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章 找上门

第三百六十章 找上门

  说话的时侯,归不归眯缝着眼睛看向远处的海面。片刻之后,老家伙继续对着离墨说道:“让外面的船都回来,这些日子不要出港了。还有,现在把鼓语发出去,所有的商船都不能往来财神岛……”
  
  “那个驼背的麻子杀过来了,是吗?”离墨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归不归再次说道:“这里远离陆地,他真的会找到这里来吗?”
  
  “小娃娃。谁说只有那个驼背自己了?你真的把广孝忘了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再次将目光转到了海面上,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了,这个盒子到底是做什么用的?能让活王八自己往锅里跳……”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侯,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凌乱的马蹄声音。回头望去,就在刘喜、孙小川两位东家在一中护卫的簇拥之下。向着这边奔驰了过来。在归不归的面前停住了马匹之后,刘喜从马上跳了下来。看了离墨一眼之后,转身对着归不归说道:“是石盒上面有什么机关。引来的人吗?”
  
  “到底是当年的淮南王陛下,一句话就说到点子上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看起来盒子里面的东西真是非同寻常。能让避世千百年的老家伙都现身了。不过这些日子陛下你们要多加小心,老人家我担心藏在海里的人为了得到石盒不择手段。你和小川哥俩还是躲在内岛的好,能不出来还是尽量的不要出来。”
  
  听到归不归说的有些严重,刘喜犹豫了一下之后。回头对着离墨说道:“归老先生已经这么说了,那你辛苦一下,将外岛所有的人都迁移到内岛。什么时候这里的事情结束,你在安排大家回来。和外岛的商铺说一声,他们的损失我会替他们补偿。”
  
  离墨答应了一声之后,带着自己的手下开始办大东家吩咐的事情。好在外岛的人已经差不多都集中在附近。几句话之后他们便开始收拾自己的细软,跟着离墨的人向着内岛进发。
  
  离墨离开之后,刘喜又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先生,还有什么事情要我和小川做的,您老人家请尽管吩咐。”
  
  “你们看好自己的性命就好,别的事情就不用操心了。”这个时侯,吴勉慢悠悠的从迎宾馆当中走了出来。闻到了空气中腐败的臭味之后,白发男人皱了皱眉头,看着海面上无数的死鱼,对着归不归说道:“这个也是问天楼的术法吗?姬牢死了这么多年,还能留下这么多的麻烦……”
  
  “问天楼原本就是纵神弄鬼的术法出名,杀人都不在话下。弄死几条鱼自然也不是什么大事。”顿了一下之后,归不归将右手抬到了自己的嘴边,伸手搓了搓两只手指。就见他枯树枝一样的手指头搓动之后竟然冒出来一串火星,随着老家伙对着火星一口气吹出来。火星变成了四五个拳头大小的火球。向着不同方向海面上密密麻麻的死鱼飞了过去,火球和死鱼接触到的一瞬间。“呼!”的一声,海面上面成面的死鱼竟然烧着了起来。
  
  只是瞬间的功夫,几乎所有能看到死鱼的海面都着起了大火。正在忙着办到内岛的商户和外岛的居民都被这‘火海’下了一跳。长大了嘴巴看着海中的大火。心里差不多都是一个想法:这样有本事的人守在外岛,自己还需要躲避到内岛吗?不过在离墨等人的催促下,这些人还是不敢冒险。收拾好之后,便陆陆续续的跟着离墨的手下向着内岛进发。
  
  看着海面的大火,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刘喜、孙小川二人说道:“说起来老人家我还真是有件事情要麻烦你们二位东家,就在海滩之上点起来一堆篝火,然后再准备一桌席面就摆在篝火旁。老朋友来了,怎么也要请他吃顿饭吧。”
  
  当下,离墨将已经走远的厨子又叫了回来。按着归不归说的那样,就在距离海滩不远的码头上,推起来一个柴火堆。随后命厨子烧制几道菜肴,不过这个时侯厨子哪里还有心思做饭?被二愣子将他一把推开,百无求自己开始收拾起来整鸡整羊来。
  
  看到外岛的商户、百姓差不多都离开了码头之后。归不归对着刘喜、孙小川二人,说道:“现在你们二位也可以回去了,这里的事情解决之后,老人家我会在外岛发出信号。到时候你们看到信号便可以再回来。”
  
  两位东家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只是拖他们的后腿,当下嘱咐了吴勉、归不归几句之后也跟着离开。
  
  看着整个外岛连同码头只剩下他们这几个人、妖之后,百无求一边收拾鸡羊,一边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说你干仗就干仗,好好的还请人家吃饭干什么?你以为那个什么驼背、广孝的吃饱了就不会揍你了?呸!他们吃饱就更有劲了,真往死里揍你可别指望老子能救你……”
  
  “傻小子,他们不吃不喝,你也不吃不喝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看了身后的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原本老人家我还以为这盒子的事情说不清楚,现在好了。讲故事的人自己来了……”
  
  吴勉翻着白眼看了看归不归吗,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你还是先把讲故事的人弄清楚是谁之后再说吧,老家伙,你小心被燕钎了眼。能把隐藏了千百年的人招惹出来,他真有必死之心的话,谁输谁赢也不一定。”
  
  他们这二人二妖在海岸上等了一天。始终没有看到再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等到天黑之后,归不归点上了篝火,他们四个围在篝火周围,吃喝着百无求烹制出来的菜肴,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一直等到了后半夜,使用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个时侯,归不归打开了石盒,接着篝火的光亮再次看了看铜简上面刻着的骨文。不过看了半天依然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来,归不归看的有些烦了。对着身边的吴勉说道:“反正老人家我也看不出来什么名堂,既然我老人家看不出来,那么谁也不要看了……”
  
  说话的时侯。归不归直接将手里的铜简扔到了篝火堆里。随后又拿起来第二片铜简也要向着篝火里面扔过去,就在老家伙再次抬手准备扔到火堆的时侯。空气当中突然响起来一个恼怒的声音:“住手!归不归你怎么敢这么做……赶快将火中的铜简捡回来!”
  
  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对着空气说道:“你让老人家我去捡就要捡吗?谁想要的话谁自己来捡,现在铜简就在火里,你再不现身的话,铜简就要变成铜水了。”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说话的时侯,远处的海面当中,一个人影从海底钻了出来。这人站在海面上,虽然海面已经是一团漆黑,不过吴勉、归不归等人还是能看到这个人影是个驼背,只是距离太远,看不清此人的脸上有没有麻子。
  
  驼背出现之后,身子晃动之下已经从海面上消失,随后出现在距离吴勉、归不归十丈有余的海岸上。
  
  看到了这个人出现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对着驼背说道:“你来的正好,这几天老人家我和吴勉打赌这个石盒是做什么用的,你来了正好,你来说说石盒的来历,替我们俩做个公证。”
  
  “你以为我会对你说吗?归不归!将石盒换来。”
  
  这个时侯,归不归已经看到了驼背脸上的麻子。老家伙嘿嘿一笑,一抬手,将石盒连同里面的石块,和铜简一股脑的都扔到了篝火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