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六章 驼背的麻子

第三百五十六章 驼背的麻子

  入夜之后,丞相府将找到所有的灯笼都找了出来,挂在府中到处都是,将诺大的一座丞相府照的如同白昼一般。整个府邸被一万精兵包围,府中遍布护卫,高澄的身边又有高僧广孝时刻相陪。看着除非是有数万人马杀过来,要不然的话只靠一两个刺客根本不可能得手。
  
  高度紧张的高澄也不打算睡了,他下令将礼官交到了自己的府上,演讲明天大典时的顺序的礼仪。礼官讲授礼仪的时侯,大丞相命人将明天自己所佩戴的天子服饰拿了过来,一边听礼官讲授礼法,一边将天子服饰穿好,让裁缝守在身边,看看有没有需要改动的地方。广孝坐在距离高澄三五丈远的地方。闭着眼睛盘腿打坐,好像随时都要睡着一样。
  
  眼看着快到子时,高澄又开始心慌起来。看着面前的裁缝和礼官,越看越长得像刺客一样。当下大丞相名人将他们全部轰走,房间当中只留下自己亲近的侍卫和那位不言不语的广孝和尚。
  
  看着广孝昏昏欲睡的样子,高澄心里越发的没底起来。当下大丞相有意的抬高了嗓门,希望可以让这位禅师变得清醒一点:“大师,如果今晚没有大事发生的话,你说那个幕后主使之人会不会在明天的禅让大典突然发难……”
  
  高澄一直把话说完,都不见广孝和尚清醒过来。就在大丞相准备亲自将和尚唤醒的时侯,天空中突然闪过一道流星,就在府中众人的目光被天上流星吸引住的时侯。随着一声巨响,天上的流星突然爆开,一阵刺眼的光芒之后,几乎所有正在抬头看着流星爆炸的人眼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身边的事物、人统统看不到了。虽然刺眼的光芒只是维持了几天,
  
  本来好好的眼睛突然失明,让这些人恐惧异常。片刻之后,咒骂声、惊叫声加上哭泣的声音此起彼伏。好在屋子里面这些人都没有注意到外面天际的异象,算是少数没有被流星异常爆炸导致眼盲的人。
  
  不过就在流星爆炸的一瞬间,丞相府中所有的蜡烛、灯笼都在一瞬间突然熄灭。原本亮如白昼一般的府邸这个时侯变得漆黑一片。守在高澄身边的护卫们顾不上惊讶,掏出来火折、火镰想要将蜡烛、灯笼复燃。不过这个时侯他们才发现,蜡烛里面棉芯竟然在瞬间烧尽。现在所有的蜡烛都变成了一个一个的蜡杆。
  
  “管家!送灯烛来……”护卫的头目打开房门,对着黑夜大喊起来。不过他的喊声很快便被无数个人的呻吟、哭喊的声音淹没了。这个时侯管家的眼前也是白茫茫的一片,别说送蜡烛,走过来都不可能了。
  
  “广孝大师!现在应该……”高澄在黑暗当中向着广孝的位置摸索了过来。这个时侯他才发现原本那个坐在这里的和尚,这个时侯竟然不见了踪影。想不到广孝和尚这个时侯,竟然不管高澄众人、自己偷偷的溜走了……
  
  现在外面漆黑的一片。到处都能听到无数人的惨叫之声。高澄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不敢轻易的离开这里,毕竟这里还有这些侍卫。一旦出去之后和他们走算了。那就更加危险了。
  
  “不要什么火烛了,现在我们点起火烛就是别人的靶子。”高澄常年跟随其父高欢南征北战,片刻惊慌之后马上便冷静了下来。吩咐了侍卫们不要轻举妄动之后,慢慢的他们这些人也开始适应了黑暗的环境。眼前能看到的距离也远了不少,隐隐看到屋子外面的庭院当中,到处都是正在捂着眼睛惨叫这的侍卫。
  
  自己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的状态之后。高澄带着众侍卫小心翼翼的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在夜色当中摸索着向后门的位置转移了过去。现在这情形,铁定是有修士杀过来了。留在府邸太危险还是早些离开的好。虽然大屋当中还有广孝摆下的阵法,不过他人都不在了阵法想必也失效了。
  
  不过就在他们高澄带着护卫向着后门摸索着前进的时侯,大门口的位置突然响了一声,随后原本漆黑的夜里忽然有了光亮。就见一个驼背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根破败不堪的灯笼从大门口走了进来,借着灯笼的光亮看过去,一张焦黄的面皮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黑褐色的麻子。
  
  看到了正在向着后门走去的这队人之后,驼背麻子嘿嘿一笑,张嘴露出来嘴里满是黑斑的牙齿和已经溃烂的牙龈。对着高澄这几个人说道:“大丞相,你们这就要走吗?走之前是不是可以把那件东西留下?折腾了这么久,连广孝那样的人物都得罪了。你们说走就走,我呢?把那件东西留下来,你们谁都不要想活着就可以离开。”
  
  这个时候,瞎子都知道这个人就是幕后的主使之人。当下,护卫首领指着面前四名护卫说道:“此人胆敢行刺丞相,你们上去将此人乱刃分尸!”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所指的四个护卫便纷纷抽出腰刀,对着驼背麻子冲了上去。于此同时,护卫带着高澄转身快速的向着后门方向跑了过去。
  
  刚才冲着驼背麻子扑过去的四名侍卫心里都知道,凭着自己的本事完全没有办法伤到此人。他们要做的只是为高澄逃走拖延片刻的时间。不过就在这几个侍卫冲到驼背麻子两三丈远的时侯,四个人几乎同时跪在了地上。
  
  四个人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片刻之后,四名护卫的皮肉开始快速的腐烂,挣扎了几下之后便都咽了气。而驼背麻子好像没有看到一样,慢悠悠的顺着高澄等人逃走的位置追了下去。
  
  就在驼背麻子追了五六丈远的时侯。面前人影一晃,就见刚才消失了的广孝挡在了驼背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驼背麻子之后,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麻子,我们之前在哪里见过面吗?你这样的本事不可能是新出世的人……”
  
  广孝之前突然消失,就是为了引这个人出现。原本他以为幕后主使之人必定是多年未见的老熟人。没有想到看清了驼背麻子的相貌之后,广孝完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如果说一般人见过几次忘了相貌也有情可原,不过像驼背麻子这样惊奇的相貌看上一眼。这辈子都忘不了。
  
  “不用想了,广孝先生我们没有见面的。”驼背麻子看出来广孝的心思,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么多年我一直隐居在荒山野外,几乎没有和外人有过接触,广孝先生你怎么可能对我有印象?”
  
  广孝好像明白过来一样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再次说道:“虽然你的面生,不过这一身的术法看的可是眼熟。这是当年问天楼的术法,现在能使用这样的术法的人那就只有少数几个人了。除了两位已经仙游的楼主之后。其中名声最响的人就是元昌了——很显然你不是那个和尚。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你是当年和两位楼主一起创教的四楼柱之一……”
  
  听到广孝竟然说破了自己的身份,驼背麻子愣了一下。刚刚想要说点什么的时侯,对面的和尚已经动了手。广孝先前一步,身体直接瞬移到了驼背麻子的身前。伸出右手食指对着驼背的胸膛点了下去。
  
  “嘭!”一声之后,驼背麻子被远远的打出去,广孝微微一笑,起身向着驼背落地的位置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