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反常的归不归

第三百五十八章 反常的归不归

  驼背麻子进到丞相府的时侯,离墨已经躲在附近了。他是问天楼两位楼主手把手教出来的弟子,看到天际流星划过的时侯,已经明白出了什么事情。当下离墨马上做出了反应,避开了流星爆炸发出的耀眼白光。不过他还是装作和府里府外被白光暂时晃瞎了眼睛的人一样,睁大了眼睛在地上爱好着。无论是广孝还是驼背麻子竟然都没有发现离墨的破绽。

  这也归功于他的第二个师父席应真。当初收他做弟子的时侯,担心离墨的术法太弱被人欺负之后坏了自己的名声。便教授了他隐藏气息的法门,加上没有人想到会有修士在一边偷听,到最后也没有发现离墨的蛛丝马迹。

  当广孝突然出来,和驼背麻子打在一起的时侯,离墨担心自己被误伤。当下悄悄的躲到了后面,随后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眼睛里。听到那件神秘的石头盒子之后,离墨竟然胆大包天的尾随着取宝的护卫,一起进到了密室当中。打晕了护卫之后。拿起来石盒子便使用了五行遁法离开。这遁法是席应真亲授,几乎也察觉不到运用术法的气息。

  拿到了石盒之后,一开始离墨并不敢直接回到码头。他来回的窜了几个地点。最后确定了广孝和驼背麻子没有发现自己的行踪之后,这才使用遁法回到了泗水号的码头。到了自己的快船上之后,马上招呼还在沉睡的船老大、水手马上开船。

  几天的兼程之后离墨回到了财神岛上,他带着石头盒子直接找到了两位东家。这一路上离墨并没有打开盒子,见到了两位东家之后,他一边诉说着这几天的经历,一边当着刘喜、孙小川的面将石盒打开。

  当离墨扯断石盒上面的青铜符之后,符文上面的‘永镇’两个字竟然自己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离墨以为石盒当中还有什么机关,没有想到的是石盒竟然这样随随便便的便被打开了。

  打开石盒之后,发现里面装着一块五颜六色的石头。由于石头算是镶嵌在石盒里面,故而之前无论离墨如何晃动,也没有从石盒当中听到有什么声音。除了这块石头之外,还有五片镶嵌在盒盖当中的铜版。只是铜版上面刻着殷商时期的骨文,凭着刘喜的见识都辨别不出来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

  五片铜板其中一块上面刻着一张地图,因为看不懂地图上面的骨文注解,连地图是在什么地方都无法确定。

  这个石盒是问天楼当年四楼柱之一的人物,宁可得罪了和皇帝没有什么区别的高澄也要得到的东西,足见其珍贵的程度。因为担心石盒落到自己手里的消息走漏出去。两位楼主令人将内岛所有的藏书都搬出来,随后将所有的人都支走,这才开始想从古籍当中找到和铜板上骨文、地图有关的线索。

  因为已经招惹到了两位大修士,刘喜还是决定将吴勉、归不归也牵扯进来。当中记录的是修道之士修炼术法、法宝的秘籍,自己也用不到,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不过如果当中有什么自己能用到的奇珍异宝,想来他们两位大修士也不会和自己兄弟俩争夺。

  听完了刘喜的话之后。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随后嘿嘿一笑,说道:“殿下。你把我们找过来,说了这么多却不见石盒。现在老人家我凭空猜想也想像不到石盒会是什么样子……”

  “这个倒是我想的不周到了,小川你将石盒拿过来。请两位先生观看。”刘喜说话的时侯,孙小川已经将石盒报了过来。老家伙将石盒接过来之后,先是看了一圈石盒的外观。看了半天之后才将石盒打开,将镶嵌在里面的五彩石头拿了出来。看了一眼之后直接放在了自己的怀里,随后又将扣在盒盖里面的几块铜板拿了下来。

  老家伙看了一片铜片之后,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后拿起来第二片铜板。这片铜板上面似乎有几个字生僻,归不归看了几遍之后才点了点头。随后又拿起来了第三片、第四片铜板,直到最后归不归拿起来最后一片刻着地图的铜板。看了一眼之后,眼神中出现了和刚才不一样的神色。

  老家伙拿着刻着地图的铜板看了半晌之后,笑眯眯的将铜板递到了吴勉的手上。之前四片铜板老家伙都是看看就完了的,只有这最后一片铜板竟然交到了吴勉的手上。气续着占了难续。

  白发男人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接过来铜板看了一眼,随后又将铜板抛给了他,说道:“图画的太难看……”

  归不归嘿嘿一笑,跟着说道:“是啊,老人家我也说在铜板上面刻图的人没有什么手艺。看着这图让他刻的,还没有我老人家那个傻儿子刻的好。两位东家你们把铜板收好,这怎么也是夏商时期的东西,再放个千八百年的能值个不少钱。”说话的时侯,老家伙将手里的五片铜板递给了刘喜,却好像忘了那块五彩斑斓的石头一样,没有交还两位东家的意思。

  而刘喜也好像忘了那块石头一样。接过了铜板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铜板是不值钱的,不过上面刻的骨文或许会一字千金,只是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不知道归老先生您看出来什么没有?”

  “你问上面刻的是什么字?老人家我也不认识啊……”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会几个晚期的骨文,路数和铜板上面刻的不一样。老人家我眼都花了,就是认不出来上面刻的是什么。”

  刚才归不归看着骨文一本正经的样子,就差脱口而出上面写的是什么了。不过他和吴勉现在是财神岛的镇岛之宝,为了几片看不出来上面写的是什么的铜片。得罪他们两个人太不值当了。而且那块五彩斑斓的石头看着就像是那种修道之士风若珍宝的天材地宝,刘喜、孙小川现在即长生不老又富可敌国,也不会计较那块石头。只是查不到铜片上面刻的是什么。让刘喜、孙小川二人还是很有些失望……

  当下,刘喜叫停了还在不同翻书的离墨。又顺手将铜片重新扣在盒盖上面,随后顺手将石盒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归老先生。这个石盒是离墨从大修士的手边夺过来的,我泗水号不敢招惹那位大修士。盒子还是你们来保管的好,从今以后。泗水号和这个箱子没有任何的关系。”

  “一个石头盒子你也好意思送人?”归不归说话的时侯,已经将盒子接了过来。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不过你们两位东家既然送了,老人家我就勉强收了。以后谁来你们这里找这个盒子,告诉他们,这个不值钱的盒子在我老人家这里,让他们快点拿走。”

  说完之后,吴勉和归不归就要离开,刘喜、孙小川两个人带着离墨送到了大门口。看着两个人催动五行遁法离开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离墨突然对着两位东家,说道:“归不归在替我们遮挡,是我做了错事……”

  “归不归老先生已经替你背过去了”孙小川笑嘻嘻的看了离墨一眼之后。又将目光转到了刘喜的身上。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他应该已经认出来箱子的来历,广孝也好,那个幕后的驼背麻子也好我们招惹不起,他们两位却不放在眼里。只是可惜到最后也不知道铜片上面写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