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最后一夜

第三百五十五章 最后一夜

  就在赵城向着高澄扑过去的同时,原本看似没有任何防备的广孝突然挡在了大丞相和赵城的中间。和尚一只手抓住了自己弟子伸向高澄的手臂,看着他乌黑发亮的指甲,说道:“我可不记得当年教过你这样的术法,这是你这一世的师尊教授的吗?你的师尊出自问天楼……”
  
  说话的时侯,广孝手中发力硬生生的将赵城的手臂掰断。顺手将这支断手扔到了门口。不过虽然一只手臂被扯了下来,赵城还是疯了一样用另外一只手向着高澄抓了过去,他的脸上看不到一点手臂被掰断的反应。只是继续拼了命伸出那只好手向着大丞相抓去,广孝有意留这位前世的弟子一条活命,当下只是将他另外一只手一起掰断。
  
  没有了两只手的赵城终于老实了许多,他完全不顾两只还在哗哗流血的膀子。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已经被众护卫围在当中的大丞相高澄,有护卫想要过来拿下这个断了两只手的刺客,却被广孝和尚拦住:“你们看护好丞相大人就好,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们动手。”
  
  在高澄的示意之下。众护卫这才没有难为赵城。不过还是围成了几排人墙,挡在了赵城和大丞相之间。护卫们将高澄身后的墙壁打出一个窟窿,如果再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发生。便直接护卫着大丞相从这个‘后门’离开。
  
  看着赵城一言不发的样子,高澄在后面对着广孝说道:“大师,你怎么知道有人会冒充你的前世弟子前来行刺?”
  
  “大人你误会了,此人魂魄的确是广孝前世弟子。”和尚看着血快流干了的赵城,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毕竟是前世的弟子,和尚不是徐福大方师,不会自大到以为有前世的弟子今世还来报答师恩。”
  
  “老师尊,你这样就猜到我是来刺杀高澄的刺客吗?”虽然两只手臂被广孝掰断,鲜血也哗哗的流了一地。不过赵城冷静的惊人,说话的声音都没有丝毫的颤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赵城继续说道:“一开始知道师尊你在这里,我便知道这个计策行不通。不过可惜事情到了这里,已经不是我能左右的……”
  
  “看在你是我前世弟子的份上,说一句也没有什么。我既然要保丞相大人,自然要把能伤害到大人的情形都提前想到。如果我是你的幕后主使之人,也会找一个和你差不多身份的人来试试的。”广孝看着赵城胳膊上面的伤口,微微的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我知道赵城你没有胆量可以和我做对的,既然你的计策已经败了,是不是可以说说你的幕后指使之人是谁?”
  
  听到广孝提到了幕后主使之人,赵城的脸色终于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想起来自己失败之后要面对的事情,他便开始出着冷汗。看到赵城的反应,广孝和尚皱起了眉头。他回头冲着还等着赵城说出幕后主使之人的高澄说道:“丞相大人,请您先暂且回避……”
  
  高澄马上便从广孝的话里听出来了别的意思,当下没有丝毫犹豫。转身便向着身后被护卫们打出来的窟窿外面走去。看到了高澄要离开,赵城的脸上又露出来刚才那狰狞的表情,最后没有了双臂。还是冲着大丞相的位置扑了过去。
  
  这次就在赵城行动的一瞬间,广孝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和尚皱着眉头对赵城说道:“你怕那个幕后主使之人,就不怕和尚吗?赵城,到底是什么人能把你吓成这样……”
  
  广孝说到最后的时侯,突然看到前世弟子的身体瞬间变成了赤红色。和尚看到之后脸色大变。随后身体猛的向后退去。手上同时使用术法将这间房子的大梁打断,“轰!”的一声巨响,这个房子瞬间坍塌了下来。将赵钢和还没有来得及逃出房间的几名侍卫一起压在了下面。
  
  逃出生天的高澄不知道除了什么事情。正要吩咐护卫们将广孝大师找出来的时侯,那位高僧却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没等大丞相发问,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首先说道:“这次是和尚小看了这个前世弟子,他在进府之前已经吞食了大量的火炙。如果行刺不成便要和大人您同归于尽……”
  
  一句话说完,高澄脸色已经变成的煞白。原本以为这就是东魏皇帝元善见的催死挣扎,现在看起来并没有这么简单。如果这位皇帝陛下真有这样的能人保着的话,就是不是禅让给自己了。这个时侯高氏一族满门已经都被皇帝杀光了……
  
  这么说来,自己还有什么没有露头的敌人。不过高澄想来想去都想不到会是什么人,有这样的对头怎么可能容自己活到现在。好在当初没有将宝都压在福镇和尚的身上,要不然的话现在会必死无疑了。
  
  看着自己身边唯一的依靠,高澄试探着问道:“大师,您能找到这个人吗?如果此人的术法太高,高澄绝对不会连累大师的……”
  
  听到高澄使用激将之法,纵横捭阖一辈子的广孝微微一笑。说道:“丞相大人,此事不再是你的私事了。那位幕后主使之人已经将和尚算计在了里面,如果任由他这样下去要的话,以后在修士当中也没有了广孝的立足之地。”
  
  此时广孝说话在没有什么除魔卫道的套话,眼睛当中也闪过了一丝精光。看到了和尚的变化,高澄这才算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之后,和广孝转移到了其他的厅房,商量起来后面已经如何应对。
  
  他们离开之后,管家开始命令下人们将这座倒塌的残骸收拾出来。离墨混在了这些下人当中。收拾残骸的同时将被倒塌房子压死的几名侍卫一并抬了出来。不过等到他们去寻找赵城尸骸的时侯,却发现了一副奇景。刚才这位广孝前世弟子所在地面被类似强酸一样的液体腐蚀出来一个巨大的窟窿。
  
  而少了两只胳膊的赵城则消失早了空气当中,丞相府的下人疑惑。混在当中的离墨却看出来了名堂。这也是问天楼流传的术法,是活人生前吞下火炙,狰酸和其他的引燃爆炸之物。随后用术法将这些引火之物包裹起来。等到恰当时机催动术法引爆这些引燃爆炸之物。狰酸会飞溅的到处都是,将特定之人腐蚀到尸骨无存。当然,施法之人最后也是必死无意。
  
  也就是因为这种双刃剑一样的术法。杀敌一千自伤一千五的特性。术法诞生之日起也没有几个人施展过,想不到问天楼消亡之后,会在这里看到。当下离墨更加疑惑起来,现在怎么看都像是元昌在后面搞鬼。不过他不是和广孝穿一条裤子的吗?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高澄索性连朝都不上了。朝中所有的大小事物全部暂停,听到三天之后禅让大典结束,大丞相变成了新朝皇帝在一一批奏奏折。除了不上朝之外,高澄还派了一万精兵将自己的府邸层层围了起来。没有他的命令,不管是谁要进到他的府邸。一律当场射杀。
  
  外面被精兵保卫;里面也被广孝摆下了阵法。这次和尚也是下了真本事,将高澄所在得房间摆下了七八道阵法,只要高澄不出这间屋子。除非徐福、席应真这样的大修士,否则就算是广仁、吴勉这样的人也不可能开启阵法。
  
  一转眼两天过去,只要再熬过这一夜,明天便是禅让大典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