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一章 通天盒

第三百六十一章 通天盒

  “你疯了吗……”一声咆哮之后,驼背的麻子瞬间到了篝火旁。他也顾不上许多,直接伸手进火堆里面去抓石盒和散落在当中的铜简。就在一阵肉皮被烧焦味道当中将石盒连同铜简都抓了出来。
  
  驼背麻子还没有来得及检查铜简是不是被大火烧坏,便感觉到什么冰冷的东西在自己的后背上蹭来蹭去的。这个时侯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已经身处险境当中,驼背麻子回头的时候,看一柄巨大刀剑形状的法器在自己的驼背上蹭来蹭去。看到了这非刀非剑的法器之后。驼背的脑中一阵眩晕:贪狼……他们这几个人、妖怎么可能有这种法器,要了命了……
  
  “你可以尝试着挣脱一下的,或许这法器没有看起来那么锋利。”吴勉一边‘磨刀’,一边继续说道:“这些年杀人杀得有些厌了。我打算洗心革面不主动杀人。不过如果不是自己撞到刀口上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最多也只能算你自杀……”
  
  听了这个白发男人的话。驼背麻子更加一栋不敢动。本来他可以派傀儡直接动手的,不过驼背的傀儡和海水相克。无奈之下只能自己亲自冒险躲藏在海里。原本驼背打算和在邺城丞相府那次一样,使用纵神弄鬼之法将海岛上的人折腾到崩溃的时侯,在突然出现将石盒抢走的。当年他这手段万试万灵,想不到再次出世之后连续两次都没有任何作用。这一次还莫名其妙就便被人制住……
  
  “小爷叔,你看看你把这个罗锅吓成什么样子了?”这个时侯,那个粗声粗气黑铁塔一样的妖物凑了过来。对着拿着大刀在驼背背后蹭来蹭去的吴勉继续说道:“想要弄死他你就直接动手,这么折磨人算是什么意思?你手腕子一翻劈开他的罗锅就得了,也让老子见识见识这罗锅子里面是什么东西。老子在草原吃过驼峰,不知道这个罗锅是不是和驼峰一个意思。”
  
  百无求大喊大叫的时侯,驼背已经感觉到贪狼的刃口开始慢慢向下。随后一股温热的液体从他的背后流淌了下来。这个时侯的驼背已经被吓懵了,当下一个劲儿的大叫:“刀下留情!等等再动手……我是问天楼的四楼柱之一文长水,归不归!我们俩有过一面之缘,我是齐宣王王宫当中的文史文长水……我还请你吃过饭!还记的吗?请你吃了鱼汤煨熊掌……”
  
  “看着一脸的小麻子,原来还真是长水兄啊,想不到你堂堂齐王身边文史,会是问天楼的创楼四楼柱之一,不对啊,长水兄当年你可是没有这个驼背的……”归不归很快便发现驼背话中的破绽。老家伙转到了驼背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翻驼背的面容之后。脸色古怪的继续说道:“看相貌是没错的,你和水长兄有七八分相似。不过这个驼背就说不过去了。”
  
  “这个驼背是当年我连术法的时侯岔了气。每次使用真元之气便会有少许存积在背后,年深日久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文长水说话的时侯,一动不敢乱动。生怕那口气没有喘好,动作大了之后自己把驼背送到吴勉的刀口下,背后鼓起的真元包是文长水的罩门。一般他只是派遣傀儡,真身轻易不会出来。想不到这次真身刚刚出手,便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
  
  归不归仔仔细细的看了一边文水长的驼背之后,继续说道:“你这么一说,老人家我还真想起来了,当年长水兄你的后背就有些不对劲。当初太子郴还笑话过你,是不是偷了宫中得珍宝要运出去。原来缘由在这里……”
  
  “老不死的你管他缘由不缘由的,那个文……驼背,我们人参问你。你的王八盒子里面这么有我们家燕哀侯老头地宫的地图……”归不归来不及阻止嘴快的小任叁,小家伙将实底露给了文水长。
  
  听到了小任叁的话之后。驼背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反应了过来。他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个天真烂漫的小任叁,随后将自己从火中抢出来的那几片铜简拿了出来,翻看了一边之后找到了那片刻着地图的铜简……
  
  驼背也是第一次看到石盒里面的东西。他哆哆嗦嗦的将铜简举了起来,随后对着小任叁说道:“小……少爷,你说的地宫就是这片铜简上面的地图吗?你怎么知道是燕哀侯的地宫?莫不成你亲自去过?还是听别人说——啊!您的刀口……”
  
  文长水说到一半的时侯,吴勉手里的贪狼刃口突然偏了偏。吓得驼背大叫了一声,急忙跟着刀口的方向转了转身子,如果他的动作慢一步的话。这个时侯吴勉的刀口已经割破了他的背后鼓起的大包,随后文长水就要因为真元外泄而暴亡了。
  
  一瞬间在阴阳届走了一圈之后。文长水连动都不敢动。苦着脸对大刀片子押后背的吴勉说道:“没有别的意思,这通天盒我也是第一次拿到。听到你们这位小少爷说到了地图,这才多嘴问了一嘴。我文长水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加害这位人参小少爷的意思。”
  
  看到驼背会错了意,吴勉翻了翻白眼,随手换了一只手握住贪狼,嘴里慢悠悠的说了一句:“你想的多了,我换只手握刀而已。刚才握刀的姿势太别扭……”
  
  白发男人说话的时侯,百无求已经走过去将驼背手里的石盒、铜简以及那块五彩斑斓的石头一起抢了过来,随后塞到了自己‘亲生父亲’的手里文长水一万个不舍得,无奈背后被贪狼压着,刚才只是吴勉压了压刀锋已经将他吓破胆,这个时侯怎么还敢再和百无求争抢?只是看着已经到手的石盒又被这些人拿走,驼背心中恼恨不已。
  
  看着百无求将石盒连同里面的东西都抢了过来之后,吴勉手里的贪狼再次偏了偏刀口,文长水当即当即闭上了眼睛,连看都不敢去看百无求手里的石盒。
  
  “原来这个叫做通天盒……”归不归笑嘻嘻的将盒子收好之后,继续对着一动不敢动的文长水说道:“那么咱们就来说说这个通天盒是怎么回事,说得好的话,说不定老人家我看在咱们老哥俩在齐国王宫的交情,将石头盒子送给你也说不一定。当然了,你也可以编个假的来蒙骗我们,不过一旦你身后握住贪狼的那位听出来什么破绽的话……咱们实话实说,他想了结谁的话,老人家我除了叫好之外,可不敢去拦阻他。”
  
  文长水已经不敢指望现在还能得到石盒了,现在只要能平平安安的保住性命,逃出生天之后在动用别的手段,迫使他们将盒子叫出来……还有那把贪狼,也是好东西……
  
  驼背叹了口气之后,开口说道:“这口盒子叫做通天盒,当年我帮着姬牢搭起问天楼的时侯,从当时十楼主事之人韩金钟的嘴里听说这通天盒的。韩金钟的祖上是商朝皇宫当中掌管前朝古籍的史官,当时他祖上在古籍当中看到龙吐珠化为通天盒的典故。
  
  典籍上面用骨文记载着夏君仲康游猎的时侯,见到天空中一条白色巨龙正在吞吐一个红色的龙珠。传说龙珠是大吉之物,仲康贪图龙珠一箭射死了巨龙,不过龙珠落地的时侯变成了一个石头盒子,便是不归兄你手里那个通天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