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白捡的便宜

第三百五十七章 白捡的便宜

  驼背摔落到了地上之后,身体突然变成了好像水银一样的黑色液体,铺在了地面上。广孝看到之后停下了脚步,打量了一番液体之后,对着空气说道:“当初姬牢先生曾经和我说过,你们问天楼是操控傀儡的行家,有用水银制造液体的手段。想不到今天终于见识到了……”

  说到这里广孝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高澄等人无碍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看在当年姬牢先生的面子上。只要你答应不再难为高澄大人。和尚便网开一面不再和你计较,如果先生再执迷不悟的话,那么和尚只有对不起姬牢先生了。高澄大人在你手中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广孝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不是我想要难为高澄!”这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刚才驼背的话,顿了一下之后。这个声音继续说道:“只要高澄将那件东西给我,就算请我都不会再回来。广孝,我承认术法不及你。不过接下来这几十年,你会一直陪伴在高澄身边吗?只要你留出来一点点的空隙,我便能抓住高澄,让他把东西交到我的手上。”

  “等一下!”这个时侯,高澄再也忍不住,躲在护卫的身后对着广孝的方向说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从头到尾你都没有说想要什么?我连你想要什么都不知道,你便一直这么纠缠不清……”

  “看到你父亲的棺椁,都想不到我先要什么吗?”驼背的语气明显不相信高澄的话,冷笑了一声之后,他继续说道:“你父亲高欢临死之前没有和你说过什么吗?想要说谎的话要看是对谁说的……”

  这个时侯,高澄气得已经快晕倒了。没等驼背把话说完,他已经插嘴说道:“我父是死在战场当中,他老人家归天的时侯我并不在身边。你可以去找当时的行军大夫来问话,先父归天之时已经口不能言了……”

  听到高澄的话之后,驼背的声音沉默了起来。片刻之后,地面上那一滩水银开始聚集到了一起,慢慢的又变成了刚才驼背麻子的样子。驼背沉着脸看了看高澄之后,说道:“你不会是在骗我吧?那么重要的东西,高欢不可能不会交到你手上的。”

  “你先说到底要什么……”如果不是面前这个驼背自己确实惹不起。就凭他辱先父尸体这一条罪名,高澄已经将他灭门了。现在自己登基称帝就在眼前,这口气只能先忍下来。将胸口的闷气压下去之后,这位大丞相继续说道:“你需要什么东西,只要在我手上的高澄一定奉送。不过现在连是什么都不知道,先父的尸身被辱。高澄的性命不保是不是有点太冤枉了。”

  这个时侯,驼背也知道自己八成是冤枉了这位大丞相。这边又有广孝给高澄做主,自己便有些尴尬了。这时,广孝咳嗽了一声之后,说道:“看来这次只是一场误会,好在高欢大人的魂魄已经再入轮回,不会受到尸身被辱的影响。看在和尚的面子上,高澄大人也不要再计较许多。天亮之后便是禅让大典,此时万万不可再生事端。”

  几句话说完之后。广孝又对着驼背麻子说道:“这位问天楼的老兄,你到底想要什么请对高澄大人言讲。如果你们都相信和尚的话,那件宝物如果在丞相府上。广孝替高澄大人取来,亲自交到老兄你的手上,如何?”

  听到广孝到去亲自取宝,驼背麻子犹豫都不犹豫,直接摇头说道:“还是不要劳烦广孝先生了,一见小小的玩意儿随便找个人去取就好。”说到这里的时侯,驼背麻子的手上突然变了形状,一只人手抖动了几下之后变成了一个箱子的模样。

  “就是这样的箱子,不知道高澄大人你看到过没有?”再说话的时侯,驼背麻子的声音都跟着颤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箱子是石头打造,上面用青铜作符。符文上面除了符像之外。还有‘永镇’两个字……”

  看到了箱子之后,高澄一眼便辨认出来先父遗留的密室当中,确实有一件这样的石头箱子。只不过密室当中价值连城的珍宝实在太多,平时他也没有注意到这口箱子,他父亲高欢也没有特意介绍过箱子的来历。这口箱子大概是他们修道之人需要的法宝,自己是要登基称帝的人,送出去换一个平安也好。

  想好之后,高澄对着广孝、驼背麻子两个人说道:“我确实见过这口箱子,现在我便去将箱子取过来。你们两位大修士请在这里稍等……”

  “等一下!”看着高澄要走,驼背麻子马上出言叫住了他,看了一眼广孝之后。他继续说道:“大人马上就要变成天子,我怎么敢劳烦天子?还是请旁边的侍卫大人辛苦一下将那件东西取出来,只要箱子到手我马上便离开此地。这次鲁莽行事惊吓到了陛下,日后我必有一番心意送上。”

  看到驼背麻子对自己都不放心,高澄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叫过来身边的一名侍卫。低声在他耳边私语了几句。将高欢密室的位置告诉了此人,让他取了石盒之后速速回来不要耽搁。

  侍卫领命之后,急急忙忙的向着丞相府的纵深跑了下去。看着侍卫走远,高澄、广孝和驼背麻子都松了口气,只不过这口气松下来之后,三个人缺失各怀心思。高澄只要等到侍卫将盒子取回来,便可以消除了一大隐患。

  而驼背麻子想到盒子即将到手,刚刚放下的心又再次提了起来。盒子面的东西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眼看着就要到手不能再有什么偏差。而广孝却动了盒子的心思。等到侍卫将盒子取过来之后,他一定要看看里面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如果对他有用的话,说不得就顾不上高澄的安危了。别说他一个等着禅让的丞相,就算真是九五之尊的天子又怎么样?如果只是他们问天楼修炼特定法术的天材地宝,那就做个顺水人情也没有什么。

  不过侍卫去了之后半晌也没有回来,第一个等不及的就是驼背麻子,他对着也在皱眉头等着消息的高澄说道:“陛下,你着丞相府真比皇宫还要大吗?去取个东西不需要一天一夜吧?

  这个时侯,侍卫应该早就回来了。高澄心里有了不详的感觉。他对着广孝、驼背麻子说道:“算起来也应该回来了,好在这里通往密室也只有一条路,我们过去迎迎也好……”

  说完之后,高澄已经转身带着剩下的护卫向着密室的方向走去。广孝和驼背麻子两个人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跟在高澄的身后,不过直到穿过了庭院也没有看到那个侍卫带着盒子回来。

  当下,高澄已经明白是出了什么事情,也不顾身后那两位大修士了。直接迈腿向着密室的方向跑去,走到了密室门口的时侯,发现密室门大开。高澄喊了几声没有人答应。当下这位大丞相已经顾不得许多,第一个冲进了密室当中。

  进来之后第一眼便看到侍卫已经倒在了地上,原本放着石盒的位置空空如也。高澄的脸色惨白,已经不敢回头去看那个驼背的麻子……

  于此同时,位于泗水号在南海郡的码头上,离墨凭空出现在了一艘专门为他而留的快船上,他的手里紧紧的抱着一个石头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