太多。我们五个一个人一份,分到驼背手里最多也就三件物件。再说了。东西是五个人一人一半。老人家我可没有说怎么个分法,谁先挑谁拿剩下的……”
  
  “老不死的,我们人参就知道你的嘴里吐不出来象牙。”听到了归不归的分配比例之后。小任叁也跟着咯咯笑了起来。笑够了之后,小家伙又奶声奶气的说道:“不是那个尤纹氏什么来头?比我们家席应真老头还厉害吗?依着我们人参来看,他也就是那么回事。后来人没见过什么世面。才把他捧到那么高的。”
  
  “人参,不知道的你可不要乱说。那位尤纹氏可不止是天下术士始祖那么简单。”听到小任叁语气当中带出来的不以为然,归不归难得的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正色继续说道:“尤纹氏除了是天下术士的始祖之外,还是古往今来第一术士,你们家席应真爸爸只是当今的第一术士。应真先生是活了千多年的长生不老之人,而尤纹氏只活了不到两百年便有了那样旷古烁今的术法。你们家席应真爸爸也是福气的,我老人家再说件事,应真先生最早显露风头的时侯,便是自称尤纹氏再世。要不然的话。人参你以为那点法器、秘籍什么的会打动老人家我吗?”
  
  天亮之后,归不归一个人使用顿法到了内岛的庄园当中。见到了两位东家之后,老家伙也不隐瞒,将有关文长水的事情和刘喜、孙小川二人说了一遍,说到三天之后他们就要暂别财神岛的时侯,老家伙还担心两位东家会纠结期间财神岛的安全。没有想到的是,两位东家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孙小川现笑嘻嘻的说道:“天下怎么有这么巧的事情,正好小川我和殿下正准备回到陆地去查看泗水号的商铺和货站。原定是下个月处走的,正要和您二位商量一起回去的事宜,没想到事情就是这么巧。反正您老几位也要回去,咱们结伴而行且不是更好吗?说实话。这几年小川我落下病了,一天看不到您老几位心里就没底。那真叫酒饭不思……”
  
  “小滑头,老人家我不说回去。你们哥俩也不回去……”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这哥俩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那就一起回去,顺便给你们家的吉祥找个入赘女婿。小川,老人家我夸你一句。要是一般人都是想方设法的熬死丈人,你们家女婿想要熬死你,那就得看你小子哪天想不开了……”
  
  两位东家离岛。在泗水号来说也是大事了。足足准备了三天之后,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一大清早上了两位东家那艘异常豪华的大海船。不过却不见说好了的文长水出现,直到眼看就要到午时的时侯,远处的海面上才行使过来一艘大船。
  
  说叫大船,不过和泗水号的大海船比较起来,也是小巫见大巫了。等到这艘船靠近泗水号的大船之后,那个驼背的文长水才从船舱当中走出来。驼背站在甲板上仰着脑袋对泗水号大船上面的吴勉等人说道:“归不归,我自己有船,就不上去打扰了。你我都是修士。两艘船完往来也是方便。有什么事情你传音就好,望你到了陆地之后可以话付前言……”
  
  “水长老兄,你船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就随你吧,水长兄你喜欢在哪里就在哪里。就算让我们找根绳子拖着在海上漂都没有问题,那么咱们这两艘船两不相扰,这就出发了……”
  
  说话的时侯,归不归示意开船。他们这艘大船吃水深,行驶之后便荡起来波浪,将文长水的大船晃的来回乱颤。小任叁在甲板上看的拍手大笑,不过人参娃娃马上想起来一件事。小家伙变了脸色,拉着归不归的手说道:“老不死的,你说广孝是不是就在下面那艘船里?他可是去过燕哀侯老头儿地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