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暴露

第三百五十九章 暴露

  回到了迎宾馆之后,吴勉看了若无其事的归不归一眼,说道:“说说吧,你在铜简上面看出什么来了……”

  “老人家我真是不认得上面的骨文是什么意思。“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当年学的是商骨文,铜简上面刻得是夏骨文。当中隔了五六百年。看着都是骨文差不多,实际上差的远了。老人家我给你举个例子,商骨文当中的妈妈和夏骨文的奶奶是一个意思。老婆变妈了,他爸爸干吗?”

  两个人正在说话的时侯,百无求和小任叁从海边走了回来。两只妖物最早的乐趣就是下海抓鱼,只是二愣子一跳进海里,大鱼都游到它的身边。抓了几次二愣子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之后,便专心的陪着小任叁在海里玩了。

  看到了吴勉和归不归回来之后,两只妖物凑了过来。小任叁将脖子上面挂的一串大海鱼扔到了地上。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那哥俩找你们什么意思?是不是又招惹了谁……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给我们人参瞧瞧……”

  小任叁说话的时侯,已经伸手硬生生的伸手从归不归的手里将石盒抢了过来。刚才归不归已经将那块五彩斑斓的石头重新放置在原先的地方。不过小家伙明显对这块石头不感兴趣。不过它马上就在盒盖里面发现了那几块铜板。

  将铜板扣下来之后,小家伙将铜板“叮叮当当”的敲着,翻看了几片之后,突然看到了那片刻着地图的铜板。看到了上面的地图之后,人参娃娃“咦……”了一声之后,抬头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这不是燕哀侯老头儿家的地图吗?你们都去过几次了,闭着眼睛都能找到,还要画图怕忘了?”

  最后一片铜板上面确实刻着燕哀侯地宫的地图,没有亲身去过一趟的人,根本想像不到地图上面会是一处地下宫殿。归不归一眼便认出来那处所在。只是不明白这个地图为什么会刻在夏骨文的铜简上,据说地宫当年姬牢所修建的,难不成当中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现在遗憾的是其余四片铜简上面的骨文谁也认不出来,还有那块五彩斑斓的石头又是干嘛用的,问天楼的四楼柱为什么会对他那么感兴趣……

  不过看到了小任叁之后,归不归多少看到了一点希望,老家伙蹲在地上,笑眯眯的看着人参娃娃说道:“人参,你仔细想想当初燕哀侯有没有和你提到过你们居住的地宫是怎么回事?有没有什么谁也不知道的典故?”

  “谁也不知道的典故?”小任叁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都说谁也不知道了,我们人参上哪知道去?老不死的你就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吧,好端端的你刻了这个铜片片做什么?”

  两只妖物早已经和吴勉、归不归融为了一体。也没有必要瞒着他们俩。当下,归不归先带着两只妖物回到了自己的寝室,随后将刘喜刚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听完之后。小任叁还没等说话,百无求瞪着大眼睛说道:“难怪回到这岛上之后,老子就没怎么见过离墨。原来他回到陆地了。老家伙,离墨那小子都能回去,咱们为什么不能回去?你把咱们这些人打包卖给刘喜、孙小川哥俩了……”脚至之周把里至。

  解释这样的话。归不归已经不记得解释过多少次了。老家伙都懒得说了,他也没有搭理自己这傻儿子,继续对着小任叁说道:“当初我们都以为地宫是姬牢帮着燕哀侯建造的,现在看起来这里面好像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人参你再仔细想想……”

  不过小任叁真是想不起来燕哀侯说过什么有关地宫的话了,它记事的时侯便是和燕哀侯生活在地宫里面。除了少数几个燕哀侯不让它靠近的区域之外,其余的位置小任叁都转变了。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头的地方。而且后来地宫被毁过一次,后来按照原样又重新的建造了起来。当中也没听说发现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铜简的地图上面还标记着几处所在,不过在小任叁看过来。这几个地点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甚至连燕哀侯不让它去的区域都不在上面。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出事情的地方。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归不归和小任叁一直都在纠结铜简上面地图到底是什么意思。或许如果可以看懂下面的骨文注解,便可以明白到底是什么了。这当中,刘喜、孙小川陆陆续续的传来几个有关元昌的消息,不过很快的又被证实大部分的消息是假的。因为当年元昌玩过万身法相的把戏,现在开始有人冒充这位高僧开始出来行骗了。

  就在他们越想越想不通的时侯,一天清晨,正在酣睡的百无求突然被外面一阵嘈杂的喧闹声吵醒。一肚子起床气的百无求直接跳了起来,推开了窗户便是一阵大骂:“你们一个一个大清早的不睡觉发什么疯?是你娘改嫁嫁给了你叔叔,还是你爹取了你小姨当小老婆!这不都是肉烂在锅里吗?大家都是亲戚,有什么想不开的直接去死啊……嚎什么丧……”

  百无求这几年也算是外岛的一个小霸王了,这二愣子原本就是两位东家请来的客人。平时和外岛的商家、居民有什么矛盾的时侯,打不敢打它,骂又骂不过这个二愣子。曾经有过大半个外岛的商户聚齐了百十来个人,和百无求骂战过的。结果骂了整整一天之后。外岛一百多个人当冲有七个被骂吐血的,二十一个哭着喊着要抹脖子、上吊自杀的。还有十三个人当场晕倒口吐白沫的,从这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招惹这个二愣子了。

  现在看到百无求越骂越上劲,围在海滩上的众人一哄而散。这时,二愣子这才看到有数不清大大小小的死鱼被冲上岸,这还不算,整个海里密密麻麻的都是死鱼死虾。海风吹过来的时侯,还带着一股腐烂的臭气。

  “怎么个意思?你们干什么了,这些鱼鱼虾虾怎么都自杀了……”百无求还没有睡醒。正在胡说八道的时侯。听到什么传来了自己‘亲生父亲’的声音:“傻小子,你见过有鱼虾自杀的吗?这是离墨的手尾不干净……”

  两三个时辰之前,便有夜间巡逻的护卫在海边发现了有死鱼不停的被海水冲上岸来。而且大海当中隐隐的还听到了有无数男女凄惨啼哭的声音。护卫们不敢隐瞒,用鼓语将海边发生的事情告知了两位东家。

  当时百无求睡的正香,敲鼓的声音竟然没有把它惊醒。现在离墨已经到了岸边。正在查看出了什么事情,两位东家骑快马也马上就要赶到外岛了。

  这时侯,看着从迎宾馆旁边走过去的离墨。归不归嘿嘿一笑,叫住了他之后,说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和老人家我说?比如说那只石盒上面还有什么东西?那个青铜符上面的永镇是怎么消失的?”

  当初刘喜诉说的时侯,归不归的心思都在石盒上面,直到现在才想起来大东家好像还说过刻着‘永镇’两个字的青铜符,既然是机关怎么会那么轻轻松松的就被打开了?

  “青铜符……”离墨也明白了过来,当下找人要来纸笔,凭着自己的记忆在上面画了他看到青铜符的形状,当中是‘永镇’两个字。

  看清了青铜符的样子之后。归不归突然哈哈一笑,指着青铜符对着离墨说道:“这个是阵法不假,不过确是一个子母连心的阵法。小娃娃。你打开盒子的时侯,已经有人知道盒子在什么地方被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