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三章 铜钉

第三百五十三章 铜钉

  怀疑到了元昌头上,离墨便开始谨慎了起来。现在的元昌不是当年任由他随便欺负的师弟了,好在离墨心里一直提防着这个和尚,从回到陆地那一刻起,无时不刻都隐藏住了自己的气息。加上他躲在人堆里看热闹,就算是元昌也未必能发现他。

  看到出事之后。守在街口的官军急急忙忙将冲出来将看热闹的百姓轰散,离墨跟随着百姓一起散开,随后紧走几步穿了几条胡同之后,确定了没有人跟踪自己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回到了泗水号的商铺当中。

  回来冷静之后,离墨便发觉这件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刚才放阴雷劈死福镇和尚的人真是元昌的话,他实在没有理由这么做。福镇和尚原本就是他的弟子,想要他回避的话只要简单的用传音之法说几句就好,吓死福镇也不敢再来趟这个浑水。

  而且现在的元昌今时不同往日。想要弄杀死福镇于无形的话方法千千万万,没有理由使用这么显眼的招数。这样反而会引起注意。依照他会元昌的了解,这个和尚绝对不会这么高调。这几乎等于他承认了自己杀徒。修道圈子里面杀徒和弑师同样会让人不耻,其罪恶差不多等同于杀子。

  这么说起来,这个幕后黑手应该不是元昌。离墨心里飞快的盘算着当初两位问天楼主的弟子当中,除了自己和离墨之外还有谁可能活着,不过算来算去也想不到还有谁。

  就在离墨藏在商铺里面胡思乱想的时侯,大街上又乱了起来。没等离墨询问,已经有看明白了的伙计向他禀告,大丞相高澄知道府门出事之后,派了一千兵马过来将自己府邸门口围了起来。听说大丞相已经去请了更加厉害的高人,说是马上就到。现在大丞相府周围都官军,所有通往那里的路也都被封锁了起来。

  伙计的话引起了离墨的注意,邺城周围还有什么高人吗?福镇和尚都死了,还有谁有这个本事能够破了这个局?离墨越想越想不到这个时侯高澄还能把谁请过来,虽然再去查看已经有了风险,不过他还是决定过去看一眼。

  当下离墨使用术法到了大丞相府的一户民居当中,他赶到的时侯,这间房子已经空无一人。看着屋子里面有些凌乱的样子,离墨猜想房主人应该是被官军赶走。现在非常时期,高澄也不想在这里留下什么隐患,已经将丞相府面对着的一排百姓都撵了出去。

  离墨就在这里守着,没过多久便看到一个年纪比元昌稍长的和尚被高澄的管家带到了大门口。这个和尚竟然是广字头四个人之一的广孝……

  和尚围着摆在丞相府大门前得棺材转了一圈,随后在众人阻止之前,突然出手一只手将白茬棺材的棺材盖掀了起来。随后叫过吓呆了的管家,说道:“尊管。你看看棺材里面的是不是高欢大人?”

  管家看到棺材盖已经被掀开再像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反正棺材盖已经打开了,索性看上一眼。起码回去之后有话向高澄交代。不过管家看到了棺材里面的尸骨之后,喉头一阵的抖动。辛亏捂嘴的早这才没有把肚子里面的东西都吐出来。

  棺材里面的的确确躺着一具男尸,这个男士不知道死了多年。身子已经腐烂的差不多了。无数的白蛆正在腐肉当中慢慢的蠕动着。虽然死人的相貌已经辨别不出来,不过这管家是高家的老人,还是从死人的衣服上面认出来这一身正是高欢死之后装殓是穿的那一身。还是自己一点一点将这身衣服套在高欢身上的。

  管家忍着恶心,苦着脸回身冲着广孝点了点头,示意棺材里面躺着正是他的老主人高欢。看来被雷劈死的福镇和尚眼力不错,已经猜出来棺材里面躺着的就是上一任的大丞相高欢。

  从管家这里得到了准确的答复之后。广孝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将手伸进了棺材里面,在已经烂透了的尸身里面抓来抓去。看的大丞相府管家实在忍不住。捂住嘴巴跑到了街角边,蹲在地上开始哇哇大吐起来。

  等到管家将肚子里面的存货吐得一干二净之后,转回头来便看到广孝在尸身里面拽出来一根一尺有余的大号铜钉。用高欢身上的衣服擦干净了铜钉之后。广孝顺手将它扔在了地上,随后广孝再次回身继续在棺材里面摸索起来。片刻之后,第二根铜钉扔了出来。随后是第三根、第四根铜……管家在旁边守着,片刻的功夫,广孝的脚下已经扔出来十八跟一摸一样的铜钉。

  趁着广孝一根一根拔钉子的时侯,管家走过去看了看满地的铜钉,这些铜钉上面都是用朱砂画了各种符文。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管家实在不敢想象这么多的铜钉会挤在一个人身上,是什么样子。

  将钉子都拔了出来之后,广孝一只手抓起来棺材,好像扔垃圾一样将里面烂肉一样的腐尸扣在了地上。随后他冲着地上的碎肉哼了一声,随着他的鼻口喷出来一个橘红色的火球直接打在了腐尸上面。“呼!”的一声之后,腐尸便被大火烧了起来。

  广孝盯着直到最后腐尸化成了灰烬之后。这才对管家说道:“好了,去跟大丞相禀告吧,就是事情已经结束了,大丞相可以回府居住了。”

  听到广孝拔了几根钉子,又烧了高欢的尸首。这么简简单单的就算化解了?当下管家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广孝大师,此事非同小可,之前福镇大师亲口说丞相大人不能在回府。丞相大人可不能有什么闪失……”

  没等管家说完,广孝已经古怪的笑了一下,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尊管,你拿我和元昌的弟子比较吗?广孝受高澄大人索托来处理这件事情,可不是来让你这样随意耻笑的。”

  说话的时侯。广孝捡起来一根铜钉,对着管家继续说道:“这个便是控制住了尸身的法器,上面除了符文之后。还有高澄大人和其他十七位高氏族人的生辰八字。如果钉子不拔,他们才会有危险,现在钉子拔了。尸体也已经焚烧。你们高氏族人不会再有什么伤害了。那位福镇大师做不了事情,并不代表别人也做不了。”

  广孝说话的时侯,管家已经看清了钉子上面刻着的的确是他们家大丞相高澄的生辰八字。看来这位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的和尚,会有这样的本事。

  看着管家的笑脸已经堆起来之后,广孝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我是答应了高澄大人的,在他受禅让称di之前,广孝是要保他安全的。我现在就在府中等他。请大丞相早点过来……”

  这个管家倒是知道的,当下他也信了广孝的话。恭恭敬敬的将这位和尚送进了丞相府当中。随后他自己亲自骑马向着大丞相高澄禀告。没过多久,大丞相高澄在一队人马的簇拥之下,回到了他的府邸。

  这个时侯大门口的棺材已经抬走。地上的烂肉和烧成灰烬的腐肉也早被人收拾干净。高澄到了自家大厅的时候,还被广孝开了个玩笑:“大丞相请坐,就像回家一样,不要客气……”

  高澄苦笑了一声之后,回答道:“大师,还有幕后之人,往广孝大师能把此人找出来,以解我的心优……”